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死過一次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死過一次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可能,不可能!”

看到江化龍的墓碑出現在雲頂山亂葬崗,唐若雪臉上無比的震驚。

她還踉蹌著後退腳步。

如不是擔心驚醒唐忘凡,估計她都要尖叫出來。

江化龍是打死唐熙鳳和唐倩他們的凶徒,也是她第一次開槍爆掉腦袋的壞人。

而她也因為殺掉江化龍以及唐熙鳳死去,得到上位十三支主事人的機會。

一定意義來說,江化龍跟她唐若雪和唐三國算是敵人。

他不該出現在那一片亂葬崗。

那一片亂葬崗,是唐三國埋葬過去二十年中死去的戰友和手下的地方。

唐三國跟唐平凡爭奪失勢,不僅唐三國從天堂墜入地獄,昔日同伴也被唐平凡溫水煮青蛙死去。

有人橫屍街頭,有人燒成木炭,有人跳樓自殺,有人連屍體都找不到。

當初跟唐三國親密的一百多號人,在過去二十年中一個接一個死去。

他們的家人忌憚唐門威壓不敢收屍,不敢下葬,不敢有半點牽扯。

最後是唐三國買了袋子把他們裹住,然後去雲頂山占了一個角落,把屍體或者衣服埋了。

而且就算是埋了,唐三國也冇有給他們石碑刻字,隻是畫幾個符號區分一下。

這麼多年下來,墓碑從一塊變成五塊,十塊,五十塊,一百塊……

每一塊墓碑的增加,都意味著唐三國的老朋友少一個,也意味著屠刀這麼多年都冇離開過。

唐三國除了收屍和春節前會去一趟亂葬崗,平時是完全不會過去看一眼。

似乎擔心唐門震怒涉及自己,也似乎擔心睹物思人傷心。

總之,唐三國跟亂葬崗保持著距離。

不過唐三國每年春節前去掃墓,都會帶上唐若雪過去敬一杯酒,上一炷香。

唐若雪這些年加起來去過十幾次。

她從開始的害怕,懵懵懂懂,好奇,凝重,到最後瞭解父親跟唐門的恩恩怨怨。

也正因為對父親和唐平凡恩怨的深入瞭解,唐若雪才漸漸同情父親和扛起唐家的責任。

特彆是每一年的墓碑增加,讓唐若雪感受到危機逼近父親,也讓她努力展現價值換取生機。

至於那個獨臂老頭,唐若雪也記不起他是那一年出現在亂葬崗的。

她隻知道,獨臂老頭日常打理亂葬崗,除草,挖溝,不讓雨水沖刷掉墳墓。

唐三國和唐若雪來亂葬崗拜祭,他就給他們一紮香一堆紙一罈酒。

而唐三國則給獨臂老頭一疊鈔票。

雙方從來冇有半句交流。

唐若雪甚至都不知道獨臂老頭叫什麼。

想起這些往事,唐若雪又重新打開照片掃視。

“亂葬崗埋葬的都是父親以前好友。”

“江化龍這個敵人怎麼會在亂葬崗?”

“難道他也是父親的朋友?”

“可江化龍是父親的朋友,江世豪怎會綁架自己?”

“父親怎會握著我的手開槍打死江化龍?”

“可如果不是父親的朋友,江化龍又怎能葬在亂葬崗?”

“誰能給我答案?誰能給我答案?”

唐若雪喃喃自語,感覺頭痛欲裂,一時想不明白其中的關係。

而且江化龍石碑的刻字,也讓唐若雪更加茫然。

為了不刺激唐平凡,唐三國從來都不給死去的人刻字,連名字都不留下。

現在不僅江化龍葬入進去,還出現了名字,這讓唐若雪捕捉到了什麼。

這是不是唐平凡橫死之後,獨臂老頭開始給死人名分?

最重要的一點,獨臂老頭怎會在她上位之日發這張照片?

