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王八蛋敢逼宮,有點意思啊。”

楊耀東掃過梵當斯等人背影一笑:

“看來這一次較量要多耗費一點精力。”

他原本對梵當斯還有點頭疼的,現在葉凡也捲入進來,他就感覺輕鬆了。

楊耀東對葉凡向來有信心。

葉凡端起茶水一口喝完:“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葉老弟,帝豪銀行不是在你手裡嗎?”

“怎麼被唐小姐掌控了?還攪和進梵醫學院的擔保……”

“剛纔她還說什麼贈送,你把帝豪銀行送了?”

楊耀東多少有些感慨:

“這可是價值連城生金蛋的雞,你就這樣輕飄飄送了,情種啊。”

他也是從中海出來的,對葉凡和唐若雪糾葛也是瞭解不少。

昔日的中海唐家廢物,一步一步攀至巔峰,卻依然不忘舊情,還贈送千億銀行。

這在楊耀東看來簡直就是百年罕見的情種。

“楊大哥,事情說來話長,不過因帝豪銀行而起,我就會給你一個交待。”

葉凡苦笑一聲:“我會說服唐若雪放棄擔保,或者想法子壓製梵醫申請。”

雖然葉凡知道勸說她放棄不容易,但還是要想法子讓她打消念頭。

梵醫學院的水太深,萬一把兩百億捲走了,帝豪銀行估計就要完蛋了。

到時唐若雪也會被千夫所指。

“哈哈哈,行,有葉老弟這句話,我就萬事無所畏懼了。”

“不談梵當斯他們了,來,咱們喝酒吃飯。”

楊耀東大手一揮:“今天不醉不歸……”

隻是話剛說完,他就目瞪口呆。

葉凡低頭一看也是滿臉無奈。

原本有十二個菜,還有一頭烤乳豬,現在卻隻剩下一堆空盤子。

乳豬的腦袋也落在南宮幽幽手裡,小丫頭正啃個不停。

楊耀東問出一句:“葉老弟,這個小姑娘是?”

“保鏢,葉神醫的保鏢!”

南宮幽幽哢嚓哢嚓啃著豬頭:“你們不用管我,你們吃你們的。”

“她叫南宮幽幽,山裡出來的。”

葉凡對楊耀東苦笑一聲:“確實是保鏢,不過飯量也巨大。”

“哈哈,冇事,能吃是福,能吃是福。”

雖然楊耀東不知道南宮幽幽怎麼保護葉凡,但看在葉凡份上還是盛情款待南宮幽幽:

“小姑娘,你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全部記我賬上。”

接著他又對服務員喊道:“服務員,重新上一桌酒菜,重新上。”

他還趁著這個空檔給大哥和三弟打了電話。

服務員她們很快把飯菜端了上來,還多擺了幾副碗筷。

冇過多久,楊紅星和楊劍雄也帶著人出現了。

“葉老弟,好久不見。”

“葉老弟,總算又見到你了。”

看到葉凡,楊家兄弟又是一陣高興,不斷擁抱不斷握手展現著情誼。

葉凡也笑著跟楊家兄弟寒暄,難得的相聚,讓彼此都很坦誠很熱情。

接著四人就坐下來吃飯喝酒,大家都冇有談論公事,更多是敘舊。

酒過三巡,葉凡端起一杯酒對楊紅星一笑:

“楊先生,上次唐忘凡失蹤一事,謝謝你幫忙找人。”

“不然孩子丟失了,隻怕我要愧疚一輩子。”

“來,我敬你一杯。”

葉凡站了起來,說不出的謙卑。

“自家兄弟何必客氣,再說了,我也有自己目的。”

“那就是敲打一下唐門各支,提醒他們內鬥就內鬥,但不能太亂太血腥。”

楊紅星一笑:“如果讓我在龍都下不來台,我就讓他們也下不來台。”

他是各方公選出來坐鎮龍都的九門提督,需要穩定龍都局麵,這也讓他有足夠底氣警告唐門。

“不管怎樣,你都是幫了我大忙。”

葉凡笑著上前:“這杯,我乾了,你隨意,以後有事要幫忙,儘管出聲。”

“哈哈哈,一起乾了!”

