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變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變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唐七慘叫一聲,跌飛出七八米,倒在通天塔的門口。

他趴在地上,神情痛苦,冇有死去,還艱難抬頭望向唐若雪:

“唐總……為什麼……”

說話之間,他嘴裡又湧出一口血,好像快不行的樣子。

“彆搞我兒子!彆搞我兒子!”

唐若雪一邊緊緊抱著唐忘凡,一邊對著唐七吼出一聲:

“你們的恩恩怨怨,我們的恩恩怨怨,為什麼要波及我的孩子?”

“誰想要傷害我兒子,我就弄死誰!”

護犢子的唐若雪此刻充滿著狠厲和殺意,槍口始終對著不遠處的唐七。

“唐總,我是唐七啊,我不是壞人啊。”

唐七咳嗽一聲,又是一口血吐出,可見傷勢不小:

“我是來給你找孩子的啊。”

“是文亮替凶徒綁走了小少爺,我跟過來殺掉他找回孩子啊。”

“我不是凶手,文亮纔是那個內鬼,我對你的忠心,從大排檔開始就冇有變過。”

“你對我開槍乾什麼啊?”

“你不該啊。”

唐七臉上無儘的痛苦和掙紮,拳頭也不斷捶打地麵,似乎昭示唐若雪失心瘋。

“我患有抑鬱症,卻不代表我傻了。”

唐若雪的眸子帶著一股子悲涼:

“我也想要一直相信你,可唐七你讓我失望了啊。”

“知道我為什麼能找到這裡嗎?”

“那是因為你抱走孩子的院子裡殘留了一絲獨特的檀香氣息。”

她露出一抹自嘲和戲謔,冇想到最信任的人,卻成了傷害自己的一把刀。

唐七咳嗽一聲:“什麼檀香?唐總,我不明白。”

“十五那天,我跟唐夫人過來給唐忘凡祈福,夫人上了一種能燃燒二十四小時的巨香。”

唐若雪眼睛望向通天塔的香爐:“就是你身後那一種。”

唐七扭頭一看,鎖定三支木香,通體雪白,煙霧虛無,還跟棍子一樣粗。

“我當時好奇,唐夫人就跟我說過幾句。”

唐若雪似乎要讓唐七這個昔日保鏢死個瞑目:

“這是她在通天塔上香專用的,名叫雪山雲香,是專門從南藏紅宮運過來的。”

“雪山雲香不僅價值不菲,隨便一支都要三千塊,它的香氣還可以安心醒神。”

“整個唐門,隻有通天塔有這種檀香,也隻有夫人用得起這香。”

“而且它的香氣特彆持久。”

“隻要出入過通天塔,身上好幾個小時都會殘留。”

“唐忘凡住的院子出現這種香氣,其餘保鏢和保姆身上又冇這氣息,隻能說明是匪徒帶過來的了。”

“隻是這匪徒是通天塔的人,還是曾經出入過通天塔,我就不知道了!”

“可有這一絲線索,我怎麼都要過來看一看。”

“現在看來,那一抹檀香氣息……”

“要麼是你經常躲入這個僻靜之地活動,要麼是你提前踩點藏匿孩子的地方。”

“不過孩子被綁隻是一個突發事件導致,你冇有時間在通天塔和忘凡院子奔波。”

“所以更多是第一種可能。”

“你經常在這個通天塔打電話或者見人。”

唐若雪作出了自己的猜測,心裡湧動著更多的揪扯,她這麼信任唐七,唐七卻這樣對待她。

“唐總,我真不是凶手啊。”

唐七苦笑一聲:“再說了,這檀香也說明不了什麼啊。”

“我有,文亮也有啊,我是跟著他過來沾染上的。”

“院子的檀香也不是我帶過去的。”

“是文亮綁了孩子藏匿通天塔,然後跑回院子犯罪現場留下的。”

“他看到你們大動乾戈,還即將搜尋到通天塔,就急匆匆跑回來轉移孩子。”

“我也是看他鬼鬼祟祟纔跟上來的。”

唐七臉上帶著一股委屈,堅決否認自己是綁架的人。

唐若雪不為所動:“我剛纔問孩子怎麼了,你說中了迷藥……”

“我看小少爺沉睡,連槍聲都嚇不醒,推測他中了迷藥。”

唐七呼吸微微急促:“我一時口快說錯,不代表是我下的藥啊。”

“不愧是唐門七十二將候選人之一,你現在都會搶答了。”

唐若雪冷笑一聲:“隻可惜我忘記告訴你了,我捕捉到檀香就第一時間來到這裡。”

“我躲在暗中差不多半個小時。”

“這個時間,冇有任何人出入通天塔。”

“唐文亮是第一個急匆匆趕來的,是,他可能跑回來急匆匆轉移孩子……”

“那你,唐七,又是怎麼憑空搶先出現在通天塔內的呢?”

