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敵出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敵出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掌落下,袁青衣臉部劇痛。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掌勢死死鎖住袁青衣。

這一刻,袁青衣宛如遭到一座冰山凍住一樣。

“嗖——”

隻是下一秒,一股強大劍勢從袁青衣長劍迸射而出。

轟!

壓住袁青衣的那股掌勢瞬間被擊破。

但是,袁青衣也身子一晃退出了十幾米。

全身疼痛。

袁青衣剛剛踩住雪地停下,麵紗女子又掠至她身前。

緊接著,一手帶起一股龐大力量直奔她麵門!

快!強!狠!

麵對這一手,袁青衣不閃不避,長劍一斬而下。

“砰——”

長劍觸碰對方手掌,袁青衣再度震飛五六米。

不過在她後撤那一刻,一道劍光也從她手裡一閃而逝。

麵紗女子暴退。

冇有受傷,但麵紗裂成兩半,露出一張精緻的臉。

袁青衣低喝一聲:“七王妃?”

麵紗女子正是七王妃,帕爾婆娑。

這個跟葉凡有過一麵之緣的女子,因為身份顯赫和涉及象國大王子,袁青衣對她也是瞭解不少的。

所以也就知道這個梵國公主未來象妃的樣子。

看到是她出手攻擊,袁青衣眸子寒光一閃:

“葉少救過你,你卻要殺他女人?”

她喝出一聲:“你忘恩負義!”

“嗖——”

帕爾婆娑冇有理會袁青衣的喝斥,身子一扭一下子就衝了出去。

而帕爾婆娑衝出去的那一刻,袁青衣也突然消在原地。

幽深之中,一縷白芒乍現。

帕爾婆娑不退反進,速度加快,對著白芒就是一拳!

“砰!”

白芒碎,劍被擊開,袁青衣又退回了原地。

帕爾婆娑也退後了三米,看看戴著護手的掌心,漫不經心點點頭:

“你很不錯。”

“葉凡怪不得能放心離開狼國,有你這樣的人保護,一般人要殺宋紅顏,太難。”

言下之意,對她來說還是不難的。

“嗖——”

袁青衣冇有廢話,突然消失在原地,一道劍芒,直斬帕爾婆娑。

這一劍,宛如火焰,瞬間將帕爾婆娑籠罩。

在袁青衣出劍的那一刻,帕爾婆娑也衝了出去。

緊接著,她一拳猛地朝著袁青衣那一劍轟了過去!

拳劍之上,殺意淩厲,所過之處,空氣呼嘯。

兩人踩過的地麵更是砰砰碎裂。

下一秒,拳劍相交,砰的一聲巨響。

兩人冇有分開,隻是一拳一劍相互對峙。

袁青衣的劍難於擊破帕爾婆娑的拳頭。

帕爾婆娑的拳頭無法擊斷袁青衣的長劍。

不過也就是僵持一秒,隨後,帕爾婆娑左腳一跺,雙眼瞬間雪白。

一股冰封千裡的寒意向袁青衣傾瀉過去。

無儘冰冷瞬間蔓延。

靠近的狼兵和武盟子弟全都感覺寒冷,不由自主躲開兩人交戰之地。

這一刻,不僅寒意刺人,袁青衣眉毛和臉頰也多一層冰。

“轟——”

在帕爾婆娑以為袁青衣要凍住時,卻見袁青衣也是眸子猛地一睜。

眸子頃刻變得紅豔。

一股火焰氣息瞬間噴發而出。

隻聽哢嚓哢嚓幾聲,袁青衣臉上的冰霜全部碎裂,熱浪還席捲帕爾婆娑而去。

一熱一冷氣息頃刻激烈碰撞。

沉寂一瞬。

“轟!”

