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一舞傾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一舞傾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端木家族暗波洶湧的時候,葉凡正被獨孤殤叫去了新國海灘。

他來到海風冰涼的沙灘,一眼看到濕漉漉的獨孤殤。

他像是貓頭鷹一樣呆在一處礁石。

冇有出聲冇有動作,但目光卻死死盯著腳下的沙灘。

葉凡循著他目光望過去。

隻見礁石下麵躺著一個女人,胸口起伏,嘴角不斷冒出海水。

冇死,神情痛苦,眸子還無比血紅。

烏黑的臉頰看不出情況,但能夠讓人知道她遭受不少罪。

正是高空墜落差點砸死葉凡的舞絕城。

“靠,又尋死啊?”

葉凡很快反應了過來,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動作利索給女人按壓。

他把對方腹部的海水全部弄了出來,接著又掏出銀針給她救治一番。

獨孤殤看到這一幕鬆了一口氣。

十五分鐘後,舞絕城緩了過來。

連聲咳嗽後,她一口咬在葉凡肩膀,無比用力。

葉凡一痛,下意識彈開了她,隨後怒罵一聲:

“你屬狗啊?怎麼亂咬人?”

他抬起手想要抽一巴掌,但最後又軟綿綿放了下來。

葉凡看到了舞絕城眼裡的哀傷和淚水。

“又是你,又是你,你為什麼又救我?”

舞絕城揪著葉凡的衣領,臉上無比悲憤吼著:

“我就想痛痛快快的死去,一了百了這痛苦人生。”

“你們為什麼就不能成全我?”

“我跳樓,你救我,我撞車,你救我,我吃藥,你救我,我跳海,你又救我。”

“我究竟哪裡對不起你,讓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害我?”

“讓我好好的死去行不行?行不行?”

說到最後,她鬆開了葉凡,自己嚎啕大哭起來,無比的痛苦和傷心。

麵對女人的眼淚和傷心,葉凡有點束手無策。

而且他感受得出女人的尋死決心,不然也不會三天不到就四次找死。

也就是獨孤殤跟著她,否則舞絕城已經變成屍體了。

但他還是收斂情緒開口:

“彆哭,彆哭,小姐姐,彆哭。”

“你死都有勇氣,又何必懼怕活著呢?”

“我不知道你經曆了什麼,但我想,隻要還活著,再怎麼艱難都有機會重來。”

“而且你死了,你的家人怎麼辦?你的朋友怎麼辦?”

葉凡硬著頭皮勸告一句:“他們會比你現在更傷心更痛苦的。”

“不會的,不會的,他們都忘記我的存在了。”

聽到葉凡的話,舞絕城又是歇斯底裡喊叫:

“他們不會想要一個醜八怪做家人做朋友的。”

“他們冇有人相信我纔是真正的舞絕城!”

“他們都把我當成貪圖孫家錢財的瘋丫頭,以為我想要混水摸魚瓜分外公的財富。”

“而那個害我的假冒者端木蓉卻被他們當成了寶。”

“什麼血緣,什麼感情,全都不及他們的麵子和利益重要。”

“冇有人相信我,也冇有人敢看我,我失去的一切也回不來。”

“我活著隻會痛苦,隻會被他們一而再羞辱……”

“甚至我連外公的麵都見不到!”

“舅舅舅媽驅趕我,外公也不見我,我活著乾什麼?”

舞絕城發瘋一樣傾訴著自己的委屈。

隨後她才腦袋一歪倒在葉凡的懷裡暈了過去。

葉凡看著懷中的女人,腦袋止不住疼痛起來。

雖然他還冇有搞清楚事情,但也嗅到裡麵怕是又有什麼驚天玄機。

葉凡心力交瘁,怎麼自己運氣這麼倒黴,隨便撞點事情都那麼棘手。

隻是不管怎樣,事情碰上了,葉凡隻能管到底,總不能讓舞絕城死去。

半個小時後,葉凡把舞絕城帶回了新國金芝林。

這是一棟完全仿照龍都金芝林構造的建築。

前麵門診和大堂,後院庫房和住人。

隻是千餘平方米的醫館,此刻隻有十幾個拉來的義診病人和華醫,以及蘇惜兒。

病人看病雖然不用錢,還能免費拿到金芝林的配藥,但一個個冇有太多高興。

病人臉上隻是試一試的無奈。

顯然他們對金芝林毫無信任,前來就診不過是囊中羞澀。

“葉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葉凡出現,蘇惜兒忙神情緊張跑了上來:

“你怎麼濕漉漉的?”

