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熟悉的背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熟悉的背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於出口不遜的端木翔,葉凡簡單粗暴一拳解決。

他不想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而且還準備連他靠山一起問罪,避免蘇惜兒陷入危險。

在端木翔痛暈過去的時候,葉凡拉著蘇惜兒鑽入車裡離去。

“葉少,這會不會出事啊?”

離去的車子中,蘇惜兒扭頭望瞭望醫院,隨後看著葉凡弱弱出聲。

“放心吧,我那一拳,我心中有分寸,他死不了。”

葉凡冇好氣笑了一下,隨後輕輕一撫蘇惜兒的腦袋:

“而且這種欺男霸女的傢夥,就是死了也不用可惜。”

“早點掛了,可以讓不少無辜人少受點傷害。”

他輕聲一句:“你不用可憐端木翔的。”

端木翔的行徑,葉凡不用多問,也知道他這幾天一直糾纏蘇惜兒。

如不是自己今天恰好出現,估計失去耐心的端木翔會用強。

想到端木翔這樣的人對蘇惜兒打齷蹉主意,葉凡就恨不得把他列入死亡名單。

“我不是可憐他,我是擔心他死了,你會有麻煩。”

蘇惜兒憂心忡忡:“這裡是新國,我們不熟,他們又是地頭蛇,出事很麻煩的。”

她知道葉凡有能耐,但不清楚葉凡能耐到哪,所以很怕端木翔死了招來是非。

她眸子還有一絲自責,覺得是自己給葉凡招致麻煩。

“傻丫頭,不用擔心。”

“彆說一個端木翔了,就是他們整個端木家族,哪怕是帝豪銀行的端木家族,我也不怕。”

葉凡的眼裡很是堅定,語氣也非常自信:“你不會有事的,我也不會有事的。”

蘇惜兒抬起頭弱弱嗯了一聲。

一雙眸子在溫柔的陽光下有一種迷離感。

她不知道葉凡哪裡來的底氣和自信,但隻要是葉凡說出來的,她就會毫無質疑相信。

“來新國這幾天,對金芝林瞭解的怎麼樣?”

葉凡話鋒一轉:“現在的最大困境是什麼?”

“華醫名聲不好。”

蘇惜兒雖然心善人畜無害,但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來新國這幾天,對整體情況還是早已經瞭解:

“新國是華人國家,以前對華醫很信任,生病第一時間都會找華醫治療。”

“很多豪門權貴也都是找華醫大咖看病。”

“但十年前,新國對神州完全開放醫療市場後,大批境內華醫跑過來新國撈金。”

“其中有一些華醫醫術不錯,但更多是過來坑蒙拐騙的。”

“特彆是莆係的醫療人員,來到新國就金錢開路,拿下不少醫院的科室獨立運作。”

“拿下科室掛靠醫院後,他們就砸錢引流廣告,打著解決暗疾之類的旗號斂財。”

“這些人不僅醫術水準低下,還經常搞過度醫療,一個感冒能讓患者花七八千。”

“這些年他們不斷出事,先後死了十幾個患者,引起新國社會關注。”

“新國打擊了不少非法行醫的華醫。”

“新國民眾對華醫也漸漸失去好感和信任。”

“他們現在更多是支援本地醫館或者連鎖醫院。”

“所以金芝林雖然在神州名聲不小還有國際認證,但新國人卻對我們充滿了戒備甚至敵意。”

蘇惜兒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隨後拿出紙巾擦拭葉凡拳頭的血跡。

“原來是曆史遺留問題。”

葉凡恍然大悟,隨後聲音一冷:

“那些王八蛋,開拓市場不行,敗壞名聲倒是一流。”

他多少能夠理解民眾現在對華醫的警惕,看個感冒都要花七八千塊錢,心裡能不惱怒嗎?

“不過冇事,我們金芝林一定會起來的。”

“隻要找到一個合適機會展示你的醫術,讓新國民眾見識到金芝林的質量和能耐,金芝林就能迅速崛起。”

葉凡輕聲安撫著蘇惜兒,還尋思如何讓她一炮而紅轟開新國市場。

“除了新國民眾的戒備之外,還有就是東馬健康藥業的打壓。”

蘇惜兒神情猶豫著開口:“金芝林開業以來,它就不擇手段壓製我們。”

“工商、稅務、醫藥署,各種能卡我們的都卡一下。”

“每卡一次都傳播我們販賣假藥或者醫死人的謠言。”

“他們還在網上散播我們是網紅醫館。”

“他們說我們不是真心醫治病人的,就跟怒茶一樣不是真心賣奶茶的。”

“而是營造欣欣向榮態勢給風投看,然後弄出好看流水籌備上市收割韭菜。”

“如果跑去金芝林看病,不僅會耗損錢財,還可能耽誤病情。”

“因為金芝林的醫生都是名不副實的。”

蘇惜兒把積攢心中多日的憋屈全部告知葉凡:“這幾乎扼殺了金芝林的生存。”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

這東馬健康藥業有點能耐啊,知道金芝林的厲害,所以從搖籃中就開始扼殺了。

他尋思讓蔡伶之好好查一查這個東馬健康藥業的底細。

“酒色掏空睡眠不好的端木翔是這幾天來唯一的患者。”

“我知道他有點居心不良,可想著怎麼也是一個病人,尋思能不能打開一個缺口。”

“誰知我治好他的睡眠問題後,他不僅冇有感謝和幫忙宣稱,還死皮賴臉糾纏上我了。”

“推我下階梯那個小姐姐……其實是端木翔現任女朋友……”

“我理解她的心情,而且都是端木翔的錯,你不要怪她好不好?”

蘇惜兒神情猶豫著告知葉凡真相,免得他查探出來弄出更大風波。

“我就說,你發個傳單,怎會被人推下階梯,原來跟端木翔有關。”

“你啊你,就是隻想著彆人,不考慮自己。”

葉凡恨鐵不成鋼:“你都被她推的摔破腦袋了,還這樣為她說話,真是氣死我了。”

“不要生氣了,我下次一定不讓彆人傷害到我好不好?”

看到葉凡板起臉,蘇惜兒俏臉頓時緊張起來。

她伸手輕輕一扯葉凡衣角:“今天這事算了好不好?”

她討厭端木翔,但也不想那個推人的女孩出事。

“這可是你說的,給我保護好你自己。”

葉凡伸出手指一敲蘇惜兒的腦袋:“不然我收拾完壞人再收拾你——”

蘇惜兒的皮膚很好,算得上吹彈可破,稍微一敲,就是兩個白白的關節印子。

蘇惜兒冇有躲避,隻是楚楚可憐開口:

“你弄疼我了!”

她小嘴噘了起來,但眸子水盈盈的很溫順。

“被壞人磕破腦袋,還不如我來……”

葉凡正要繼續敲丫頭的腦袋,卻突然餘光一冷。

他側頭向車子經過的一個巷子掃視過去。

那是一個通往藝術村的偏僻巷子。

他依稀捕捉到一個戴著口罩的中年男子推著一輛小車消失。

隻是中年男子的背影有些熟悉……

好像端木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