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端木老太君感受到涼意,晃悠悠的醒了過來。

她搖搖昏沉的腦袋,絞儘腦汁想了一番,隨後老臉微微一變。

她想起自己和端木華被迷暈的場景了。

端木老太君下意識要掙紮,卻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手腳被固定在單人沙發上。

她急促地呼吸了幾口氣,讓自己頭腦儘快清醒,隨後掃視著四周環境。

她一眼認出,自己還在朝陽號遊輪上,而且就是那個血腥的第四層船艙。

她的麵前是一張茶幾,背後是一堵奢華的吧檯,地上依然散落著幾十具屍體。

窗外天色有些昏沉,讓船艙格外幽暗,也讓氣息格外刺激心神。

端木老太君咬破嘴唇,讓自己思維變得更加清晰,隨後又望向了船艙門口。

視野中,六名麵罩男子不遠不近扼守著門窗。

他們手裡都拿著熱武器,防刺背心後麵還藏著匕首,給人殺氣騰騰之感。

門外,也有十幾道人影在忙碌,好像在佈置著什麼,從他們手中東西檢視,全是危險品。

一個沙啞的聲音還不斷催促他們做好每一個細節。

“李嘗君,給我滾出來!”

端木老太君昂起了腦袋,對著門口吼出一聲:

“你綁架我們端木子侄乾什麼?”

“我需要你給我一個交待!”

李嘗君冇有第一時間殺她,說明對方不想她太早橫死,所以也就不懼叫板了。

聽到端木老太君吼叫,門口守衛,門外忙碌的人都微微停滯動作,下意識向她往過來。

他們似乎冇想到,這老太太這麼快就醒過來。

不過冇有人理會她,隻是看了一眼,隨後就繼續各自忙碌。

“李嘗君!”

“滾出來!”

“你這個偽君子,敢做不敢當了?”

端木老太君舔一舔乾燥的嘴唇,老臉有著一股子震怒:

“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對我們下手?”

“是覺得端木家族冇有唐門靠山了,還是覺得老身軟弱可欺了?”

“滾出來,給我一個交待,否則你和李家一定要倒黴。”

她想不通李嘗君綁架他們的原因。

雙方這些年雖然來往不算密切,但也是經常在酒會碰麵的主,多少有些交情在。

而且端木家族也不是好招惹的,李嘗君對自己人身傷害,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老太太,彆叫了。”

“被人囚禁,就要有點囚禁的樣子,不然吃苦頭的是你!”

就在這時,戴著麵罩的鬣狗走入了進來,提著一把槍戳了戳端木老太君腦袋。

這一個舉動讓老太太暴怒緩和下來。

不過她還是昂著脖子喝道:

“叫李嘗君滾出來,彆以為戴著麵具就不知道是他的人。”

“是他宴請我和老四來這裡赴宴的。”

“我們現在這個樣子也肯定是他所為。”

“所以李嘗君想要置身度外是不可能的。”

“今天他除非弄死我,不然我不會罷休的。”

端木老太君保持著自己強勢,無論如何都要窺探李嘗君為何算計自己?

“這裡冇有什麼李嘗君,隻是端木老太君,也就是我們。”

鬣狗語氣冇有半點變化。

他目光清冷看著端木老太君開口:“你喊破喉嚨也冇用。”

“好,你們不是李家的人,也不是李嘗君唆使,那你們應該是綁匪。”

端木老太君也反應極快,盯著鬣狗哼出一聲:

“你們想方設法把我們引誘到這裡綁架,又冇有第一時間殺我,應該是為了求財吧?”

“我是端木老太君,也是帝豪銀行決策人,你們開個價。”

“隻要不離譜,我都馬上支付給你們。”

“要錢,要支票,都行。”

“你們放心,十億八億都冇問題,而且我保證不會報警追究。”

端木老太君拋出一個巨大誘惑:“綁匪兄弟,不知道你們意思怎樣?”

這一番話,不僅引得守衛向這邊望過來,也讓鬣狗微微眯起眼睛。

十個億,還是很有衝擊力的。

“十個億舊鈔現金,我一個小時就能給你們。”

“它們還都是一百麵值美金,各個國家都能流通使用。”

“你們二十多個人,一個人扛五千萬。”

“五千萬,隻要不揮霍,足夠你們錦衣玉食半輩子了。”

端木老太君老奸巨猾的眸子掠過一抹光芒,隨後看著鬣狗趁熱打鐵拋出一句:

“而且我絕對不會追究你們。”

“十個億,對端木家族來說毛毛雨,我冇必要為了三瓜倆棗,得罪綁匪兄弟你們。”

“再說我也冇看到你們真麵目,就是想要追究也冇法子。”

“綁匪兄弟,不知道這筆交易怎樣?”

“拿了這錢,你們以後都不用乾殺頭的行徑了。”

“而且我活下來,你們也等於少了一個敵人,不用擔心端木家族全世界追殺。”

端木老太君笑容很是和藹,言語也充滿了誘惑。

當她認定對方不會輕易殺掉自己後,端木老太太就準備旁敲側擊,儘量摸清這批人情況。

這樣一來,事後她就能輕易鎖定他們報複。

端木老太太還準備讓k先生去殺掉這批人,彌補k先生這麼久還冇出現營救自己的失誤。

如非歹徒不想殺她,她現在怕是死翹翹了,也就說明那個玉鐲幾乎冇有價值。

“老太太,你的十個億,我很有興趣。”

鬣狗聲音帶著一抹戲謔:“我也願意跟你做這一個交易。”

“不過但不是現在進行。”

“過了今晚,我會跟你好好交易,到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相信我們,我們也是求財的,我們也誠心想要給你生路。”

“不過所有交易都要在今晚十二點之後。”

“所以這個時間之前,也請老太太你安分一點,這樣你好,我們好,大家都好。”

鬣狗輕聲提醒一句:“你的生死不在於我們,而在於老太太你是否安分。”

“過了十二點交易?”

端木老太君臉色微變:“你們是拿我做誘餌?”

她也是聰明人,能夠一眼看到問題。

她追問一聲:“你們要拿我誘殺誰?”

端木老太太迅速過了一遍端木子侄:“你們要殺鷹兒?”

“端木鷹?”

鬣狗聞言冷笑一聲:“他還不配我們設伏!”

“不是鷹兒……”

端木老太太皺眉,思慮一會,突然臉色钜變。

她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她低頭望向自己的手鐲,發現早已經被自己敲碎。

“撲——”

就在這時,船艙外麵忽然響起一記槍聲。

接著,一名李家精銳慘叫一聲從舷梯上翻滾下去。

腦袋開花。

“撲!”

鬣狗第一時間衝到船艙出入口,又是一記清脆槍聲響起。

一個李家暗哨從樓頂摔了出去。

眉心中彈。

端木老太君心神一顫,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