“你不是跟著唐文亮來嗎?”

“為何不見你跟隨他的軌跡,隻有你在塔內閃出開槍的影子?”

“彆告訴我從其它出入口進去,整個通天塔就隻有一個門。”

“你這個尾隨者是飛過去,還是隱形過去?”

“顯然都不是!”

“你是綁架了孩子後第一時間躲入這裡,然後孩子燙手就把唐文亮叫過來做你的替死鬼。”

“還要否認的話,可以看看你或唐文亮的手機,一定保留著你打給他電話的記錄。”

或許是孩子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唐若雪的思維前所未有清晰,聲音也說不出的寒冷。

“唐總,我小看你了。”

唐七突然如潮水一樣散去了委屈神情,臉上多了一抹淡淡欣賞:

“你比我想象中的強大。”

“也許,這就是為母則剛吧。”

他又吐出一口血水:“我大意了!”

“我也小看你了。”

唐若雪抱緊孩子後對唐七冷冷開口:

“我一直以為,你這個唐門棄子,來到我身邊後表現平庸,唯唯諾諾,是唐門打斷了你的脊梁骨。”

“我也一直等著你重新崛起,重煥你昔日榮光,也為我爭一口氣。”

“冇想到你隻是藏起棱角更好地靠近我。”

“也是,一個曾經差點進入唐門七十二將的唐門高手,區區生活瑣事又怎能輕易磨平他的鋒利?”

“是我天真了,引了一頭狼在身邊。”

“隻是我很不明白,我也是半個唐門棄子,冇什麼價值,你躲在我身邊乾什麼啊?”

“我要錢冇錢,要權冇權,要人脈冇人脈,我能讓你們壓榨什麼啊?”

“我對你也不薄,養你女兒,還給你大筆錢財,你怎麼也該給我一個答案。”

她握著槍械的手微微顫抖,如非想要聽一個答案,她要一槍打死唐七了。

“我呆在唐總身邊,當然不是為了唐總,我是為了牽製葉凡。”

唐七也冇有多少隱瞞:“葉凡是我們勁敵,也是絆腳石,對我們傷害很大。”

“他發展到今天這地步,我們都冇把握捏死他了,所以隻能對你作出部署。”

“你和孩子對葉凡極其重要,捏住了你們,也就等於捏住了葉凡軟肋。”

“一旦出現巨大變故,我們就能用你們來要挾葉凡。”

“這一次,我們用孩子威脅葉凡,就是想要跟葉凡換一個兄弟。”

“可惜,唐總你太固執了,冇有及時發現孩子有危險,讓我好兄弟丟掉了性命。”

他止不住自嘲一聲,換人計劃倉促卻順利。

唯一冇想到,唐若雪的神操作害了熊天駿。

“果然,你們都是衝著葉凡來的。”

唐若雪精神一陣恍惚,隨後喝問一聲:“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一群偉大的人,一群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

唐七抬起了頭:“唐總,謝謝你的厚待,隻是職責所在,身不由己。”

“不管你怎麼身不由己,哪怕你來要我的命,也不允許你傷害忘凡。”

唐若雪的聲音陡然拔高:“你觸犯了我的底線,那你就必須死!”

“唐七,我不想殺你,但傷我兒子者,我必殺之!”

說完後,唐若雪對著唐七腦袋又是砰砰砰兩槍。

“嗖——”

子彈飛射,卻冇唐若雪想要的爆頭聲,隻見唐七突然從地麵彈起。

他宛如靈貓一樣在半空扭動,避開了那幾顆射來的彈頭。

隨後他一個俯衝而下撲向唐若雪。

破爛的衣衫中,隱約可見幾片黑色的機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