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看一出大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看一出大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雖然不過多插手宋紅顏破局,但每天治療完病人之餘,還是會抽空看看她的舉動。

隻是這一次他有點看不明白。

宋紅顏先是放低姿態求和,還派出端木雲給錢和解,單單現金就給了李嘗君一千萬。

三番兩次的求和遭到李嘗君拒絕後,宋紅顏冇有再派說客去平息事情。

但她也冇有厲兵秣馬應戰。

在李嘗君門客十幾次的騷擾和襲擊中,宋紅顏一邊淡定應付,一邊四處應酬。

不管是商盟酒會,銀盟酒宴,或者其餘權貴生日、壽宴,宋紅顏都積極帶著厚禮參加。

這些舉動,落在外人眼裡,就是宋紅顏想要拓展人脈對付李嘗君。

或者,宋紅顏希望借這些人來緩解自己跟李嘗君的恩怨。

雖然她的應酬遭受到新國權貴的抵製,擔心因為宋紅顏的接觸,讓自己也被李嘗君列入了黑名單。

但宋紅顏卻冇有半點沮喪。

哪怕她帶過去的厚禮不止一次被扔出來,她也隻是淺淺一笑撿了回來。

而且她無法參加各方宴會,於是自己組局宴請上流人物。

當然,她的組局冇有幾個人蔘加。

這一切的舉動,不僅被人認為宋紅顏垂死掙紮,也讓人譏嘲宋紅顏悔悟太遲。

跟李嘗君這樣的地頭蛇開戰,宋紅顏這個過江龍再牛也要死翹翹。

努力一番冇有結果後,又有小道訊息傳出,宋紅顏準備聘請雇傭兵跟李嘗君死磕。

這一出,讓不少權貴生出一絲興趣,但也讓他們嘲諷不已。

李嘗君如果是幾個雇傭兵能擺平的人,他就不會成為新國第一公子了。

很多人譏嘲宋紅顏不自量力。

葉凡也發現,宋紅顏這幾天也是打出不少國際電話。

談笑風生,還出手大方,期間還有什麼港口和郵輪字眼,很像是招攬傭兵潛入。

雙方死磕即將全麵爆發……

“嗚——”

這天,聖誕之夜。

在葉凡給舞絕城治療完最後一個療程時,宋紅顏接了一個電話又要出門。

她裝扮時尚,光鮮無比,流露著禦姐的風範。

葉凡走過去問出一聲:

“天黑了,還出去?不在家吃飯了嗎?”

“而且今晚是聖誕夜,不跟我好好浪漫一番?”

“如不是狼國那些事情,咱們今天哪怕冇有大婚,也去象國拍婚紗照了。”

葉凡關懷看著整天奔波的女人。

“今天確實是一個好日子,不過恰好約了幾個重要朋友。”

宋紅顏嫣然一笑,帶著幾分歉意:“咱們隻能改天再好好浪漫了。”

“至於婚紗照和大婚,咱們在狼國已經有過一次,雖然我當時失憶,但也算小小滿足了。”

“就如你說的,等瑣事解決,回去神州寶城咱們再好好大婚一次。”

對於現在的宋紅顏來說,兩人細水長流的感情,遠比婚紗照更有意義。

葉凡無奈攤手:“真要出去啊?”

“這個飯局,不去不行。”

看到葉凡關懷,宋紅顏嫣然一笑,給葉凡整理著衣領:

“你和惜兒他們吃吧,我爭取早一點回來。”

“對了,我還給你熬了點糖水,天氣乾燥,你晚上自己盛著喝一碗。”

她嗬氣如蘭:“放心,我隻是去吃飯,還帶足了保鏢,不會有什麼事的。”

“李嘗君的傷勢好得差不多了!”

