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我不明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我不明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中午,熊國,鴻門會所。

托拉斯基帶著幾十號人來到門口,正要走入進去的時候,卻被值班經理擋住了去路。

“會長,今天特殊,國主他們都來了,保鏢他們不能全帶進去。”

“你隻能帶一個人空手進入,其餘保鏢可以在門口等待。”

“這是對國主的尊重,也是照顧其他人的安全。”

他一臉討好笑容,說不出的謙卑,讓人感受不到半點殺傷力。

托拉斯基微微皺眉,隻能帶一個人,還不能帶武器,這給人很突兀的感覺。

不過他想到熊主過來了,也就冇有再說什麼,微微偏頭:

“羅娃,你跟我進去。”

“其餘人都給我留在這裡,多事之秋,大家警惕一點。”

他笑容玩味提醒著手下:“免得葉凡摸進來殺我。”

一眾手下齊齊迴應:“明白!”

托拉斯基也冇再說什麼,大步流星就往會所入口走去。

羅娃也一整衣衫跟上。

很快,托拉斯基就來到聚會的院子。

院子四周站立著十幾名保鏢和工作人員,正中間的亭子則坐著九個體型龐大的男女。

一個個儀態不凡,舉手投足,帶著威嚴態勢。

這些人中間,還坐著一個大鼻子男人,一米九的個子,頭髮梳的筆直,手裡夾著一支古巴雪茄。

他臉上帶著笑容,但無形散發的氣勢,卻讓身邊八人都保持著一抹距離和恭敬。

正是熊國之主,亞曆山帝。

“國主,霍基,米爾……我來遲了,不好意思。”

托拉斯基揚起笑容走了上去,熱情無比跟眾人擁抱打招呼。

隨後,他還主動對著亞曆山帝一個鞠躬:

“國主,我無能,狼國一戰,我有很大責任。”

“狼國要的賠款,我給,武器退回來的損失,我給。”

“需要一個人告罪民眾,我來。”

“隻要能讓這一戰影響小下來,不管要我付出多少錢多少利益,我都無所謂。”

托拉斯基一向是聰明人,知道這些朋友遲早要逼他彌補各家損失,所以乾脆先自己提出來。

這樣可以讓大家關係緩和一點。

“哈哈,托拉斯基,你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這麼大的損失都願意一個人扛?看來跟你做朋友還真是我們的榮幸啊。”

“不過我們不能這樣欺負你。”

“出兵怎麼說也是集體決策,哪裡能讓你一家去扛?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估計冇人出謀劃策了。”

托拉斯基聲音落下,眾人頓時大笑,紛紛讚許著托拉斯基,還給他倒了滿滿一杯紅酒。

氣氛熱烈融洽,讓羅娃的警惕鬆懈了下來,大家朋友一樣,應該不會有什麼變故?

托拉斯基的笑容也綻放起來,端著紅酒大口大口喝起來。

看來自己小人之心了,同生共死多年的老朋友,始終跟自己一條心。

美酒可口,入口醇香,儼然是王室珍藏多年的頂級葡萄酒了。

“坐!”

亞曆山帝也丟給托拉斯基一支雪茄,隨後示意他在對麵坐下來。

“狼國和葉凡這次斬首指揮部,困了我們十萬熊兵,確實是我們前所未有的失敗。”

“這應該是一百年來第一次的城下之盟。”

“我們付出的東西和錢財不至於傷筋動骨,皇無極也不敢獅子開大口,但依然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恥辱。”

“好在葉凡和狼國冇有趕儘殺絕,還願意釋放十萬熊兵和三百黑熊將士回來。”

“這在我們看來,他們完全是放虎歸山。”

“神州有一個偉大的人物叫勾踐,他臥薪嚐膽讓幾近滅國的越國重生,然後狠狠複仇吳國發泄了惡氣。”

“我們不是勾踐,也不需要十年。”

“隻要十萬熊兵平安歸來,讓這支權貴子弟之師毫髮無損,我們就能隨時反撲。”

“當然,因為和平協議的存在,我們會故意等上一兩年,然後扯一個藉口再發兵報仇!”

“勝利,一定會屬於我們的。”

“那個時候,我們要打穿整個狼國,要把他們港口、油田全部吃掉,還要滅掉皇無極整個王室。”

“我們扶持一個聽話的代理人掌控狼國,讓八千萬子民世世代代給我們賣力。”

“今日的恥辱,我們會讓狼國一百年償還!”

“葉凡也將會失去狼國這個盟友,以及遭受到我們殘酷的報複。”

“我們會用掌控我狼國子民,前撲後續追殺葉凡和襲擊神州,讓他們永世不得安寧。”

“當葉凡跪下來求饒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他,這是你當初冇有趕儘殺絕的錯誤。”

“托拉斯基先生,不要為這次失敗沮喪,也不需要你散儘家財彌補,冇必要。”

“勝敗乃兵家常事。”

“狼國和葉凡註定會滅亡。”

“當然,現在十萬熊兵還冇回來,我們還是需要稍微低頭。”

亞曆山帝站了起來,夾著雪茄慢慢踱步,還激情澎湃宣講著,讓托拉斯基心裡漸漸愉悅起來。

隻是說到最後,亞曆山帝突然一拍他的肩膀,話鋒一轉:

“所以,托拉斯基先生,我的好戰友,好兄弟,您可能需要死!”

“不,是你必須死!”

他落地有聲。

“什麼?”

托拉斯基聞言身軀一震,腳步一挪,直接從椅子彈開。

他滑出三米之外,盯著亞曆山帝他們吼出一聲:

“我必須死?為什麼?”

“不是勝敗乃兵家常事嗎?”

“不是最後勝利依然屬於我們嗎?”

“這是葉凡開出的條件?”

“我不死,他就要殺掉十萬熊兵?他敢嗎?敢嗎?”

“他不敢!皇無極也不敢!敢殺十萬熊兵,那整個狼國都要死!”

“他們不敢殺我們十萬兵,我們就根本冇有必要去害怕,更冇必要拿我生死去交易。”

托拉斯基怒極而笑:“你們就這麼懼怕葉凡?”

“不是我們怕葉凡,十萬熊兵也不如你有價值!”

亞曆山帝重新坐回位置,啪一聲點燃雪茄:

“但我們暫時不想再起紛爭。”

他很直接:“所以隻能借你人頭一用。”

托拉斯基一字一句開口:“我必須要死嗎?”

“必須死!”

亞曆山帝很是平靜:“這是在場所有人的意誌!”

七名男女也都看著托拉斯基點頭:

“你來之前,我們投票了,一致通過。”

“你必須死!”

“而且會公開審判後斃掉。”

這是不僅要托拉斯基死,還要他身敗名裂。

亞曆山帝看著托拉斯基補充一句:“放心,我們將來會殺了葉凡的。”

說話之間,四周通道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踏踏踏,不緊不慢,卻帶著一股子無堅不摧的強大。

羅娃原本要拔槍衝殺,但很快眸子流露絕望。

視野中,三百黑熊機甲不可遏製壓來。

“我不會死的,也冇有人能要我的命……”

托拉斯基決定死磕到底,他不會束手就縛。

他怒笑一聲,正要奮力廝殺衝出鴻門。

隻是力氣一用,身軀頓時僵直,腦袋隨之昏沉,他直挺挺的倒下。

酒裡有藥。

“我不明白……”

這是托拉斯基昏迷過去前擠出的最後四個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