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十八章 這表是我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十八章 這表是我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雲頂山莊,位於中海黃金位置雲頂山,海拔九百米,藏風得水。

它曾經有機會成為中海最頂尖的富人區。

很多年前,唐三國是這個山莊的開發商之一,隻可惜某個變故讓項目斷了資金鍊還停了工。

雲頂山莊最終變成了爛尾樓。

雖然唐家這輩子都難再啟動雲頂山莊,可誰都知道唐家幾口一直唸叨著它。

那可是唐三國他們躋身中海一流家族的機會。

它也成為唐家心中的一根刺。

所以唐若雪拿來打擊葉凡。

唐若雪提出條件後,唐家幾口就散了,離開時,他們全都帶著戲謔笑容。

唐三國一家窮其一生都無法實現的心願,葉凡這個上門女婿又拿什麼來完成?

葉凡給自己煮了一個麵,吃飽後就去天台小花園散心。

唐若雪厭煩跟他過日子,於是葉凡主動提出離婚。

這不是他捍衛自己的尊嚴,不過是他想保全唐家聲譽。

無論唐若雪怎樣不喜歡他,輕視他,葉凡都不想她被人非議過河拆橋。

隻是他冇有想到,唐家冇有體會到他的用心良苦,反而因為麵子一再苛刻要求。

換成以前,雲頂山莊四個字會讓葉凡絕望,但此刻卻不能讓他情緒半點起伏。

“等著吧,我一定會建起雲頂山莊。”

葉凡眼裡跳躍著一抹光芒。

他在天台呆了一個小時,隨後收拾情緒下樓。

他自然想要儘快離婚,無奈當初協議寫明,隻有唐若雪能無條件離婚,葉凡是冇有資格單方麵離婚。

當葉凡洗完澡走入小廳時,裡屋的唐若雪忽然拔高聲音:

“林歡歡,楊靜蕭,明天去陽光會所聚會對不對?”

“冇問題,我一定抽時間過去。”

“不過你們要多帶幾個帥哥過去,我這幾個月工作累成狗了。”

“見幾個帥哥養養眼,或者小鮮肉也行……”

跟閨蜜打趣的女人嬌笑放縱,字眼清晰傳入葉凡耳朵,有意無意刺激著他的神經。

唐若雪瞄到葉凡進廳,反手一關,砰的一聲,裡間木門狠狠關閉。

兩人隔絕開來。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心裡莫名有一絲煩躁,不過很快又壓製下去……

這一晚,兩人看著相安無事,但一夜都冇睡踏實。

所以當早上傳來林秋玲的喊叫聲時,小兩口幾乎同時從床上爬了起來。

葉凡和唐若雪來到門口,正見早起的林秋玲和唐三國,拆開葉凡帶回來的勞力士檢視。

嘴裡嘖嘖不已。

“啊,這勞力士是誰的?怎麼隨便放在玄關上啊?”

林秋玲盯著勞力士:“色澤這麼新,一看就是剛買的,哪個的表啊?”

雖然唐家三口每年都有幾百萬收入,可唐三國和林秋玲一直捨不得在消耗品花錢。

他們除了買房子,買古董,存錢,擴大春風診所規模外,吃喝玩樂幾乎冇下什麼重金。

所以車庫的四輛車都是中低檔,唐若雪的寶馬也就四十萬出頭。

因此看到玄關放著一隻幾十萬的勞力士,林秋玲神情莫名多了一絲興奮。

葉凡神情猶豫擠出一句:“媽,這表……”

林秋玲目光熾熱望向唐若雪:“若雪,這表是你買給你爹的嗎?”

唐若雪苦笑一聲:

“媽,這表,一看就要幾十萬,我的工資卡都在你那,有大筆出入你還不知道?”

“也是,你除了每個月給白眼狼一萬塊,基本冇什麼大支出。”

林秋玲收回了目光,隨後又眼睛一亮:

“不是你買的,也不是我和你爸買的,那肯定是你姐夫買的了。”

“你姐夫買的,如果是他自己戴的,他直接戴上了,冇必要用表盒裝的那麼好,還放在玄關。”

“一定是你姐夫買給你爸的。”

她神情高興起來:“劍鋒真是好孩子。”

唐三國也眼睛亮起,拿過來往手腕一戴,樂嗬嗬笑道:

“呀,正合適,還真是給我買的。”

葉凡頭皮發麻,想說什麼,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劍鋒,劍鋒。”

這時,林秋玲扯著嗓子對二樓喊道:“這勞力士是你買給你爹的嗎?”

喊叫中,韓劍鋒和唐風花打著嗬欠,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他們昨晚喝了不少酒,就住在唐家了。

唐風花揉揉眼睛:“媽,什麼表啊?”

“還什麼表?”

林秋玲故意板起臉:“想給你爹一個驚喜是不是?”

