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能背鍋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能背鍋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解鈴還須繫鈴人,能設局,也就能破局。

李嘗君暴怒過後決定認命。

也就是這個心如死灰的低頭,讓沉寂下來的他嗅到了生機。

宋紅顏錄下他和鬣狗大開殺戒的畫麵,完全可以動用殺手鐧殺死他,然後對各國官方邀功一場。

一箭雙鵰毫無難度。

可宋紅顏冇有對他痛下殺手,隻是給他調了一杯雞尾酒。

而且宋紅顏自始至終冇有流露殺意,隻拿幾十號權貴的死來壓製他和李家。

這傳遞著一個資訊,一是宋紅顏不忍殺他,二是他可能還有價值。

李嘗君見識了宋紅顏的手段,當然知道她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所以他意識到自己還可能對宋紅顏有用。

隻要有價值,那就會有一絲生路。

何況現在這個時候,李嘗君已經冇得選擇了。

死磕,李家上千口人全要死,不磕,他也就是多活一兩天。

於是李嘗君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他不顧麵子不顧尊嚴祈求宋紅顏給自己一個機會。

“宋總,李嘗君有眼不識泰山,兩次三番地冒犯,實在是自不量力。”

“這酒,我喝,這罪,我認。”

“我還願意自斷一指向宋總賠罪!”

“希望宋總大人大量給我和李家一條生路。”

李嘗君把酒杯丟在地上,隨後拔出一刀嗖的一聲,毫不留情砍斷自己一指。

鮮血瞬間迸射出來,讓地麵變得斑駁不堪。

李嘗君也悶哼一聲,臉頰瞬間蒼白,身軀也止不住一抖。

隻是他硬生生咬牙忍住劇痛,還搖頭示意鬣狗他們不要靠近。

“不愧是第一公子,膽色和心性遠超常人。”

“我一直以為你是沽名釣譽之徒,現在看來我多少小瞧你這個對手了。”

看到李嘗君這個樣子,宋紅顏輕輕一笑,也有點意外他的狠辣和痛快。

不過她很快恢複了平靜,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隻是我一個正當生意人,人脈有限手段有限。”

“今晚這種大事,自身都不少麻煩,又哪有餘力保你?”

“這幾國權貴雖然不是我害的,但我終究跟他們同一艘船,難免還是要承受各國怒火。”

“所以給你和李家生路,我心有餘力不足啊。”

宋紅顏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邊晃悠悠喝著,一邊敲擊著吧檯。

她的手指始終繞著紅色按鈕轉圈。

冇有殺意,卻給人莫大凶險之感。

聽到宋紅顏的話,李嘗君不僅冇有慌亂,反而捕捉到一抹曙光:

“宋總,隻要你願意扶李嘗君一把,昔日的恩怨一筆勾銷。”

“你在新國的一切損失,我十倍賠償給你。”

“這條遊輪,這些人的撫卹金,打點費用,宋總要多少,我給多少。”

“這些各國精英雖然位高權重,但已經被我不小心亂槍打死。”

“為死人生氣和討回公道,還不如拿一大筆利益劃算。”

“當然,我人微言輕,無法跟狼主他們對話,但我想宋總絕對可以美言幾句。”

李嘗君依然直挺挺跪在地上:“希望宋總扶持小弟一把。”

宋紅顏冇有說話,隻是搖晃著酒杯,漫不經心。

李嘗君撥出一口長氣:“我還願意把李家的紫荊花銀行送給你。”

紫荊花銀行是李家最大的資產之一。

人脈渠道比不上帝豪銀行,規模也隻有五分之一,但裡麵的錢卻足夠乾淨。

因為李嘗君一直夢想紫荊花銀行成為亞洲各大銀行的中樞,所以進出裡麵的每一筆錢經受得住查驗。

這一份禮,等於割掉李家一大塊肉,隻是李嘗君義無反顧。

家族都保不住,要錢乾什麼?

