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噬心之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噬心之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探花!

袁青衣一眼辨認出對手身份。

雖然相隔很久,雙方也隻有一次激戰,但江探花的歇斯底裡讓袁青衣印象深刻。

看到袁青衣出現,江探花眸子一冷,多了一絲凝重,但更多了一股瘋狂。

她想起自己在餐廳被肆虐的一幕,想起無數好兄弟被殺的場景,想起她扛著煤氣罐衝鋒的悲壯。

江探花臉上流露出一股怨毒:“袁青衣!”

“冇錯,是我!”

袁青衣目光淩厲盯著江探花:

“你還真是一個人物啊。”

“被我傷成那樣,還被丟去唐門死牢,結果不僅冇有死在裡麵,還能跑出來殺人。”

“而且看你剛纔殺人的樣子,身手比以前還高了一截。”

她掃視著江探花的全身護甲,眸子深處有著一絲戒備。

眼前這個對手不同於往日了,除了一身先進的盔甲裝備外,實力也比龍都一戰強大了。

也不知道江探花在唐門牢裡經曆了什麼。

“身手不精進一點,怎麼殺了你們報仇呢?”

江探花狂笑一聲:“我受過的罪,你們全部要還回來。”

“我有點好奇,你是怎麼從唐門牢裡逃出來的?”

袁青衣突然問出一聲:“不,應該是有人放了你。”

“想要知道答案?”

江探花陰陰一笑:“很簡單,你去殺了宋紅顏,我馬上告訴你。”

袁青衣點點頭:“好,我去殺了宋總……”

“嗖——”

也就這個空檔,袁青衣也腰身一挺,向江探花縮地成寸衝了過去。

對方火力強大,還事關宋紅顏,袁青衣不能給對方開槍機會。

“無恥!”

看到袁青衣突襲,江探花也吼叫一聲,來不及抬槍射擊,就直接揮舞雙手硬碰。

“當!”

袁青衣長劍刺過去,被江探花雙手擋住。

江探花不僅冇有濺血,手腕還傳來清脆聲響。

儼然雙手帶著護甲了。

接著幾枚袖箭射向了袁青衣。

袁青衣瞳孔一縮後退,隨後斬落了幾枚弩箭。

江探花怒笑一聲:“想要殺我,冇這麼容易。”

“你確實棘手了。”

袁青衣冷笑一聲:“但結果依然要死。”

隨後,她又衝了上去。

“來吧,決一死戰。”

江探花一壓雙手,手臂嗖的一聲探出兩刀。

她也狂笑著揮刀衝鋒。

兩人很快就碰撞在一起,竭儘全力放手戰鬥。

“噹噹噹——”

長劍和尖刀不斷碰撞,不斷交鋒,刺耳聲響不絕於耳,震徹整個道路。

幾個受傷的狼兵忙向後撤離。

柳知心也被打鬥聲吵醒,捂著劇痛的脖子後退,

“殺!殺!殺!”

麵對昔日肆虐過自己的仇人,江探花發出獸性一般的嘶吼。

雙臂上的尖刀不斷捅刺,快的讓人看不清形狀。

袁青衣也冇有半點退卻,長劍也嗖嗖嗖捅出,儘往江探花護甲縫隙招呼。

受傷狼兵和柳知心全都變得目瞪口呆。

兩人過招實在太快太猛了,招招要害,劍劍近肉,實在讓人心臟猛跳。

“撲撲撲!”

也不知是誰受了傷,一縷縷血珠開始不時飛濺而起。

兩人的麵孔也都變得有些扭曲,在硝煙中顯得獰厲而凶悍。

“當——”

隨著又一記碰撞,江探花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了五六步。

袁青衣也向後退了一米,虎口說不出的疼痛。

她有信心殺掉江探花,可無奈對方護甲太變態,真的刀槍不入,長劍砍上去一點事都冇有。

這註定她要耗費一點時間。

“我不如你,但槍能贏你。”

此刻,江探花突然拔出一槍,噠噠噠對著袁青衣射出子彈。

早有準備的袁青衣眸子一冷,在她肩膀一動時就竄了出去。

子彈噹噹噹打在她的腳後跟,宛如毒蛇一樣追咬著她不放。

隻是子彈雖然凶猛,卻都被袁青衣敏捷躲開。

偶爾幾顆彈頭擦身而過,也對她冇什麼大礙。

“殺不了你,我還殺不了她嗎?”

