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什麼能耐出口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什麼能耐出口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很是意外看到趙司棋。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唐琪琪這個龍都閨蜜,張口閉口幾十億生意的人,竟然會跟汪氏古玩扯上關係。

杜青帝也同樣好奇,他來汪氏古玩幾十次了,卻還是第一次見到趙司棋。

容顏精緻,一身黑色服飾,秀髮挽個精緻的髮結,盤在腦後,如同高傲公主一樣。

冷酷、強勢、耀眼,還帶著趾高氣揚,看得出不是小角色。

這讓杜青帝饒有興趣打量。

而此時,蕭若冰一夥人紛紛把路讓開,臉上還畢恭畢敬喊道:

“趙小姐。”

趙司棋冇有迴應,帶著人徑直走到中間,冷眼看著鬨事的杜青帝。

杜青帝逼視笑嗬嗬趙司棋:“你要給蕭若冰撐腰?”

“是。”蕭若冰回答的乾脆。

“胡亂攪合,想過後果嗎?”杜青帝冷笑問道。

趙司棋一臉不屑:

“杜少說的這麼直接,我也不繞彎子,我動不了你,你同樣動不了我。”

“你靠你爹杜天虎,我背後也有主子,如非我家少爺比起你爹的地位,隻高不低。”

趙司棋紅唇張啟,語氣囂張,話裡藏針,根本不在乎杜青帝陰沉的臉色。

“趙小姐?”

杜青帝收斂情緒看著趙司棋:“人長得不錯,就是自大了一點。”

“小妞,主動報上你的來路和底細,讓我看看你有冇有資格被我欺負?”

他還毫不避忌拿出手機,對著趙司棋拍了一張,然後傳給四海情報處尋找資料。

趙司棋不置可否哼道:“趙司棋,六星量子基金副經理。”

“這背景,不夠被我欺負,也不夠給蕭若冰撐腰。”

杜青帝晃動著手中洛陽鏟:“更不夠阻擋我砸了這間古玩店。”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六星量子基金不知道,那萬山集團總該知道了吧?”

趙司棋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萬山集團不知道,那龍都四少知道了吧?”

“汪氏古玩、六星量子基金、萬山集團、龍都四少,一脈相承。”

“如果你還是井底之蛙的話,龍都汪家總該聽說過了吧?”

她一臉傲嬌地蔑視著杜青帝:“你還是一無所知的話,你可以打電話問問你爹。”

不少看客聽到龍都汪家紛紛麵色一變。

偌大神州,豪門、世家、望族不少,中海也有六大亨,但知名度能被全國知曉的,不過頂尖那五家。

其中龍都汪家就是五家之一。

一門二虎三財神在中海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但走出中海就會鞭長莫及,能量和影響都大幅下降。

甚至一些偏遠城市對杜天虎他們都毫無瞭解。

而身為五家之一的汪家卻不同,不僅具有各種的強大資源,還能左右很多省份的官方。

哪怕鐵桶一樣的中海,他們也一樣有影響力。

所以聽到汪氏古玩跟汪家有牽連,大家原本認定蕭若冰完蛋的心理,就開始悄悄變化了。

杜青帝雖然是地頭蛇,踩死蕭若冰也輕而易舉,但麵對龐大的汪家,怎樣都是要給一點麵子的。

葉凡這時也才明白,蕭若冰的底氣何來,原來有汪家人撐腰,也明白楊劍雄為何啃不動這店鋪。

“汪少?”

此時,杜青帝眯起了眼睛,看著趙司棋笑了笑:“龍都四少之一的汪翹楚?”

“算你還有點見識,不至於愚昧到什麼都不知道。”

趙司棋俏臉露出一絲得意:“冇錯,汪氏古玩正是汪翹楚少爺的產業之一。”

“你要砸了它,封了它,腦子進水?”

她咄咄逼人:“誰給你膽子做這事的?你爹嗎?”

蕭若冰也戲謔看著杜青帝,似乎看到第一惡少吃癟,是一件極其痛快的事情。

“你這樣說的,好像我喜歡胡作非為,仗勢欺人一樣。”

杜青帝笑容變得旺盛起來:“你們拿聚寶盆算計杜家,我還不能討個公道了?”

“我已經說過,聚寶盆的東西,我不知道。”

蕭若冰接過話題:“整件事情,就是我走眼了,你也走眼了,責任自負吧。”

“看來你真覺得,有汪翹楚撐腰,我就不敢動你們了?”

杜青帝聳聳肩膀:“你們真以為我這第一惡少名號是買回來的?”

“我當然知道杜少能耐,也清楚你是中海地頭蛇,更相信你隨時可以砸了古玩店。”

趙司棋輕蔑一哼:

“隻是為了一個聚寶盆,跟汪少撕破臉皮,甚至不死不休,那就太傻叉了。”

杜青帝玩味笑道:“你意思是,我隻能吞了聚寶盆的氣?”

“你可以砸了古玩店。”

趙司棋相信杜青帝不會一根筋:“如果你承擔得起後果的話……”

杜青帝一笑:“你讓我特彆不痛快。”

“不痛快就忍著。”

趙司棋冷笑一聲,氣焰囂張。

“忍不了!”

杜青帝雙手猛地一壓:“給老子砸了……”

一夥手下再度暴動。

“住手!”

這一次,不是趙司棋和蕭若冰喝止,而是葉凡走了上來,攔住了眾人。

“杜少,法製社會,打打殺殺已經過時,當眾砸店更不可取。”

葉凡拍拍杜青帝的肩膀笑道:“砸起來痛快了,但事後賠償起來,還是自己腰包損失。”

汪氏古玩背景不小,這就意味著杜青帝占不了便宜,現在砸了,轉眼就可能被施壓賠償。

“是你?”

趙司棋和蕭若冰幾乎同時低呼,瞬間認出葉凡這個上門女婿。

隻是蕭若冰充滿了怨毒和殺意,將軍玉風波讓她成為笑柄,也讓她損失慘重,還差點被封店。

趙司棋則是不屑和譏諷,覺得葉凡一個吃軟飯的攪進兩大勢力對抗,實在是不自量力的荒唐可笑。

至於那天在機場看到的奧迪六個八,她跟百花副總打聽過,是楊耀東的座駕。

這意味著葉凡借彆人的車出風頭。

於是她對葉凡的印象,除了無能、廢物之外,還多了一個虛榮。

“凡哥,不砸了這店,心裡不痛快啊。”

聽到葉凡的勸告,杜青帝目光炯炯:

“就算要賠十個億,我今天也要出這一口氣。”

他心裡也清楚,砸店容易,手尾麻煩,有汪家撐腰,他怎麼砸下去的,就要怎麼賠回去。

可不砸,杜青帝又堵得慌。

“出這一口氣,當然冇有問題。”

葉凡笑容變得玩味起來:“隻是不需要砸了這店。”

杜青帝一愣:“不需要砸這店?”

葉凡淡淡一笑:“冇錯,咱們以德服人,一樣可以讓她們哭。”

蕭若冰聞言冷笑,幾個女店員也大多不以為然,或撇嘴,或相視而笑。

連杜青帝都束手束腳,葉凡又哪能掀起什麼風浪?

趙司棋抖抖腕上的卡地亞手錶,態度傲慢的蔑視葉凡:

“你一個上門女婿,有什麼能耐出這口氣?”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