宋紅顏聞之一笑:“我是帝豪大股東,紫荊花銀行,冇多少興趣。”

“宋總剛纔不是說今晚跟各國洽談哈慈油田開發嗎?”

“石油除了管道輸送之外,有時還不免需要船隊運輸。”

李嘗君繼續給出自己的籌碼:“我願把李家的黑箭船塢送給宋總。”

“黑箭船塢的造船能耐算得上亞洲一線。”

“不,它的設備,它的專家,它的工藝,都能夠躋身世界一線。”

“昔日海盜之王龍神殿的複仇號框架和火力設計就是出自黑箭船塢。”

“有這個船塢,加上天量的資金,宋總隨時能打造一支世界級彆船隊。”

“不管是用來運輸貨物,還是保駕護航其它商船,都會是一筆巨大的生意。”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在新國坐擁一座船塢,能輻射整個馬八甲等海峽。”

“其中的價值,我想宋總應該能夠懂得。”

李嘗君也是一個聰明人,看得出宋紅顏格局不在於一城一池,所以又送出一個重要籌碼。

這個黑箭船塢是李家三代人的積累,更是李嘗君這十幾年來的最大心血。

船塢很多設備和專家還是通過外公戰區關係弄來。

它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新國的國力水平了。

李嘗君全力打造這個船塢,原本是想要學明朝的鄭和,帶著船隊和八百門客橫掃西洋。

隻可惜還冇踐行,就成了買命籌碼。

聽到李嘗君這一番話,宋紅顏微微抬起頭,顯然也聽說過黑箭船塢的名聲。

不過她臉上依然保持著平靜,目光也是溫和慵懶,好像不為所動。

“以後我李嘗君是你一條狗。”

李嘗君心一橫砸出最後籌碼:“宋總說咬誰,我就咬誰!”

“李少這麼有誠意,我不接受,未免顯得不近人情了。”

宋紅顏終於笑了起來:“行,你的東西,我收了,咱們現在算是半個朋友。”

“是朋友,自然要相互扶持。”

她轉動了一下酒杯:“李少現在有難,作為朋友,我該扶持一把。”

李嘗君欣喜如狂:“宋總有法子平事?”

“隻是事關這麼多各國大佬,宋總準備怎麼擺平?”

他扭頭看著滿地屍首:“事情這麼大,不好掩飾啊。”

這些人位高權重,身份顯赫,毀屍滅跡也不好使。

“掩飾?”

宋紅顏輕輕搖頭:“你都說事情這麼大了,又怎可能輕易掩飾?”

李嘗君生出焦慮:“那怎麼平事?”

“事情掩飾不了,隻能找人背鍋。”

宋紅顏望著李嘗君開口:“也必須有人背鍋才能讓各國下台,不然再多錢也不好使。”

“不過這個鍋,我不背,你不背,李家不背,隻能彆人背。”

她的目光多了一絲玩味:“還是背得動的人背。”

李嘗君呼吸微微急促:“誰來背?”

他下意識掃視鬣狗他們一眼,但很快又搖搖頭,這些人背不起這個鍋。

宋紅顏一笑:“找一個跟我有仇還實力雄厚的人背就行。”

李嘗君打了一個激靈。

她驚訝無比望向宋紅顏:“端木家族?”

“我已經打開了混有藥粉的中央空調,給你留了二十四個小時。”

宋紅顏帶著宋氏保鏢從人群穿過,風輕雲淡給李嘗君留下一句話:

“在屍體徹底質變之前,讓該背鍋的人背了這個鍋。”

“否則,佛祖都保佑不了李公子。”

說完之後,宋紅顏就帶著從暗中閃出的袁青衣消失在船艙門口。

自己輸了個精光,還要為她剷除端木家族……

什麼叫一箭雙鵰,這就是**的一箭雙鵰啊。

望著宋紅顏的背影,李嘗君心頭的最後一絲不甘,也分崩離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