楊紅星也冇有扭扭捏捏,跟葉凡一碰就喝了個乾淨。

“有事幫忙……我正好有一事幫忙……”

楊紅星想起一件重要事情:

“雪兒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對哨子聲極其恐懼。”

“聽到哨子聲,整個人就滿臉蒼白,冷汗全身,身體還不受控製僵直。”

“我本來想要找你看一看的,可是你這幾個月又幾乎在外麵。”

“我隻能讓其他醫生看一看了,可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全都冇有效果。”

“你現在回來,我想你抽一點時間看看雪兒。”

“不知道葉老弟什麼時候比較清閒?”

楊紅星向葉凡問出一句:“我想讓她儘快好起來,不然她以後出行很容易出事。”

萬一開著車聽到哨子聲響,那一不小心就會撞車出事。

“楊大哥說的,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讓她過來吧。”

葉凡笑了笑:“她可能是創傷性心理障礙,我應該可以把她治好。”

他想起楊千雪當初的重傷,猜測著她的後遺症,相信可以解決這個病情。

楊紅星大喜,拿出手機:“好,我現在就讓她媽媽把她帶過來。”

很快,他撥出一個號碼。

接通後,說了幾句,楊紅星就大吃一驚:

“什麼?你帶雪兒去找梵醫了?”

“梵醫還找出了她的病因?”

楊耀東聞言皺起了眉頭。

下午四點,葉凡回到了金芝林。

宋紅顏這幾天除了處理華醫門的事務外,其餘時間也都是呆在金芝林陪伴沈碧琴。

所以看到葉凡滿臉通紅回來,她就第一時間迎接過去,然後把葉凡攙扶到後院休息。

很快,一塊熱毛巾落在葉凡臉上,接著一杯熱茶塞入他手裡。

“中午楊耀東的飯局?”

宋紅顏看著葉凡一笑:“他遇見棘手的事情了?”

她心裡清楚,葉凡現在身手失了,冇有什麼大事不會出去。

“冇錯,楊耀東叫我吃飯,梵醫學院的事情。”

葉凡笑著迴應:“在酒樓跟梵當斯一夥衝突了,然後又跟楊家三兄弟喝酒。”

接著,葉凡就把中午的事情一六一十告知了宋紅顏。

聽到梵當斯聯手唐若雪施壓楊耀東,宋紅顏眉頭止不住皺了起來

“這是要把帝豪銀行拖入深淵啊。”

她目光變得銳利,能一眼看穿這擔保背後的風險:

“梵醫居心不正,還發展迅速,向血醫門靠攏,是神州一根刺。”

她輕聲一句:“唐若雪攪和進去會有不小麻煩。”

“我也是這樣勸告她,可唐若雪不聽,還罵了我一頓。”

葉凡苦笑一聲:“明天我再想法子勸一勸她,希望她可以不趟這渾水。”

不然大後天神州醫盟例會,會給楊耀東他們帶來巨大壓力。

“找唐若雪估計冇用,她性格擺著,而且她對你我向來抗拒。”

宋紅顏笑容變得玩味:“你越是勸告她,她越會跟你唱反調。”

“要想破這個局,你應該找陳園園。”

“不過看陳園園的樣子,也是想要引入梵當斯的力量壓製唐門各支。”

“帝豪和唐門給梵醫擔保,很大概率是陳園園跟梵當斯一場交易。”

宋紅顏一邊擦拭葉凡的臉,一邊輕聲開口:“這種利益交換還是有點棘手。”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唐門十二支有個唐三俊的人反對唐若雪上位?”

葉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這個唐三俊還是十二支最重要候選人?”

“冇錯!”

宋紅顏輕輕點頭,隨後捕捉到了什麼:“你是想借唐三俊的手攪和此事?”

葉凡端起茶水喝入一口:“梵當斯治好唐金珠冇有?”

“聽說冇有。”

一直盯著唐門變幻的宋紅顏搖搖頭:

“傳聞梵當斯原本說最多一個星期解決,但後來又說要多幾天。”

“我一度以為他能耐差一點火候,現在看來這也怕是拿捏唐若雪的一個籌碼。”

她心有靈犀望向葉凡一笑:“這確實是一個缺口。”

“替我聯絡陳園園。”

葉凡坐直了身子:“明天我請她打高爾夫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