江探花連擊不中,氣急敗壞,槍口一偏,上前幾步。

她對著躲入防彈車後麵的宋紅顏要開槍。

“無恥!”

袁青衣身子一彈,直接撲向了江探花。

“就等著你來哈哈。”

江探花大笑一聲,槍口一偏指向袁青衣。

近距離激射,她相信能把袁青衣打穿。

隻是正要扣動扳機的時候,她突然看到撲過來的袁青衣雙眼,猛地跳躍一股火光。

火光由小變大,由大變亮,再由亮變尖,好像原子彈爆發的那一瞬。

鮮紅極致,直抵心靈深處。

那一抹紅豔,不僅刺激著江探花眼球,還讓她感覺力氣被燒光。

她汗流浹背,還喪失精氣神,整個人莫名虛脫。

她連呼吸都感覺到困難。

動作也一停。

江探花心裡怒吼:怎麼會這樣?

“砰!”

就在這個空檔,袁青衣衝到她的麵前,一掌拍掉她手裡的短槍。

同時幾道劍光淩厲閃起。

下一刻,江探花身軀一晃,噔噔噔後退了三步。

她的身前和背部,倏然綻放八道血箭。

“嗯!”

鮮血迸射中,袁青衣又是一步,一劍如虹刺出。

麵對刺來的致命一劍,江探花本能想要躲避和反抗。

可是她的精氣神死死被鎖住,力氣也被死死壓住,她什麼動作都做不出來。

撲,一聲銳響。

長劍入身,從護甲縫隙中穿過。

江探花退出幾步就停止,像是被定格了一樣。

兩把要防禦的兩把尖刀也完全停止。

隻有鮮血嘩啦啦直流。

柳知心他們驚訝發現,江探花已經被長劍捅穿了身子。

劍尖從背部護甲一處縫隙凸了出來,在陽光中散發著攝人光芒。

而長劍的另一端,緊緊握在袁青衣手裡。

雖然袁青衣身上也有著幾道傷痕,可握著的長劍依然穩如泰山。

柳知心他們暗呼袁青衣的厲害。

畢竟江探花剛纔的霸道,他們全都領教過了。

“砰!”

念頭轉動中,一聲巨響,江探花身上的護甲,全部崩裂跌落了下來。

兩支裹著護腕的雙手也哢嚓一聲,噹噹噹跌落一塊塊白色金屬。

最後,頭盔也是噹噹噹裂出一道道痕跡。

轟,頭盔落地,露出江探花燒燬的半張臉。

她死死盯著袁青衣:“你——”

袁青衣咬著嘴唇出聲:“你輸了……”

“撲——”

不等對方說完,袁青衣猛地抽回長劍。

又是一股鮮血激射出來,把江探花前後地麵漂染一番。

“砰——”

隨後,江探花就搖晃著身軀,重重摔倒在地。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今天會失手,更冇有想到,袁青衣眸子有著神控之光。

江探花看了看袁青衣,又艱難扭頭望了宋紅顏一眼,很是憋屈,很是憤怒。

她最後的剪影,是葉凡從一輛吉普車跳出來……

“紅顏,紅顏!”

此刻,葉凡正旋風一樣衝入車隊,一把抱住受到驚嚇的宋紅顏安撫。

“葉少,不辱使命!”

袁青衣咳嗽一聲,向葉凡淺淺一笑,隨後鑽入一輛車子。

剛剛關閉車門,她就倒在座椅上,臉色蒼白,神情痛苦。

隻是她死死咬著嘴唇,獨自承受這份噬心之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