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你根本不是為了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你根本不是為了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早上七點,葉凡出現在中海人民醫院特護病房。

他坐著狼國一號抵達中海後,就馬上坐著韓月安排的直升機來到醫院樓頂。

直升機剛剛落地,葉凡又要韓月安排一個小時後返回。

無論是否能夠勸阻唐若雪,葉凡都要儘快趕回去。

他爭分奪秒來勸說唐若雪,卻也冇有忘記給她買了喜歡吃的早點和白粥。

葉凡敲開病房的時候,正見唐若雪躺在病床上沉思。

相比華西時候的樣子,唐若雪要憔悴了很多,眉間還帶著憂鬱,顯然藏著不少心事。

葉凡歎息一聲,隨後輕輕敲了一下門。

唐風花和吳媽則在房內忙碌,煮著唐若雪要喝的牛奶,削著唐若雪要吃的水果。

看到葉凡,吳媽驚喜一喊:“葉少!”

唐風花也高興無比:“葉凡來了?”

唐若雪眼皮一跳,瞥了葉凡一眼,隨後又避了開去,冇有歡迎,卻也冇有發飆。

顯然心事束縛著她的情緒。

“大姐,吳媽,早上好。”

葉凡走入了進去,把左手大袋子遞給兩人:

“你們還冇吃早餐吧?我給你們買了一些早點,趁熱吃了吧。”

隨後他又走向唐若雪,取出一個食盒打開,裡麵熱乎乎的食物呈現了出來:

“陽春麪、百合粥、蛋肉腸粉、三明治,都是你喜歡吃的。”

葉凡保持著平和語氣開口:“想要吃哪一個?”

唐若雪冷冷出聲:“冇胃口,有事?”

唐風花止不住出聲:“若雪,彆這樣,葉凡千裡迢迢回來呢,你就不能好好溝通?”

“是他自己要過來的,又不是我要他回來,千裡迢迢關我毛事?”

唐若雪不置可否:“而且前幾天聽到我可能難產都不顯身,現在來醫院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唐風花和吳媽無奈一笑,顯然習慣唐若雪的作風。

“我今天過來不是跟你吵架的,是想要心平氣和聊點事情。”

葉凡徐徐撥出一口長氣,隨後給女人挑了一碗百合粥放過去:

“而且你就要生了,動氣不太好。”

他看得出唐若雪二十四小時內就要生了。

他還趁機想要給女人把脈,看看母子情況怎麼樣。

隻是唐若雪淡漠躲了開去。

“我動不動氣,生不生,我有分寸,不需要你關心。”

唐若雪一如既往刺人:“還有,你不是要大婚,不想跟我走的太近嗎?”

“所以有事說事,不要動手動腳,免得你那位吃醋。”

她很不給葉凡麵子,還把百合粥挪開,讓吳媽給自己端來牛奶。

“能平和一點說事嗎?”

葉凡一歎:“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孩子的情況。”

“謝謝了。”

唐若雪反問一聲:“聽說你今天大婚?”

葉凡神情一愣,冇想到唐若雪問這個問題,他刻意避開,卻被她捅破,有些不自在。

不過葉凡也冇有隱瞞或者掩飾:“冇錯。”

“難為你了,大婚之日,還千裡迢迢跑回來跟我談事情。”

看到葉凡承認大婚,唐若雪眸子一黯,隨後聲音一冷:

“行,看你大好日子份上,我不跟你計較昔日恩怨,順便給你說一聲新婚快樂。”

“也希望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她心裡的一絲猶豫漸漸散去。

看到唐若雪這個樣子,唐風花和吳媽眼皮一跳,辨認不出唐若雪真正想法。

“謝謝!”

葉凡揉揉腦袋:“若雪,我今天過來……”

“葉凡,我知道你來這裡乾什麼,我也清楚你想要說什麼,不就是唐門十二支那點事嗎?”

唐若雪揮手製止葉凡出聲:“昔日夫妻一場,我也不跟你太多廢話了。”

“隻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不僅可以不做十二支主事人,我還可以讓你以後探視兒子。

她目光銳利盯著葉凡:“甚至你我也可以做回朋友。”

葉凡微微皺眉,有點意外女人的懂事。

隨後他問出一句:“什麼事?”

“讓宋紅顏按照市價把帝豪股份賣給唐北玄。”

唐若雪一字一句開口:“或者她承諾永遠不去掌控帝豪銀行,隻是享受每年應有的分紅。”

“隻要宋紅顏不捲入十二支的事,我也可以放棄十二支的位置。”

她抬頭瞄著葉凡出聲:“怎樣?”

“要紅顏放棄帝豪股份和應有權利?”

葉凡語氣多了一絲冷意:“唐若雪,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條件?”

“而且這是宋紅顏的事情,要不要掌控帝豪,要不要上位,由她自己決定。”

“難道你以為是我說了算?”

他想不出唐若雪冒出這樣一個要求。

先不說帝豪銀行事關宋紅顏未來,就是冇有什麼價值,也是唐平凡留給宋紅顏的饋贈,葉凡哪能作決定讓人家放棄?

“那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唐若雪從床上走下來,推開來攙扶的吳媽,目光淩厲逼視著葉凡:

“我理解你的難處和苦衷,但你也不用勸我不要去做十二支主事人了。”

“要不要做主事人,要不要上位,由我自己決定,你葉凡勸說不了什麼。”

“否則你能勸告我放棄十二支主事人位置,為什麼不能勸告宋紅顏放棄帝豪銀行股份?”

“是你覺得我能耐不如你的新夫人呢,還是你不希望我擋著你嬌妻上位的路?”

她語氣帶著一抹淒然:“向來隻有新人笑,不問舊人哭?”

“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不要胡攪蠻纏!”

葉凡聲音一沉:“陳園園是拉你做炮灰……”

“它就是一回事!”

唐若雪突然就激動了起來,手指點在葉凡的鼻子上:

“不然你說說,為什麼宋紅顏不能放棄帝豪,而我就一定要放棄十二支?”

“你不就是怕我卡在主事人位置上,阻擋你新婚妻子上位十二支,問鼎門主嗎?”

“葉凡,你敢說不是嗎?”

“你千裡迢迢從狼國回來,還是大婚這種重要日子回來——”

“你根本不是在意我們娘倆,也不是擔心我去十二支有危險。”

她揮手製止唐風花和吳媽上來,望著葉凡一字一句地控訴:

“不然前些日子唐七跟你說肚臍繞頸怕要一屍兩命時,你就應該不管不顧從狼國飛回來保全我們。”

“結果你冇有,隻是一句我愛生不生,遙遠祝福了事。”

“這說明什麼?說明什麼?說明你根本冇有我們,也無所謂我們娘倆生死。”

“所以你今天回來勸說我,跟我說,你在擔心我上位十二支有危險,我就是腦子進水也不會相信。”

“你所做一切,隻不過是打著為我好的幌子,實質就是討宋紅顏的歡心。”

唐若雪發泄著壓抑已久的情緒:

“你根本就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孩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