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鴻門一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鴻門一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把記憶卡交給卡秋莎的隔天早上。

千裡之外的熊國黑城廣場,散落著成千上萬著紅色宣傳單。

廣場的柱子,附近的欄杆,相鄰的商鋪,方圓一千米,全都紅彤彤的很是刺眼。

特彆是白雪紛飛的早上,這些紅色紙張,更是吸引了路人注意。

“這些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啊,一覺醒來就有了。”

“好奇怪哦,難道是哪個商場做活動的優惠券?”

不少民眾開始不以為然,覺得是熊孩子或者酗酒者搞的惡作劇。

隻是順手拿過宣傳單掃視,他們就停下了腳步。

再多看兩眼,一個個就無比震驚。

宣稱單內容簡單卻衝擊。

一是告知托拉斯基為惡魔,攀登高峰受傷,為了活命吸光了妻子的血。

二是告知熊兵這次入關吃大虧,責任全在托拉斯基的身上,是他勾結皇無極擺了熊國一道。

宣傳單上,還有皇無極跟托拉斯基的銀行交易單據,清晰顯示北極商會收了皇無極一千億。

這兩個訊息,把民眾震驚的目瞪口呆,怎麼都冇想到托拉斯基這個寡頭如此卑劣。

為了活命,害死愛妻,為了金錢,出賣國家利益。

儘管這些資料有著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民眾對托拉斯基的印象開始充滿敵意。

特彆是看到銀行交易的一千億,他們就恨不得把托拉斯基五馬分屍。

自己打工一輩子冇幾個錢,這些權貴稍微勾結外敵就一千億,實在是冇有天理。

黑城廣場附近開始議論起事情的真假。

這份議論開始隻是小範圍,侷限駐足觀看的民眾之間。

但隨著民眾的散開宣傳單的帶走,越來越多人知道這事。

托拉斯基殺妻通敵一事,很快呈現爆髮式擴散。

兩個小時不到,大街小巷都知道此事。

最讓民意爆發的是,是北極商會的骨乾禿狼站了出來。

他在網上承認宣傳單上兩事為真。

而他就是因為看不過眼,再三勸阻托拉斯基不成,被托拉斯基派人追殺,逼得他隻能流亡海外。

禿狼還指控托拉斯基心狠手辣冇有底線。

為了霸占南宮和歐陽兩家子侄的後花園,唆使他禿狼下毒害死了近百名兩家子侄。

禿狼為此還提供了兩家子侄橫死的照片,以及兩家資產轉入北極商會的證據。

“我知道,我這樣站出來指控,不僅會招致托拉斯基先生更瘋狂追殺,還會讓我成為全球通抓犯。”

“可是,為了正義,為了熊國子民利益,我不惜自己身敗名裂,也要揭穿托拉斯基真麵目。”

“不然將來會死更多人,會損害更多熊國利益。”

“我做北極商會儈子手,我有罪,但托拉斯基更是惡魔,大家一定要誅殺惡魔。”

這個視頻一出,禿狼這個北極商會骨乾的指證,讓托拉斯基的名聲徹底跌入了穀底。

如非托拉斯基人神共憤,參與殺戮的禿狼怎會站出來指證,還不惜搭上自己聲譽和未來?

於是,無數民眾對托拉斯基喊打喊殺,紛紛投票要斃掉他。

“上!上!”

此刻,在歐陽和南宮子侄打造的黃金古堡,新主人托拉斯基正在室內拳擊館練拳。

他的拳頭呼呼生風,甩出的腿啪啪作響。

十幾個身材魁梧的拳手全力圍攻,卻被托拉斯基乾脆利索的擊倒。

“廢物!”

托拉斯基對著手下吼出一聲,隨後一個箭步上前。

他對著前方一個人形木樁就是一拳轟出。

木樁笑容儒雅,人畜無害,正是葉凡。

隻聽砰的一聲,他一拳打穿了人形木樁。

木樁的心臟位置轟然碎裂,變成一堆碎末落在地上。

接著托拉斯基又是膝蓋一頂,直接把木樁腹部木頭哢嚓一聲頂碎。

在木樁摔在地上的時候,托拉斯基又是一腳踩下:

“葉凡王八蛋,去死吧。”

砰,又是一聲巨響,木樁腦袋四分五裂。

看到葉凡笑容被踩碎,托拉斯基整個人舒服多了,徐徐吐出一口長氣收功。

隨後他一腳踢開木樁碎片:

“一個星期要我死,還有四十八小時,我看你怎麼動我?”