葉凡神情猶豫著勸告一聲:

“這些日子,他旗下門口雷聲大雨點小,不過是玩貓捉老鼠。”

“他想要看看我們麵對困境,會怎麼妥協怎麼求饒,或者怎麼掙紮。”

“現在求和求完了,應酬也應酬完了,我們能掙紮的都掙紮了。”

“他耍弄我們的興趣消耗完了,接下來就可能對我們下死手了。”

“端木老太太也在旁邊對我們虎視眈眈。”

“你現在出入很危險。”

他伸手一撩女人的秀髮:“如非必要,還是深居簡出為好。”

宋紅顏笑了笑:“放心吧,我調來了沈紅袖暗中保護我,我不會有事的。”

“紅袖來了?”

葉凡一笑:“乾脆讓她一槍斃掉李嘗君,直接一了百了。”

“如果殺掉李嘗君就能一了百了,上次酒宴門口的時候你就殺掉他了”

宋紅顏眸子清亮,笑容說不出的嬌媚:

“就是清楚殺掉李嘗君是下下策,我們才讓他活到了現在。”

“外公是戰區統帥,父親是石油大亨,母親是銀行家,他旗下還有八百門客。”

“這種人,不是一刀殺掉就能了事的。”

“李嘗君死了,他的家族會更加瘋狂報複,就算我們能撤出新國,但帝豪怎麼辦?”

“這個亞洲銀盟中心,資金中轉站,帝豪銀行是離不了的。”

“因此把李嘗君連根拔起,我們才能在新國站穩腳跟。”

“我們來新國不是毀滅的,而是要保住帝豪銀行,讓它完整交到唐若雪手裡。”

她輕輕一撫葉凡的臉頰:“所以讓我一步一步來吧。”

看到女人這麼固執,葉凡無奈一笑:“你真能擺平?”

“等我好訊息!”

宋紅顏一吻葉凡,隨後笑著鑽入了車裡。

她對著端木風手指輕輕一揮:

“去新國維多利亞港!”

車子很快呼嘯著駛出了海邊彆墅。

半個小時後,天黑了下來,李嘗君所在的病房,站立著一個辮子青年。

他戴著墨鏡,挎著挎包,一言不發,但臉上流露著戾氣。

一股殺過人的凶殘寒氣無形中散發。

“鬣狗,你們準備好了嗎?”

李嘗君伸展了一下筋骨,隨後穿上一套黑裝,整個人恢複了昔日儒雅。

他還給自己穿上一件防彈衣,隨後望著辮子青年開口:“今晚可是壓軸戲。”

“李少,準備好了。”

辮子青年聲音淡漠:“一百零八條鬣狗全部就位,隨時可以斃掉宋紅顏。”

他是李嘗君最凶橫的門客,從不做狗鳴雞盜之事,隻做屠人滿門血洗全場一事。

這次出動,他帶足了兄弟和火力,彆說是宋紅顏,就是葉凡他也能撕裂一口。

“很好。”

李嘗君伸手捶了他一拳,眼裡帶著熾熱光芒:

“我已經收到訊息,宋紅顏帶著十幾個保鏢去了維多利亞港口。”

“葉凡冇有隨行!”

“今晚八點有一艘叫‘朝陽號’的遊輪抵達新國。”

“足夠的證據顯示,遊輪上,是宋紅顏聘請的六支雇傭兵。”

“一共五十四人。”

“那女人已經窮途末路,準備狗急跳牆跟我死磕。”

“你們給我血洗整艘遊輪!”

“我要讓宋紅顏看看,酒宴一事,她究竟闖了多大的禍。”

他落地有聲。

“明白!”

鬣狗點點頭,隨後勸告一句:“這事交給我們就行,你留在醫院養傷!”

儘管他手裡有一批身經百戰的同伴,還攜帶了嚇死人重火力,但依然想李嘗君不要涉險。

“不,我跟你們去看看。”

李嘗君毫不猶豫拒絕了手下的要求,眼裡閃爍著一抹寒光開口:

“不親眼看看宋紅顏跪地求饒,然後讓我好好糟蹋十回八回,我心裡不得勁啊。”

“你也不需要擔心碼頭有埋伏。”

“除了我隻是出現遊輪觀戰外,我還找外公調了一個加強排護著我。”

“有戰區鱷魚戰隊庇護,宋紅顏就算反殺了你們,也不敢對我下手。”

“走,好好唱一出大戲給我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