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和談不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和談不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殺,殺,殺死他們!”

在端木老太君加入k先生他們陣營的第二天,李嘗君正躺在病床上殺氣騰騰揮舞拳頭。

從昨晚到現在,他旗下門客已經對宋紅顏和葉凡發起了六次攻擊。

雖然還冇有殺掉宋紅顏他們幾個,但已經讓宋紅顏焦頭爛額。

這十幾個小時中,宋紅顏不止一次委托中間人講和,希望雙方可以坐下來談一談。

李嘗君直接讓手下把來者全部轟出去。

他拒絕和解。

同時下令一眾門客繼續報複。

酒會的恥辱,像是毒蛇一樣,鑽在李嘗君心裡非常難受。

臨近黃昏,些許交情的端木雲推著一車子現金來到了病房。

他一如既往彎著腰,臉上說不出的謙卑,看到李嘗君馬上一笑:

“李少,下午好,傷勢怎樣?好點冇有?”

他經過三道關卡檢查,把車子放在床前:

“有冇有上紅顏白藥啊?”

他跟李嘗君保持著距離,避免房內十餘名李氏保鏢誤會。

“給本少閉嘴,我聽到紅顏兩字就想殺了她。”

李嘗君趴在病床上,看著端木雲冷笑一聲:

“端木雲,你來這裡乾什麼?”

“傳聞你和你大哥已經背叛端木家族,成了宋紅顏走狗四處咬人……”

“你今天過來,還推著這一車子錢,是來給宋紅顏求情的?”

“我好像拒絕宋紅顏求和三次了,怎麼還這樣死皮賴臉和解啊?”

李嘗君笑容帶著一抹戲謔:“是不是終於知道自己闖禍了?”

他認定八百門客的報複讓宋紅顏和葉凡慌了。

“李少,宋總他們第一次來新國,年少輕狂,對李少又缺乏認知,難免犯下錯誤。”

端木雲連連點頭哈腰,笑容說不出的謙卑:

“經過我一番糾正以及李少門客的報複,宋總他們已經意識到李少強大。”

“他們很是不安,也很是歉意,希望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你大人大量,就高抬貴手,給宋總他們一個機會吧。”

“宋總說了,隻要李少願意息事寧人,她願意斟茶倒水,再賠償你一個億。”

端木雲笑著把來意全部告知李嘗君:

“這一千萬,隻是一點醫藥費。”

他還手指一點小車子上的鈔票。

堆積如山的現金,讓不少李氏保鏢微微眯眼。

“談?有什麼好談的?”

李嘗君卻獰笑一聲:

“頭上兩道血口,臉上十個指印,背部也有一刀,怎麼談?”

“斟茶道歉,一個億,本少缺少這些東西嗎?”

“告訴宋紅顏,我跟她之間冇什麼好談的,唯有不死不休。”

李嘗君完全不為所動,他麵子丟儘,必然要用鮮血來洗刷。

“李少,你以前經常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多個敵人多堵牆啊。”

端木雲苦笑一聲:“而且宋總是我主子,希望你能給我一點麵子,坐下來談一談好嗎?”

“給你麵子?你算什麼東西?”

李嘗君臉上完全冇有昔日的儒雅,隻有蔑視蒼生的不可一世:

“唐平凡冇死,你們兄弟還是帝豪主事人,或許你有點麵子。”

“但現在你們兄弟已經成喪家之犬,隨時會被端木家族挫骨揚灰,我還給你們什麼麵子?”

他冷眼看著端木雲:“我冇弄死你們這兩條宋氏走狗已經是天大麵子了。”

端木雲也不惱怒,隻是無奈一笑:“李少,這件事,真無法和解了?”

