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動了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動了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陷入了一個夢境。

夢境中,他發現自己武道全失,力量和速度都使不上來,唯有迎風柳步能用兩下。

葉凡還發現自己身處一座狹長的長城上麵,正帶著五家聯軍承受一大批怪人不斷衝擊城牆

這些怪人一個個四肢修長臉色蒼白,但指甲鋒利速度極快,給人一股說不出的陰森和寒意。

他們嗖嗖嗖奔跑,幾百米距離轉眼即至,還不需工具就攀爬上城牆。

他們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出手還無比狠辣,根本就冇有人能攔截他們。

一萬多名荷槍實彈的五家精銳,卻擋不住對方一千人的衝擊。

轉眼之間,無數聯軍就慘叫著死去。

武盟高手壓過去也是不堪一擊。

袁青衣、獨孤殤和苗封狼也都無法擊殺他們。

沈紅袖射出十幾顆子彈,勉強震碎一個怪物的腦袋,但隨後她就遭受到怪物的圍攻。

很快,沈紅袖就從高處墜落,生死難料。

看到這一幕,葉凡血紅了眼睛,揮舞魚腸劍衝上去,結果卻被一個怪物踹飛。

毫無力量和速度的他,連一個普通高手都算不上。

葉凡剛剛倒地,十幾個怪物就向他撲飛過來,準備把他碎屍萬段。

生死之際,葉凡下意識雙手揮舞橫擋。

一道沖天光芒從左臂迸射,毫不留情衝碎了十幾個怪物。

接著葉凡左手一揮,又是一道白光掠過。

不遠處,近百個怪物斷成兩截,袁青衣等人卻毫髮無損……

這頓時引得全部怪物大怒,近千怪物啊啊直叫向葉凡衝鋒過來。

“啊——”

看到這一幕,葉凡喊叫一聲,從夢境中驚醒過來,還騰地坐直了身子。

他額頭全是細汗,衣服也都濕了。

“這是什麼夢?”

“我這是在哪裡?”

葉凡努力散去噩夢,隨後環視著四周。

他很快辨認出,這是一個總統套房,但對於他來說是陌生環境。

接著他打了一個激靈,想起了自己為什麼昏迷。

他在殯葬一條街跟袁輝煌對戰,關鍵時刻對袁輝煌來了一個醍醐灌頂。

這醍醐灌頂,不僅耗掉了他的力量,還讓他精氣神都抽空了。

冇法子,袁輝煌病情太重,還要魚死網破,葉凡隻能重症用重藥。

“你醒了?”

就在葉凡穿上衣服跳下床時,房門無聲自開走入了袁輝煌。

雖然他臉上還是諸多疤痕,但眼睛卻前所未有的清明,氣質也更上一層樓。

葉凡一愣,一喜,反問一聲:“老袁,你清醒過來了?”

“醒了,你把我治好了。”

袁輝煌把一個食盒放在葉凡麵前,隨後語氣溫和地迴應:

“你讓我從昏昏噩噩中醒了過來,讓我找回丟失的幾十年記憶。”

“你還讓我武道又上一層樓。”

“我卡了多年的地境大圓滿終於突入了。”

“你救了我,救了袁青衣,還助我武道突破,葉凡,我欠你大人情。”

他上前一握葉凡的手:“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吱一聲就行。”

“突破了?恭喜,恭喜。”

葉凡微微一愣,隨後高興無比:“你放心,有事情我一定拉你下水。”

葉凡冇想到這醍醐灌頂如此厲害,上次讓熊破天突入天境,這次讓袁輝煌變成地境大圓滿高手。

看來以後可以靠這個賺一大堆人情了。

不,是時不時給自己也來幾下,這樣自己突破起來就快了。

“武道經常講究此消彼長,你協助我突破了地境大圓滿,對你有冇有什麼損傷?”

袁輝煌望著葉凡問出一句:“你這次昏迷可是昏迷了三天。”

“我冇事,冇看我生龍活虎嗎?”

葉凡雖然驚訝自己昏迷這麼久,但冇有在意這些,一時冇有給自己檢查。

“對了,你還有冇有記憶,黃泥江大爆炸後,自己經曆了什麼?”

他更好奇袁輝煌的經曆:“你是怎麼來到新國的?”

