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我想多一把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我想多一把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很快,一幅遮著黑布的狹長畫盒拿了過來。

還冇有掀開,葉凡就眼皮一跳,他不僅感受到一陣精神波動,還感受到一股怨毒之氣。

孫道義接過畫盒的時候也是雙手一滯,隨後放在桌上當著葉凡的麵打了開來。

一幅色彩細膩筆畫到位的趕屍圖清晰呈現在葉凡眼裡。

隻見一個身穿黃衣捏著桃木劍和紙符的道長,正驅趕著七十二屍從一個破落的義莊出來。

風一吹,燈光變幻,畫麵上的道長和屍體也像是活了過來。

鈴鐺悠長,黃符漫天,桃劍前引,一下子讓葉凡陷入了古老又神秘的湘西時光。

更讓葉凡震驚的是,他發現那道長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

他的一絲意識也落入了趕屍圖上麵。

這一刻,葉凡感覺趕屍道長就是自己的分身。

葉凡甚至能感受到手中有緊握桃木劍和鈴鐺的真實感。

隻是葉凡還冇有細細感受的時候,又見畫麵上突然一陣陰風吹過。

頭頂烏雲一散,月光傾瀉而下。

七十二屍頭頂紙符轉眼燃燒乾淨。

一具具屍體也都猛地抬頭,凶光畢露。

他們轉身,鬼哭神嚎向葉凡包圍衝擊過去。

修長烏黑的指甲能讓葉凡感受到死亡氣息……

“葉神醫!”

在葉凡冷汗滲出的時候,一聲呼喚讓葉凡醒悟了過來。

接著,黑布又重新蓋上了洛家趕屍圖。

孫道義看著葉凡溫厚一笑:“葉神醫,是不是陷入進去了?”

葉凡擦擦額頭的汗水,心有餘悸開口:

“這玩意有點邪門。”

他追問一聲:“這趕屍圖是從哪裡來的?”

“半年前,我在富士得拍賣會上遇見洛家大少。”

孫道義冇有對葉凡隱瞞:“就是神州趕屍一族的洛家。”

“我昔日跟他有過一些恩怨,他就對我冷嘲熱諷說我有血光之災。”

“我聽得不順,就把他要競拍的洛家趕屍圖重金拍了下來。”

“聽說這洛家趕屍圖是洛家的祖傳之物,但很多年前被嗜賭如命的洛大少賣了。”

“現在的洛家兵強馬壯,覆滅鐘家成為灰色第一族,加上還是葉堂的親家,就想重新拍回洛家趕屍圖。”

“結果被我高價拍到手了,洛大少就暴跳如雷,還說我一定會後悔的。”

“我不是一個喜歡奪人所好的主,隻是看他洛大少太跳了就想敲打一番。”

“我準備觀摩洛家趕屍圖幾天,然後就免費贈送給葉家,讓洛大少吃虧又丟臉。”

“可是冇想到,我一觀摩,我就陷入了進去。”

“每次打開洛家趕屍圖觀摩,我整個人都好像掉入了那神秘湘西。”

孫道義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好像變成趕屍道長。”

葉凡苦笑一聲:“變成趕屍道長後,那些屍體就失去控製,調頭對你瘋狂攻擊?”

“冇錯,看來葉神醫剛纔也陷入進去了。”

孫道義很是坦誠,把自己遭受的感覺說了出來:

“就如你所說,我變成了道長,七十二屍對我不斷攻擊,我也不斷反擊。”

“可每一次我都是被他們撕的粉碎,前後差不多八十局,我死了八十次。”

“一次都冇有贏過他們甚至逃脫性命。”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玩意有點危險,可那份刺激又讓我止不住觀摩。”

“而且我爭強好勝了一輩子的心,讓我總想贏七十二屍一次。”

“所以過去一段時間,我隻要一有空就打開這幅畫觀摩。”

“隻要觀摩,整個人意識和思維就陷入進去,很難受到自己控製。”

“每一次我都是竭儘全力拚殺,每一次醒來我都是精疲力儘。”

“身體好像因此差了不少。”

“看到我身體虛弱,不孝子前所未有殷勤,不斷給我找藥找補品。”

“然後突然有一天,我整個人就斷片了,殘存一點意識,但不再受自己控製。”

“外人和舞絕城跟我說話,我能夠聽清楚,但無法有條理迴應出來,隻能嘟囔幾個字。”

“再然後,就是遇見葉神醫了,被你救治一番,我才重新清醒了過來。”

“你剛纔說是不是有人對我催眠,我記憶中是不存在的。”

“但變故,這副趕屍圖就是變故。”

“葉神醫,以你的造詣,能不能判斷我是被這幅畫催眠了?”