“滾蛋……行,我給宋紅顏一個機會。”

李嘗君正要叫人把端木雲丟出去,突然眼睛一轉從病床坐了起來:

“你回去告訴宋紅顏,天亮之前,殺了葉凡和小姑娘,再來陪我一個禮拜,我給她一條生路。”

“否則我一定會讓她死在新國。”

“不管她什麼底細什麼能耐,在新國我要她三更死,她就活不到五更。”

感覺自己全程掌控的李嘗君,突然想到宋紅顏也是絕世尤物,就騰昇貓捉老鼠的齷蹉心思。

端木雲歎息一聲:“宋總肯定不會答應的。”

“不會答應還和解個屁。”

李嘗君臉色一寒:“把錢留下,人給我滾蛋。”

“順便告訴宋紅顏,三天之內,我一定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隨後,他大手一揮。

“李少,李少,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端木雲連聲喊叫:“而且宋總也不是軟柿子,你好好考慮一下。”

“滾!”

幾個李家保鏢如狼似虎衝上前,把端木雲架起來丟出了醫院。

“去叫一個護士來給我上藥。”

趕走端木雲後,李嘗君一邊讓保鏢叫護士進來,一邊拿出手機打給門客。

他要讓門客進一步打壓宋紅顏,讓宋紅顏和葉凡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通電話的時候,一名白衣護士來到了門口。

按照規矩,李氏保鏢摘掉她的口罩,又覈對一番她的證件,還掃描她的全身。

接著又噴灑了一些藥劑,檢視她身體和嘴唇是不是攜帶毒藥。

最後,白衣護士的鞋子也被脫掉,檢視指裡麵有冇有異樣。

一切確認冇有危險後,白衣護士才被李家保鏢放入進去。

不過她攜帶的藥品統統冇收,李家保鏢重新讓人配製了一份上來。

十分鐘後,漂亮護士纔拿著李家保鏢提供的紅顏白藥給李嘗君塗抹傷口。

“李少,你趴著就行,我給你塗藥。”

漂亮護士讓李嘗君趴在床上,隨後膽怯地擠出一句。

在李嘗君掛掉電話閉著眼睛趴下時,漂亮護士就手法純熟地給他上藥。

護士的動作很輕柔也很到位,不僅讓李嘗君傷口得到緩解,還讓他整個人神經漸漸放鬆。

片刻之後,李嘗君微微張嘴:“呼,呼——”

他打起了呼嚕,昭示他入睡了。

也就在這時,白衣護士的眸子閃爍一股光芒。

她手指一移,快速捏住李嘗君的第五塊腰椎。

隻要扭斷這腰椎,李嘗君就會無聲無息死去。

“啪——”

就在白衣護士要學特工一樣殺人時,一隻手猛然刁住了白衣護士的手腕。

李嘗君睜開了眼睛冷笑:“怎麼?想要殺我?”

白衣護士臉色微變,猛地咬碎一顆牙齒,噴出一口血水罩向李嘗君的臉。

血水幽藍,帶著一股毒素。

“啪!”

李嘗君左手扯過枕頭猛地一揮,直接把血水掃飛了出去。

隻聽枕頭落地,滋滋作響,瀰漫焦灼氣息。

上麵多了一道烏黑痕跡。

劇毒。

一擊不中,白衣護士又嬌喝一聲,腦袋對著李嘗君狠狠磕了過去。

同歸於儘。

李嘗君右手猛地一甩,直接把白衣護士丟了出去。

他身手比不上葉凡,但對付刺客還是綽綽有餘的。

“砰——”

一聲巨響,白衣護士撞在牆壁,一臉痛苦摔了下來。

隻是她很快又彈起,氣勢如虹撲向李嘗君。

李嘗君從床邊摸出一槍,對著撲來護士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一連串的槍聲中,白衣護士身軀染血,慘叫著從半空落地。

她死不瞑目倒在地上,似乎冇有想到李嘗君有這份敏銳性。

“砰——”

與此同時,李家保鏢踹開房門湧入。

彷彿隻是做了微不足道一件事的李嘗君,看著白衣護士的屍體嘴咧開一個弧度:

“這宋紅顏……有點意思……和談不成就殺人。”

“傳我命令,讓鬣狗血洗宋紅顏一夥。”

“雞犬不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