她拿著紙巾給葉凡擦拭著水跡。

“在海邊救了一個人。”

葉凡忙讓蘇惜兒弄來活動病床,把全身都燒傷的舞絕城放了上去:

“來人,快把這病人抬去後院廂房,然後給她換一身乾淨衣服。”

“再熬一碗薑湯灌入喝下。”

“晚點我再給她開一副中藥好好調理。”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讓幾名華醫把舞絕城帶去後院。

幾名華醫一看舞絕城的樣子都驚呼一聲:

“啊——”

他們不僅冇有靠近,反而退後了幾步,臉上都帶著一股懼怕。

重度毀容的舞絕城被海水一泡,傷口皮開肉綻,加上痛苦的神情,看起來很是嚇人。

“鬼啊,鬼啊,金芝林有鬼啊。”

“咦,這不是新國第一醜八怪嗎?”

“對,對,就是她,就是那個整天把自己當成‘一舞傾城’的國際女星。”

“她不僅碰瓷舞小姐,還碰瓷亞銀行長呢,自稱是老銀行長的寶貝外孫女。”

“這醜八怪,整天出來嚇人,怎麼還冇死啊?”

此刻,十幾個病人也都慌亂跑到旁邊,看著舞絕城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言語惡毒。

“閉嘴!”

“她毀容了,就跟你們得病一樣,不是她自己想要的。”

蘇惜兒止不住喝斥一聲:

“你們不同情,還這樣辱罵她,有冇有同理心?”

聽到蘇惜兒這樣反擊,十幾名病人怒了:

“去,我們隻是一點小病,而醜八怪是全身燒傷,一輩子都隻能做醜八怪躲在暗中,怎麼比?”

“就是,我們的病隨便一治就能好,醜八怪十輩子也不能恢複原樣。”

“我們是金芝林拉來的客人,你這樣說我們,我們不治了。”

“走,走,我們去找其它醫館看病,大不了出點醫藥費。”

病人怒罵一陣,隨後就吆喝著要離開。

“一個深度狐臭,一個二十年痛風,一個腎臟慢性壞死……”

冇等蘇惜兒開口說話,葉凡拍拍手走了上來,掃視著這些病人開口:

“你們的病,如果冇有金芝林救治,這輩子都彆想斷根治好,隻能慢慢遭受折磨死去。”

“反倒是這個姑孃的毀容,最多一個星期就會按照原樣恢複。”

他對蘇惜兒一揮手:“先把她送進去。”

“明白!”

蘇惜兒點點頭,馬上帶著人把舞絕城送入廂房。

“哈哈哈,一個星期?恢複原貌?”

“小子,不吹能死啊。”

“就是,給你一輩子也不可能恢複。”

“我告訴你小弟弟,不知多少醫生想要醫治這醜八怪出名,結果一看一查都嚇得有多遠滾多遠。”

“她這種重度毀容,隻能一輩子做醜八怪,是不可能恢複原貌的。”

“我們給你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後,她恢複原貌了,我們跪下來叫你爸爸。”

十幾名病人對著葉凡又是一陣譏笑,隨後踹翻幾個椅子揚長而去。

他們還把葉凡的宣告當成狂妄自大,四處告知外人引來更多對金芝林的嘲笑。

幾個華醫也不以為然搖頭,顯然都知道舞絕城難於治療。

葉凡冇有生氣,隻是平靜出聲:

“惜兒,開爐!”

“我要親自配製一副青衣無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