想到葉凡曾經對自己的威脅,托拉斯基臉上就無儘蔑視。

他認定葉凡當時就是過過嘴癮。

隻是他雖然不把葉凡的殺意當一回事,但托拉斯基想到葉凡還是說不出的憤怒。

他視頻對話時滿不在乎,其實內心滴血無比。

葉凡連斬兩個指揮部,還困住十萬熊兵逼簽城下之盟,讓熊國損失巨大利益和聲譽。

儘管出兵是集體決策,但他是最大推力,所以不少元老對他充斥著不滿。

就連一向器重他的熊主也冇出口維護他。

托拉斯基知道,這一次自己估計不僅要出錢賠款,還可能要背熊兵戰敗的黑鍋。

損失巨大。

他對葉凡恨之入骨。

“葉凡,本會長遲早要親自殺了你。”

托拉斯基摘掉拳套,從擂台上翻了下來,準備帶人出門喘口氣。

“會長,會長,不好了!”

就在這時,一個高挑女子帶著幾個親信火急火燎從外麵衝入了進來。

他們手裡都拿著好幾張紅色宣傳單。

“羅娃,你慌什麼?”

托拉斯基微微眯起眼睛,冷冷掃過為首女子一眼:“是天塌下來,還是誰又死了?”

被稱呼為羅娃的親信第一次冇有在意主子斥責,高跟鞋得得得敲地又衝前了幾米。

她氣喘籲籲把手裡紅色宣傳單遞給托拉斯基:

“會長,有人在黑城廣場散發宣傳單,禿狼也在網上控訴你,說你,說……”

說到後麵,她牽動著嘴角,不敢再說下去。

“說我什麼?”

“羅娃,你這樣欲言又止,讓我質疑你的能力。”

托拉斯基神情變得陰冷,對羅娃很是不滿,隨後一把拿過宣傳單。

接著,他低頭掃視手中的東西,看看是什麼讓八麵玲瓏的羅娃慌張。

不看還好,一看臉色钜變。

殺妻喝血?

勾結外敵?

銀行轉賬?

托拉斯基心裡一沉,這裡有真有假,但對於民眾來說,卻很容易掀起他們的怒意。

當看到禿狼的指控視頻,他更是滿臉震怒吼道:

“禿狼王八蛋,敢陷害我?”

南宮和歐陽子侄是禿狼自己殺掉的,跟他托拉斯基冇有半點關係。

他一度還想要懲罰違反規矩的禿狼。

隻是禿狼把南宮和歐陽兩家資產送給托拉斯基,他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忽略此事。

冇想到,一轉身,他成了搶奪孤兒寡母資產的無恥者。

“給我找出來弄死他,給我找出來弄死他。”

禿狼的指控不僅實打實捅了他一刀,還讓殺妻喝血勾結外敵這兩個罪坐實。

“我查過了,禿狼昨天就跑去港城了。”

羅娃擠出一句:“視頻也是他在港城拍的。”

“一定是葉凡收買了他,一定是!”

托拉斯基怒笑一聲:“讓人殺了他,殺了禿狼。”

他此刻已經反應過來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九成九是葉凡乾的,禿狼也是葉凡收買的。

“會長,港城是神州地盤,派人過去殺人很容易引起紛爭。”

羅娃提醒主子一句:“而且禿狼指控你正四處派人殺他。”

“一旦你真正派人過去,那就徹底坐實你殺人滅口了。”

“還有一點,禿狼冇有隱藏下落,肯定是葉凡有所準備,派人過去必會落入陷阱。”

她努力勸告主子不要衝動。

“葉凡王八蛋,玩得還真是陰險啊。”

托拉斯基扯開一個領子怒極而笑:

“可惜他還是小瞧我了,這些玩意能給我添堵,也能讓我喪失民心,但要不了我的命。”

“隻要國主他們在背後支援著我,這些小伎倆就不可能擊垮我!”

“大不了我躲十天半月,所有控訴就會不了了之。”

“而國主他們不可能不支援我,我有冇有收錢有冇有勾結外敵,他們心裡一清二楚。”

冷靜下來的他,抽出一支雪茄點燃,眸子帶著一股蔑視:

“葉凡,你要弄死我,做夢。”

“嗚——”

就在這時,門口又響起了一陣汽車轟鳴聲。

接著一個身穿白色製服的大個子跑入了進來。

他手裡拿著一個請帖遞給托拉斯基。

“會長,國主他們中午在鴻門設宴,請你一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