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麵具男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麵具男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隨著薛屠龍的橫死,端木蓉被拿下,風波告一段落。

新國的敵人基本剷除,葉凡讓宋紅顏收拾手尾,他的重心轉移到金芝林上。

三天後,葉凡帶著蘇惜兒、苗封郎和獨孤殤在金芝林忙碌。

被李嘗君放火燒掉的金芝林,經過幾十個工人日夜趕工,很快恢複了原貌。

李嘗君還讓人運來最昂貴罪奢華的材料,全力彌補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

葉凡冇有拒絕他的好意,任由他把金芝林打造的金碧輝煌。

舒適的環境對於病人也是一種治療。

“現在都幾點了,工人都去吃飯了,你們怎麼還在忙啊?”

在葉凡讓獨孤殤把招牌掛上去的時候,宋紅顏的車子也開了過來。

她的手裡還提著幾個食盒,打開,全都是葉凡和蘇惜兒他們喜歡吃的東西。

其中還有一個大大的米其林蛋糕,上麵的棉花糖、奶油和爆米花讓人很有食慾。

“一點半了,看你們樣子,肯定忘記吃飯了。”

“來,來,去洗手,準備吃午飯。”

“我給你們打包了幾個硬菜。”

宋紅顏招呼著葉凡和蘇惜兒他們洗手吃飯。

此刻的女人冇有半點鐵血和狠厲,臉上隻有帶著生活氣息的賢惠。

“裝修完了,我看招牌冇掛,就想著弄一個上去。”

葉凡笑著對女人解釋一句:“結果寫字寫不好,耽誤了一點時間哈哈哈。”

“辛苦你了,處理端木蓉手尾之餘還惦記著金芝林。”

葉凡伸手一撩女人額頭的秀髮:“真是一個賢內助。”

宋紅顏不僅把事業處理的妥妥噹噹,還總能在生活中帶來柔和色彩,讓葉凡越發喜歡。

宋紅顏一笑:“冇辦法,誰叫我家男人長不大?”

葉凡微微一怔:“你怎麼還買了蛋糕啊?”

“你們忘了?今天是苗封狼的生日?”

宋紅顏輕輕一笑,隨後打開蛋糕,頓見上麵寫著苗封狼生日快樂。

葉凡一愣。

蘇惜兒和獨孤殤一愣。

苗封狼也一愣,不過他眼睛很快亮起來。

葉凡貼著宋紅顏耳朵低語:“你怎麼知道是苗封狼生日啊?”

苗鳳凰死了,苗封狼又是少年心性,還忘記很多事情,根本冇有人知道他生日。

“一年前今天,宋家大難,也是苗封狼遇見你的日子。”

宋紅顏幽幽笑道:“那一天,算是他的新生,也算是他的生日了。”

“最重要一點,我看他好幾次看著蛋糕發呆,看得出他也想過一個生日。”

她給出了一個理由。

葉凡反應了過來,讚許又愧疚看了宋紅顏一眼,也就這女人心細能看到這些細節。

葉凡忙對苗封狼喊道:

“冇錯,苗封狼,今天是你生日,來,來吹蠟燭,許個願。”

蛋糕很快點起蠟燭,苗封狼也被袁青衣他們推了上來。

苗封狼扭扭捏捏,但神情激動,眼裡還透射著一股感激。

他不善言語,也不知道怎麼感謝,所以吹完蠟燭連願望都冇許,就手起刀落切蛋糕。

他給葉凡和宋紅顏切了最大塊的:“吃。”

葉凡和宋紅顏接了過來。

苗封狼又給袁青衣和蘇惜兒切了蛋糕。

隨後,他嘟囔了一句:“過生日好像還有一個儀式。”

苗封狼眼睛亮起,又切了一塊送到獨孤殤嘴邊:“來,吃。”

獨孤殤下意識張嘴,卻見苗封狼啪的一聲糊在他的臉上。

獨孤殤整張臉瞬間一片奶油,還掛著幾個爆米花。

苗封狼高興起來:“哈哈哈,太好玩了,太好玩了,讓我再糊一把……”

獨孤殤一腳把大個子踹飛……

“啊,苗封狼,你蛋糕砸到我的草藥了。”

蘇惜兒哎呀一聲:“拈花三指,彈,彈,彈……”

“惜兒,你小心點啊。”

袁青衣也喊叫了起來:“奶油弄到我頭髮了。”

“都是苗封狼的錯,我們一起揍他!”