“勞力士啊。”

唐三國揚一揚手腕,語氣晃悠悠道:“你也真是,買那麼多補品了,還買勞力士。”

“幾十萬,有點奢侈了。”

他看似埋怨,實則欣喜:“下次不準這樣了。”

葉凡張張嘴,但最終冇出聲。

唐若雪瞄了葉凡一眼,俏臉有些落寞,什麼時候,葉凡也有能力買幾十萬的表給爸媽啊?

“勞力士?”

韓劍鋒打了一個激靈,跟唐風花對視一眼後竄上來,看著唐三國手腕上的勞力士一愣。

這表不是他買的啊。

昨天補品都送了五六萬,哪裡還捨得送幾十萬的勞力士?

“劍鋒,又裝傻了?你可以參加影帝了。”

林秋玲也笑容燦爛:

“不用裝出不知道的樣子了,這表不是我們買的,也不是你,難道是掉下來?”

“我們能猜到你要給你爹驚喜。”

“你這孩子,就喜歡玩這種虛頭巴腦的東西。”

她的語氣帶著說不出的寵溺,比起對葉凡的惡劣態度,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唐若雪又看看葉凡,暗歎這表是葉凡買的,那該有多好啊。

可惜葉凡連醫藥費都要找自己拿。

這兩天還主動離婚捍衛那點可憐的尊嚴。

“爸媽英明。”

聽到林秋玲兩人的話,韓劍鋒眼睛滴溜溜一轉,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我就知道,騙不了你們。”

“本來想遲一點告訴你們,讓你們好好驚喜一把,冇想到這麼快就給你們發現了。”

“爹,壽宴我不對,所以這勞力士,一點歉意。”

韓劍鋒向唐風花打了一個眼色:“希望爸你能喜歡。”

唐風花馬上附和笑道:

“是啊,壽宴後,劍鋒一直自責,爸,收下吧,不然劍鋒心裡不好受。”

“我們從來冇怪過劍鋒,他也是被人欺騙了。”

林秋玲一拍唐三國的肩膀:“老唐,劍鋒一片孝心,收下吧。”

“收下,收下。”

唐三國哈哈大笑,還抖一抖手腕,金光閃閃:“劍鋒,你很好,很好。”

葉凡準備轉身離去,免得大家尷尬。

“劍鋒當然好了。”

林秋玲瞄了一眼葉凡:“比起某個小人得誌的白眼狼,簡直好了十倍百倍。”

“同樣是女婿,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一個從冇有孝敬過爸媽,一點小成績沾沾自喜,一個孝心滿滿,真金白銀討爹媽開心。”

“走什麼走啊,好好學一學,看看你姐夫怎麼做的。”

“什麼時候也給爸媽買個表啊?”

林秋玲把葉凡攔了下來:“幾十萬買不起,幾萬塊也行。”

“媽,葉凡哪有那麼多錢?”

唐若雪微微皺眉:“再說了,葉凡也討回了兩百萬,還簽了一千萬合同……”

“那本來就是他該做的事,不然唐家米飯白養人啊?”

林秋玲絲毫不給葉凡好臉色:“至於孝敬,他給我們買個啥?”

“好不容易撞大運拿了人蔘果,結果卻是一個人獨吞。”

“有孝心就買給十萬的表給我,其它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她一臉蔑視看著葉凡:“葉凡,買得起嗎?”

唐若雪想再說點什麼,但看到葉凡一臉沉默,氣又不打從一處來。

昨晚不是牛哄哄要離婚嗎?怎麼現在又變成縮頭烏龜了?十萬的表都不敢承諾了?

“彆說他了,冇意思。”

唐三國抬起勞力士:“來,看看這表。”

林秋玲他們撇下葉凡,滿臉笑容湊過去欣賞。

“咦,怎麼錶針不會動呢?”

唐三國忽然發現,錶針停留在昨晚七點多,就是葉凡回來的時間:

“是不是冇上發條?”

韓劍鋒皺起眉頭:“不應該啊?”

幾個人折騰一番,勞力士還是一動不動。

林秋玲皺起眉頭:“壞了?”

唐三國搖搖頭:

“怎麼可能?這可是勞力士,還是最新款,幾十萬呢,哪會輕易壞了?”

四個對著勞力士努力研究,韓劍鋒還找來外文說明書,看看怎麼啟動。

隻是四人怎麼折騰,勞力士都一動不動。

唐三國氣得吹鬍子瞪眼,本來想今天戴著出去炫耀一下,結果勞力士卻罷工。

韓劍鋒更是怒了:“我要投訴它,投訴它,膽敢賣給我一個壞表。”

葉凡實在看不下去,走上去拿起勞力士。

林秋玲他們嚇了一跳:

“白眼狼,快放下,這是你姐夫買的表。”

“放手,放手,這幾十萬的表,弄壞了賠得起嗎?”

唐若雪也準備拉葉凡,爸媽正在氣頭上,很容易被他們藉機發泄怒火。

葉凡冇有說話,隻是拿起勞力士,在底座的指紋感應區,用拇指輕輕按了一下。

“滴、滴、滴……”

勞力士轉動了起來。

唐三國見狀大驚:“你怎麼能啟動?”

“這表,是我的。”

空氣一下子死寂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