兩人身軀一震,隨後各自向後跌飛出去。

袁青衣像是斷線風箏跌入人群,身子一翻,一口鮮血噴出。

她的臉頃刻變得蒼白,神情非常痛苦,額頭也是汗水流淌。

帕爾婆娑也是翻出了七八米,撞中吉普車才停下身子,嘴角也多了一抹血跡。

隻是她的氣色比袁青衣要好不少。

饒是如此,帕爾婆娑依然罕見動容,驚訝看著不遠處的袁青衣。

她顯然冇有想到,袁青衣不僅能夠扛住自己的神控之術,還能夠反擊讓自己也受傷。

袁青衣冇有對視,隻是死死咬著嘴唇。

臉頰紅豔的可怕,好像身上的血真燃燒了起來。

她身子晃了晃,用長劍死死撐住,她纔沒有摔倒下去。

她很是遺憾,如不是這幾個月密集使用了九幽火蓮,讓自己身心受到了重創,現在不會這樣狼狽。

“嗖——”

帕爾婆娑看出袁青衣不行,眸子一眯又一閃而逝。

她像是魅影一樣靠近袁青衣。

殺意襲人。

三名武盟子弟橫劍一擋,卻被她左手一轉,噹噹噹幾聲全部拍碎胸膛。

接著她又抓住半截利劍,手掌一甩,洞穿攙扶袁青衣的一名武盟子弟心口。

武盟子弟撲通一聲倒地,鮮血傾瀉在袁青衣麵前。

帕爾婆娑冇有停滯,右手一掃,又把兩名趕赴過來的武盟子弟斃掉。

從容不怕,手段狠辣,無人是一合之眾。

袁青衣心裡一痛,憤怒不已,卻全身滾燙難於動彈。

此刻的她,就好像被丟入了火爐烤著一樣,全身虛脫。

“嗖——”

就在帕爾婆娑要貼近袁青衣一把捏死時,一個拳頭突然從側麵雷霆轟擊了過來。

拳風霸道,雷霆萬鈞。

帕爾婆娑眸子一寒,不得不停止腳步,伸手一拍。

轟的一聲,拳頭被她擊退。

苗封狼噔噔噔退出了七八步。

退後的時候,苗封狼雙臂一震,兩條小黑蛇飛射過去。

“啪啪——”

帕爾婆娑眸子一怒,一腳點殺兩條毒蛇。

隨後她身子一展,頃刻到了苗封狼麵前。

她一手連連拍出,宛如雨點一樣密集。

苗封狼見狀也怒吼一聲,雙拳砰砰砰對撞,把帕爾婆娑的攻擊全部封擋下來。

隻聽砰砰砰十幾聲,兩人身周氣勁飆射,雪花亂飛。

還一進一退。

又是一連串的爆響之後,苗封狼胸口被帕爾婆娑拍中,整個人向後摔了出去。

隻是跌離那一瞬,他一腳踢向帕爾婆娑的腹部。

帕爾婆娑一手橫切擋住。

她後退了一步。

隻是帕爾婆娑也俏臉一變,她發現掌心多了一抹烏青。

這抹烏青還迅速蔓延。

中毒。

她不得不停止攻擊把毒素逼出。

幾名狼兵吼叫著對袁青衣和苗封狼撲上去要補刀。

“嗖嗖嗖——”

血戰一場的獨孤殤趕赴過來,手起劍落把他們全部殺掉。

隨後他對武盟子弟喝出一聲:

“撤!”

殘存的六十多名武盟子弟如潮水一樣撤回了釣魚閣。

再不撤就要被對方徹底包圍了。

而且袁青衣和苗封狼都受了傷,根本無法再貼身一戰了。

撤入釣魚閣後,他們大門一關,準備好的雜物和積雪,全部擋住了大門通道。

“王八蛋!”

“敬酒不吃吃罰酒!”

宮親王從戰車後麵出來,看到死傷差不多兩千人,連帕爾婆娑也受了傷。

他怒不可斥:“開炮,開炮!”

幾名親信下意識拉扯:“親王,萬萬不可啊。”

這炮就是拿來嚇唬人的,哪裡能在自己家裡亂轟啊。

而且萬一打飛,死的可不僅僅是狼兵,他們這些高層也要掉腦袋。

“滾!”

“老子要三分鐘解決戰鬥!”

宮親王一把震飛他們:“給老子開炮!開炮!”

一聲令下,意大利炮轟的一聲,直接炸開了釣魚閣大門。

“殺!”

宮親王雙手猛地一壓。

一千狼兵如狼似虎湧向了釣魚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