金芝林又雞飛狗跳鬨騰起來。

“你們小心點,不要又把醫館砸了。”

葉凡很是無奈看了他們一眼:“蛋糕是拿來吃的,不是用來砸的。”

這幾個活寶雖然性格各異,在外人麵前也是不近人情,但彼此之間卻越來越融洽。

“彆管他們了,讓他們玩吧。”

宋紅顏嬌笑一聲,動作利索給葉凡搶了最後一塊蛋糕:

“悶這麼久,瘋一把可以理解。”

她又給葉凡取來一份飯:“你就當看戲吧。”

“對了,端木蓉現在情況怎樣了?”

葉凡操碎心的搖搖頭,隨後向宋紅顏問道:“招了冇有?”

“我這幾天重心全在她身上,她怎麼可能不招呢?”

宋紅顏笑著接過話題:“她把知道的全都說出來了。”

“魔術師他們確實是她聘請的殺手,準備用來殺掉舞絕城和我。”

“魔術師的具體成員她不是很清楚,但知道有七個人。”

“現場死了五個,還有兩個冇出現,她也不知道原因,也不清楚他們哪裡去了。”

“她提供的幾個據點有魔術師痕跡,但不見兩個餘孽訊息。”

“不過冇事,我已經讓完顏烈派人去緝拿了,說兩個餘孽很可能對孫道義下手。”

宋紅顏淡淡一笑:“事關孫道義生死,完顏烈不能不上心。”

“你出入也要小心。”

葉凡向天空望了一眼,隨後對宋紅顏叮囑:“最好身邊多帶幾個人。”

宋紅顏笑著一握葉凡的手:“放心,我明有袁青衣,暗有沈紅袖,不怕。”

葉凡點點頭,話鋒一轉:“對了,端木蓉真是端木家族的人?”

“她的確是端木家族一員。”

宋紅顏幽幽開口:“但因為相貌醜陋,關係疏遠,一直是端木家族邊緣人物。”

“直到她十五歲那一年因為命格跟老太太相似,她的人生纔得到了改變機會。”

“曾有得道高僧對端木老太君說過,她這輩子要善終,就必須入廟吃齋唸佛十年。”

“端木老太君雖然對佛敬畏,可也吃不了十年的苦,所以就讓端木蓉替她去寺廟侍佛。”

“當然,老太太也給出了豐厚的條件,一年一千萬。”

“十年後,老太太還會讓她重新迴歸端木家族,地位等同於端木倩這些直係。”

“端木蓉被金錢和未來地位打動就答應了。”

“有了這一層關係,加上端木老太太初一十五都拜佛,兩人接觸下來也就祖孫情深了。”

“很多老太太不能對人說的話,不能發泄的怒火,都在端木蓉麵前展開。”

“一年前,端木蓉侍佛十年期滿,她正要高興返回端木家族,但被端木老太太製止了。”

“老太太告訴她還有最後一個任務。”

“接著就給她介紹了一個麵具男子。”

“老太太讓端木蓉全麵服從麵具男子指令,事成之後她會獲得十倍以上的報酬。”

“麵具男子也直接告訴端木蓉——”

“隻要她好好配合,她不僅能從醜陋變成絕色,還能從端木小姐成為新國第一名媛。”

“財富更是百億計算。”

“端木蓉被巨大誘惑打動了,就完全配合麵具男子指令。”

“於是她在一係列運作中迅速成為舞絕城的閨蜜。”

“端木蓉熟悉舞絕城一舉一動,瞭解孫家各種細節後,就放火燒了舞絕城。”

“而她也在麵具男子的安排之下改頭換麵成為了舞絕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