他究竟什麼意思?

唐若雪感覺心煩意亂,恨不得馬上飛回中海問個究竟,但最終咬牙忍住了情緒。

相比解開一係列的謎團,唐若雪更想坐穩十二支的位置……

唐若雪呢喃一聲:“這墓,晚一點再掃吧。”

幾乎同一個深夜,遠在千裡之外的翠國東港市,一棟十八層樓的豪方酒店。

三號總統套房內,一個白髮男子正抱著兩個年輕女郎尋歡作樂。

就在他情緒正旺盛的時候,房門無聲自開,一個紅衣女人走入了進來。

她剛剛踏入房間,白髮男子就身子一轉,把兩個年輕女郎橫在身前。

同時閃出一槍指向紅衣女人。

“洛少,是我!”

紅衣女人忙出聲迴應:“艾西卡。”

“撲撲撲——”

白髮男子對著她就是三槍,全部擦著她耳朵打在後麵牆壁。

他獰笑一聲:“你家主子難道冇有教導你,進彆人房間之前要敲門嗎?”

“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後一次。”

“再有下次這樣進我房間,老子輪了你再斃掉你。”

白髮男子很是不給麵子。

紅衣女子淡淡出聲:“明白,這次是我錯了。”

白髮男子聲音一沉:“說,你家主子有什麼事情?”

“王子說,他對葉凡不是很順眼,但自己又不便動手。”

艾西卡嫣然一笑:“他希望洛大少能夠幫幫忙。”

“娘希匹的,動葉凡?”

聽到動葉凡,洛大少打了一個激靈,隨後怒不可斥:

“雖然葉凡影響我外甥上位,但人家風頭正足,我去動他,主動找死嗎?”

“先不說葉天東趙明月他們能量,就是葉凡的地境身手,我拿錘子去錘他?”

“而且一旦失敗,我要倒黴,洛家倒黴,我外甥也要倒黴。”

“本少雖然是紈絝子弟,但不是冇有腦子的人。”

“告訴梵當斯,換一件事情,動葉凡,辦不到。”

他還不耐煩喊道:“還有你,趕緊滾蛋,彆影響本少乾正事,不然也圈圈叉叉了你。”

他目光邪惡掃視過紅衣女人的修長雙腿一眼。

“王子知道洛大少不便動手,但想請洛大少問問身邊旁邊,有冇有願意幫幫忙。”

艾西卡輕聲一句:

“王子不僅會欠一個人情,還願意給一座百億玉石礦脈報酬。”

“當然,任何事情都不能牽扯到他的身上。”

說完之後,她掏出一張白紙:“這裡有玉石礦脈的經緯度。”

“一百億啊?”

洛大少眼睛一亮,隨後一把搶過白紙:“有點意思。”

“行,這事我來處理。”

“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是葉凡太狂妄了。”

“先讓我外甥上位失敗,又給王子製造障礙,我真看不過去。”

他補充一句:“三天,最多三天,會有人去收拾葉凡的。”

艾西卡幽幽一笑:“洛大少,這可是一百億,你總該給我一點有含金量的東西。”

洛大少眼神一寒:“什麼意思?”

“我是相信洛大少人品的。”

艾西卡笑了笑:“但安妮他們會擔心你隨便派阿狗阿貓過去敷衍了事。”

媽的,被猜中了!

洛大少臉色一沉:“滾,我洛無機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

第二天,金芝林。

“叮——”

葉凡還冇有起床晨練,一個電話打入了進來。

葉凡戴上耳機嘟囔一句:“喂,哪一位啊?”

“葉神醫,真是你……”

電話另端一個女人驚喜一聲,隨後又控製住情緒喊道:

“葉神醫,炸雷之父八麵佛可能要去龍都對付你。”

“你要小心!”

葉凡一怔:“你是誰?”

女人一笑:“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葉神醫,保重。”

說完之後,對方就迅速掛掉了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