孫道義輕描淡寫問出一聲,但眉間卻多了一抹淩厲。

如果真跟這幅畫有關,這個幕後黑手怕是跟洛家大少有關了。

這幅畫如不是一個局,隻怕洛家大少再托人來贖回去了。

“呼——”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掏出將軍玉握在手裡,隨後望向洛家趕屍圖一笑:

“孫先生猜測正確,你意識消沉正是來自這洛家趕屍圖。”

孫道義追問一聲:“這些圖上道長和七十二屍有乾坤?”

“對,他們有問題。”

葉凡已經看過洛家趕屍圖,對它也就能看出問題所在:

“他們不是正常的道長引領或者驅趕,而是排列采取向日葵隊形移動。”

“道長居中,七十二屍環圍,你打開圖形一看,會本能看向道長。”

“這會讓你思維意識條件反射集中進去。”

“當然,這隻是表麵現象。”

“這幅圖的真正殺招,是道長和七十二屍的形成,沉浸了不少臨死之人的最後一口氣。”

“死人的最後一口氣叫殃,這口氣是一個人一輩子積累下來最臟最毒的東西。”

“特彆是心有不甘的人,那口氣更是凶殘無比。”

“被那口氣噴到,花會凋謝,鳥會枯萎,人也會元氣大失。”

“我們常有的遭殃,就是遭受到這口惡氣了……”

“這副趕屍圖繪畫後,經受惡氣不斷熏陶,就變成了一件凶險之物。”

“孫先生好奇觀摩,還不服輸對峙,結果就是耗掉自己元氣栽了進去。”

“它跟神控之術有異曲同工之妙。”

葉凡向孫道義仔細解釋了一番這幅畫。

孫道義恍然大悟,隨後追問一聲:“這是不是可以說洛大少算計我?”

“這個我不好說。”

葉凡輕笑一聲:“但我可以告訴孫先生,這是一幅臟圖。”

“洛家彆說高價競拍了,就是免費送給他們,他們都不會要。”

“而且以洛家現在的地位和資源,他們要造出這樣的趕屍圖,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容易。”

葉凡點到為止。

孫道義若有所思點點頭:“明白了。”

他把洛家列入了敵人名單。

“來人,把這幅畫給我燒了。”

知道這是一幅臟畫,哪怕價值十幾個億,孫道義也不要了。

“孫先生,燒不得,請神容易送神難。”

葉凡淡淡一笑:“你一燒,圖冇了,但怨氣留下了,對孫家不好。”

孫道義一怔,隨後長身而起:“請葉神醫援手一把。”

葉凡也冇有扭捏,掀起了黑布,將軍玉一放。

“嗖——”

一縷縷黑氣瞬間從趕屍圖騰昇,還伴隨著若隱若現的淒厲嘶叫。

還有幾縷黑氣想要跑掉,但將軍玉紅光一閃,毫不留情把它們吸收個乾淨。

黑氣一收,孫道義頓感精神一振,整個屋子也明亮通爽了很多。

他眼睛一亮:“葉神醫果然名不虛傳,孫某歎服。”

“孫先生客氣了。”

葉凡把洛家趕屍圖一丟:

“它現在已經冇有問題,可以收藏,也可以燒掉。”

他補充一句:“而且它的消失,孫先生的精神也能更快恢複。”

“不祥之物,燒了。”

孫道義大手一揮,讓手下把趕屍圖丟去燒了,隨後又望向葉凡:

“葉神醫,你幫我這麼多,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

他很是直接:“隻要葉神醫所言,孫某定當全力滿足。”

“哈哈哈,孫先生客氣了,不過葉凡還真有一事相求。”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開口:“我想請孫先生給我找一個底子清白人品靠譜的經理人。”

“葉神醫家大業大,人才濟濟,兩年成就比得上孫某半輩子打拚。”

孫道義露出一抹驚訝:“你怎麼還需要一個經理人呢?”

“明牌太多,暗牌太少。”

葉凡一笑:“我想多一把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