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三俊冇有再堅持治好唐金珠才認輸。

唐若雪的自信讓他感覺大勢已去。

而且一個親信還告訴他,唐若雪跟梵當斯王子熟悉,這更加斷了唐三俊翻盤的念頭。

因為唐三俊知道梵醫最近風頭十足,梵當斯王子更是炙手可熱的人。

所以唐三俊最終承認唐若雪贏了這一場賭局。

十二支主事人確定唐若雪後,陳園園就讓當眾把龍頭棍送給她。

這昭示著唐若雪上位成功,從此可以調動十二支所有資源。

在唐門十二支歡呼慶賀時,陳園園則鑽入車裡和唐可馨離開石頭塢。

“夫人,你還真是運籌帷幄啊。”

“我剛纔把整件事情細細過了一遍。”

“不管是五百億,還是趙明月、韓子柒、陳八荒,全都是來自葉凡人脈。”

“看來你力排眾議讓唐若雪上位,利用葉凡壓製唐三俊他們真是妙招。”

“這不,不僅十二支的六大難題輕飄飄解決,唐三俊他們也不得不臣服。”

“最厲害的是,唐若雪卡在位置,宋紅顏這個最大威脅,真看在葉凡份上停止競爭。”

“還傻乎乎地把帝豪銀行送了上來。”

“夫人這步棋實在太妙太精湛了。”

前行途中,唐可馨對著陳園園就是一頓誇:“一箭三雕!”

打消宋紅顏爭奪,拿到帝豪,懾服唐三俊,唐門十二支算是到陳園園手裡了。

“確實是一個好開頭,不過這隻是萬裡長征第一步。”

陳園園慵懶靠在座椅上,眸子望著前方:“三六九支還冇擺平,咱們不能太得意。”

不過有了十二支這個籌碼在手,她的底氣又不知不覺足了一分。

“夫人教訓的是。”

唐可馨畢恭畢敬迴應,隨後輕聲一句:“不過我有一事不明。”

“夫人扶持唐若雪,本意是要藉助她背後的葉凡人脈解決唐門難題,可你怎麼讓我不斷挑拔他們兩人?”

“咱們不是應該撮合葉凡和唐若雪嗎?”

“讓唐若雪跟葉凡好了,這樣唐若雪唆使起葉凡來就更容易了。”

她還摸一摸臉頰上的指印,對宋紅顏的六個耳光耿耿於懷。

“蠢貨。”

聽到唐可馨這個問題,陳園園漫不經心罵了一聲:

“你撮合唐若雪和葉凡,他們關係好轉,如膠似漆,葉凡對唐若雪言聽計從,唐若雪對葉凡也會掏心掏肺。”

“如此一來,你覺得唐若雪還會聽我們的話嗎?”

“兩人感情升溫,唐若雪重心必然移到葉凡身上,對我們會慢慢疏遠起來。”

“我們要唐若雪做點什麼,你覺得她會毫不猶豫執行嗎?”

“不,不會,輕則她去找葉凡商量,重則跟著葉凡對我們唱反調。”

“特彆是我們利益跟葉凡衝突時,唐若雪將會毫不猶豫站在葉凡陣營。”

“我們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就必須不能讓兩人關係好轉和升溫。”

“不然他們兩個成了一家人,我們就變成外人了。”

“所以你去挑唆破壞他們的關係,遠比你撮合他們要有好處。”

陳園園高瞻遠矚,隨後又淡淡一笑,打開一瓶淨水喝了兩口。

“明白,明白。”

唐可馨恍然大悟,隨後又皺起眉頭:

“隻是兩人勢如水火了,會不會斷絕關係不再往來?”

“如果葉凡對唐若雪失望太深不再管她,葉凡的人脈豈不是用不上了?”

她擔心刺激葉凡多了跟唐若雪老死不相往來。

“不會!”

陳園園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如果隻是唐若雪,你挑拔多了,葉凡可能真撒手不管。”

“但現在有唐忘凡牽著,葉凡跟唐若雪再怎麼鬨騰,唐若雪有事的時候,葉凡也不會不管。”

“畢竟有孩子這個血脈紐帶在。”

“葉凡可以不在乎唐若雪,但不可能不在乎無辜的孩子。”

“所以你挑拔兩人關係的時候不需要考慮太多。”

陳園園目光望向了前方:“當然,以後要避開一點宋紅顏。”

“那丫頭路子野,一旦怒了,可能對你下死手。”

“不過你也用擔心,我們掌控唐門之時,就是宋紅顏命喪之際。”

陳園園安撫了唐可馨一句。

唐可馨打了一個寒顫,隨後連連點頭:“明白。”

想到宋紅顏的六個耳光,以及她對葉凡的護短,唐可馨心裡就有了忌憚。

“好了,你回去吧,今天受委屈了。”

“這是帝王綠鐲子,戴著,養養身。”

半個小時後,陳園園回到居住之地的門口,她臨下車的時候把一個鐲子塞給唐可馨。

唐可馨拿著帝王綠鐲子受寵若驚:

“夫人,這太貴重了,而且我一點都不委屈……”

她突然感覺六個耳光挨的值得了。

“拿著,記住了,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陳園園對著唐可馨一笑,隨後就徑直走入院子,脫掉自己的鞋子,走入自己衣帽間。

她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打出一個電話,聲音一如既往淡漠:

“帝豪銀行到手,端木兄弟被炒,帝豪銀行差一個掌舵人。”

陳園園看著鏡子中曼妙的身材開口:“是時候讓端木鷹回去主持大局了。”

電話另端傳來一個滄桑的聲音:“他已被通緝,那張臉回不去帝豪了。”

“熊天駿這輩子改頭換麵十幾次,一張臉有什麼困難?”

陳園園風輕雲淡:“讓小七給他換一張就是了,端木鷹不回去,帝豪銀行不好操控……”

電話另端點點頭:“好,我聯絡一下小七。”

“希望儘快讓端木鷹接手,我要徹底掌控十二支,拿下整個唐門。”

陳園園歎息一聲:“不然再亂下去,唐門就要變成一堆散沙了。”

“其實,唐門對你傷害那麼深,帶來那麼多恥辱,你留著它乾什麼呢?”

滄桑聲音語氣淡漠起來:“讓它變成一堆散沙血流成河不好嗎?”

“老k!”

陳園園慵懶態勢突然變得鋒銳,鏡子中的曼妙身子也繃得筆直:

“我再申明一次自己的態度。”

“我恨唐平凡,我恨唐門,也正因為我恨,我要唐門好好彌補我們母子。”

“要唐門的財富唐門的地位唐門的資源,對我們母子百倍千倍萬倍的補償。”

“我不要一拍兩散,不要兩敗俱傷。”

“唐門毀掉了,我們母子也什麼都冇有了,誰來彌補我這些年的恥辱?”

“唐平凡死了,我的仇恨已經消失大半,唐門也就成了我的家業。”

“自毀家業,我腦子進水?”

陳園園的字眼像是刀子一樣鋒利:

“唐平凡的子女包括宋紅顏都要死,但唐門這份家業絕對不能毀掉。”

她提醒一句:“老k,希望你們能夠理解和尊重我。”

“明白,明白……”

老k淡淡一笑:“可憐天下父母心,你是為北玄攢家業。”

“隻是你覺得,將來老a出來,他會允許唐平凡的血脈存在?”

他戲謔一聲:“不管怎麼樣,唐北玄身體流淌著唐平凡的血……”

陳園園身軀微微僵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