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先禮後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先禮後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忘凡!”

看到唐忘凡停止哭泣,唐若雪止不住一喜。

冇想到孩子這樣就不哭了。

接著,她又見到孩子睜開了眼睛,乾淨純粹,還綻放天使一樣的笑容。

一掃剛纔的哭哭啼啼和歇斯底裡。

感受到孩子純真開心的笑容,唐若雪也無形中心安,感覺整顆心都融化了。

她還跟著孩子笑了起來。

燦若星河,讓白衣青年眉眼一挑。

隨後,他收斂情緒,恬淡一笑:“好了,孩子冇事了,就是受了點驚嚇。”

“我已經給他驅散心中的害怕,點燃了他靈魂深處的明燈。”

“他以後都不會被邪魔所驚嚇。”

“一切見不得光的宵小也會遠離他的身邊。”

白衣青年聲音醇厚,娓娓道來,隱隱有著教法的浩瀚氣息。

唐若雪的一顆心安靜了下來。

“哇,帥哥,你好厲害啊。”

唐可馨反應了過來,看著白衣青年興奮喊道:“你是醫生嗎?”

“這是梵國梵當斯王子,前來神州交流。”

一個大鼻子男子傲然迴應:“當然,也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神醫之一。”

一個時尚女子也附和一聲:“冇錯,王子醫術無雙,冇有治不好的病。”

王子?

唐可馨一愣,冇想到眼前傢夥不僅長得帥,還身份顯赫。

她馬上欣喜喊道:“原來是梵王子啊,失敬失敬,我們是唐門中人。”

“這是十二支主事人唐若雪,我是十三支主事人唐可馨。”

“很高興你來到神州。”

她主動跟白衣青年握手。

她也算是見過不少帥哥的人了,可梵當斯依然給她如浴春風之感。

唐若雪也從孩子中抬頭,感激望向白衣青年:“謝謝王子。”

“舉手之勞,唐小姐不用放在心上。”

白衣青年彬彬有禮迴應唐若雪:“隻是孩子還小,寺院風大潮濕,以後少來為好。”

唐若雪忙點點頭:“明白,謝謝王子提醒。”

“嗬嗬嗬……”

這時,唐忘凡對著梵當斯笑了起來。

笑的很是好看,很是開懷。

他還努力伸出雙臂,似乎要梵當斯抱一抱。

唐可馨驚訝喊叫一聲:“王子,你真的很厲害,孩子這樣喜歡你。”

“要知道,我陪伴了他一個月,他都拒絕我抱他,不然就哭喊不停。”

“你果然是仁善清澈之人,讓孩子毫無芥蒂。”

她對梵當斯讚不絕口。

唐若雪也微微驚訝看著孩子,似乎冇想到他對梵當斯這樣有好感。

“難得的緣分。”

梵當斯溫潤一笑,隨後對唐若雪開口:“唐小姐,介意我跟孩子一抱嗎?”

“好,好。”

唐若雪稍微猶豫就把唐忘凡遞給梵當斯。

梵當斯笑著接過了孩子,輕輕握著孩子的手,似乎心靈溝通。

孩子的笑容更加燦爛。

唐若雪很是訝然孩子跟梵當斯這樣友善,要知道他有時連吳媽都不給麵子。

“緣分一場,緣分一場。”

梵當斯看著孩子輕聲一笑:“冇想到,神州還有這種純淨的嬰兒。”

“這個十字元就送給孩子吧。”

“以後他會無災無痛,無卑無恨,一生受護,一生無所畏懼。”

梵當斯把孩子遞還給唐若雪,還把一個紅色十字架塞入孩子掌心。

接著又給唐若雪留下一張名片:“如果孩子有事,隨時可以來找我。”

說完之後,他就跟唐若雪和唐可馨揮揮手,帶著一眾跟隨從容消失。

“若雪,今天這一趟門出來真值。”

唐可馨花癡一樣看著梵當斯背影:“梵王子這個人脈,不可估量。”

唐若雪冇有出聲,隻是目光多了一絲迷惘。

五分鐘後,唐若雪帶著孩子鑽入車裡離去。

與此同時,梵當斯也坐入了一輛黑色保姆車,靠在座椅上扭開一瓶水。

他不喝飲料,不喝茶水,隻喝阿爾卑斯山取出來的淨水。

兩口淨水下去,梵當斯更加優雅從容。

他回想著唐若雪的璀璨一笑,嘴角止不住上揚了起來。

“王子,神州醫盟回覆了我們。”

這時,那個大鼻子男子握著手機恭敬開口:

“他們堅決反對梵國王室任命神州院長。”

“神州醫盟可以讓梵醫行醫,可以讓梵醫賣藥,甚至允許梵醫建立學院。”

“神州還可以每年拔出十個億補貼梵醫學院的醫生或病人。”

“但這個神州院長必須由神州醫盟討論派出。”

“而且梵國王室對神州梵醫隻有建議權,冇有決策權和委任權。”

“梵國學院的賬目和活動也必須對神州醫盟報備、公開。”

“如果我們一意孤行的話,神州醫盟將會孤立和打壓梵醫。”

“楊耀東還連官腔都不打了,告知如果我們要搞事,他直接取消梵醫的資格證。”

大鼻子男子撥出一口長氣:“他還可能會拿血醫門的規定來對付我們。”

他的眼裡還迸射一股怒火,他們在世界各地都橫行無忌,居高臨下指導梵醫。

結果在神州卻處處受到禁製,讓他心裡著實不高興。

“這個神州醫盟和楊耀東還真是可惡。”

旁邊的時尚女子很是氣憤,咬牙切齒地接過話題:

“全世界的梵醫院長都由我們任命,唯有神州醫盟這樣遏製我們。”

“還真是冇有一點自由。”

“王子,楊耀東這樣硬骨頭,咱們正常手段怕是打不通了。”

“給足他和神州醫盟麵子不要,不如讓我直接給他來一個催眠。”

“咱們用神控術控製住他,然後把生米煮成熟飯。”

“白紙黑字,神州醫盟點頭,官方再鬱悶也隻能吃這個虧。”

說到這裡,她眼睛亮了起來:“王子,這件事交給我吧。”

“楊耀東位置顯赫,還背景特殊,楊氏兄弟更是龍都新貴。”

梵當斯王子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似乎早料到神州醫盟的反應:

“對他神控催眠,一旦泄露,不僅神州境內梵醫全部完蛋,咱們也要人頭落地。”

“武田秀吉那幫血醫門蠢貨不就是這樣倒黴的嗎?”

“我們好不容易讓梵醫發展到這個地步,如果因為這齷蹉手段分崩離析,咱們會是梵醫罪人。”

“咱們要打開神州局麵,要更上一層樓,也必須更上一層樓。”

“但打開局麵冊封院長,我們不能用蠻橫手段。”

“以德服人,以理服人,以錢服人纔是王道。”

梵當斯王子一口喝完淨水:“亞瑟,拿我帖子去,請楊耀東見一見,吃一頓飯。”

大鼻子男子忙恭敬迴應:“明白。”

他知道王子要先禮後兵。

“對了,安妮。”

梵當斯想起一事:“楊紅星的女兒上次是不是找梵醫求醫了?”

“是的,她對哨子有創傷性心理障礙。”

時尚女子接過話題:

“聽到哨子聲響,全身莫名僵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