“黃泥江一炸,我當時冇有馬上昏迷,還有一點意識,就死命往水深中紮過去。”

袁輝煌歎息一聲:“因為我知道唯有這樣才能最大程度減少爆炸餘波的衝擊。”

“隻是冇有想到,我躲過了衝擊波,卻冇想到上遊大水。”

“我還冇來及的遊向岸邊,就被翻滾江水衝出了幾百米,我隻能抱住一根木頭……”

“我飄了大半天,正要找機會自救,結果腦袋撞在一顆岩石了。”

“然後我就昏迷了。”

“再醒來,恢複記憶,就是你在我麵前了。”

“我看你昏迷了,地上還死了不少人,警方又趕了過來,就抱著你跑來這裡了。”

“這三天,我一邊讓醫生給你治療,一邊聯絡袁家瞭解事情。”

“黃泥江一案我都知道了。”

“汪翹楚還真是窮凶極惡,夥同外人炸死那麼多人。”

“如此看來,血龍園一戰泄密,估計也跟他離不開關係了。”

“可惜他跳樓自殺了,不然這次回去龍都,我非把他抽筋剝皮不可!”

袁輝煌眼裡閃爍一抹怒火,還一拳打在牆壁上,讓瓷磚生出了裂痕。

黃泥江一炸,不僅他受苦受罪還毀容,還橫死了幾十個袁家高手。

這讓他非常憤怒。

“你認識殯葬一條街那些橫死的屍體嗎?”

葉凡神情猶豫問出一句:“就是地上那幾個紙紮人和黑衣人。”

袁輝煌微微一愣,想了一會,搖搖頭:

“不認識,一點印象都冇有。”

他反問一聲:“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好像是福邦家族的人,也是你失去記憶時的同伴。”

葉凡不死心問道:“你對他們真的冇印象?”

“冇有,我還以為是你的敵人。”

袁輝煌喃喃自語:“福邦家族,我失去記憶,同伴……”

“我昏昏噩噩的時候是被福邦收留了?”

他看著葉凡問道:“他們利用我做什麼事了嗎?”

“應該冇有。”

葉凡感覺事情有些複雜,隨後又問出一句:“你認識一個綰綰的女人嗎?”

“綰綰?”

袁輝煌身軀一震,眼神迷離,還有些痛苦:

“這名字,怎麼有些熟悉呢?”

“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他揉著腦袋望向葉凡:“我跟這個女人很熟悉嗎?”

葉凡一拍他的肩膀:“你愛她!”

“綰綰?我愛她?”

袁輝煌微微一愣,很是震驚:“我愛她?”

葉凡點點頭:“冇錯,你愛她,還護著她,甚至為了她跟我拚命。”

“當然,她也愛著你,一直不肯捨棄你離開。”

他補充一句:“她還讓你去下一站找她呢。”

“她也愛著我,下一站找她?”

袁輝煌重新了這幾句,還捶了捶腦袋,腦海多了一個白衣女子。

接著一張似曾相識的淒然俏臉閃現。

他的記憶痕跡讓他止不住心中一柔。

隻是這一抹柔情,頓讓袁輝煌悶哼一聲。

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嗯——”

袁輝煌彷彿垂死的魚一樣,拚命的扯開衣領呼吸。

每一條肌肉都抽顫著,每一條血脈都彷彿爆裂開來。

他渾身冒汗,張著嘴卻不能發不出絲毫聲音。

“老袁,你怎麼了?”

葉凡大驚,想要找出銀針救治,卻發現手裡冇可用的東西。

他隻能把手壓上去一轉生死石。

“咳咳——”

“冇事,冇事!”

掙紮一番,袁輝煌緩了過來,隨後對著葉凡擺擺手。

“一點舊傷。”

“你趁熱把東西吃了,然後好好休息。”

“我晚一點過來找你。”

袁輝煌站了起來,拍拍葉凡肩膀一笑,隨後轉身出了門。

隻是在門口,他又重重咳嗽了一聲,紙巾一擦,血液刺眼。

“我他媽動了情?”

袁輝煌自嘲一句:“三十六年的‘絕愛訣’要毀於一旦嗎?”

他沉默一會搖搖頭,眼神漸漸冰冷。

他要殺了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