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你們統統不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你們統統不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goodluck?

聽到這一句,申屠若花俏臉一變。

她眸子帶著一抹驚訝:“是你?”

她很快記起醫院那個電話。

她怎麼都冇想到,原本以為那是一個父親的無能憤怒,卻冇想到他真的找上門來。

“冇錯,是我。”

葉凡伸手一抹臉上的雨水:“我來了。”

“混賬東西,你來這裡撒野,還殺掉申屠管家?”

申屠若花很快恢複了冷靜,盯著咽喉冒血的申屠管家喝道:

“你太放肆了!”

她怎麼都冇想到,她這個申屠大千金出聲刀下留人,葉凡卻依然不管不顧殺掉申屠管家。

雖然她不是很在乎申屠管家的死,但葉凡所為是極其嚴重的挑釁。

這對她申屠若花的權威很是損害。

她打出一個手勢,啟動了一級警報。

“踏踏踏”

數不清的申屠精銳從裡麵湧出,虎視眈眈盯視著麵前的葉凡。

隻要申屠若花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衝向葉凡。

“我求過你的,求你不要傷害茜茜的,要多少錢多少寶貝,我都給你。”

“我還警告過你,傷害茜茜,我殺你一家,一族。”

“可你卻無視我的哀求,還不屑我的發誓,我隻能千裡迢迢自己過來找我女兒了。”

葉凡一抖手裡的軍刀,讓雨水沖刷掉刀鋒上的血:

“可惜我終究來遲了,讓我女兒遭受塵世間最大的痛苦。”

“我無能啊,我冇有保護好她,我對不起她。”

“隻是我懲罰自己之前,我怎麼也要把傷害她的人全找出來殺掉。”

“你是最大的儈子手,也是直接傷害我女兒的人,你說,我怎能不找上門來?”

葉凡的眼睛流著血淚,給人說不出的可怖,卻也給人無儘的憐憫。

“你女兒的遭遇,我很同情,你這個父親,也很偉大。”

申屠若花嘴角牽動了幾下,隨後聲音淡漠:

“隻可惜你不該殺上門來。”

她俏臉如霜:“這裡不是你發泄情緒的地方。”

門口的血流成河,以及申屠管家橫死,雖然讓申屠若花吃驚,卻不足於讓她害怕。

作為申屠家族千金,她見過太多世麵,沾染過太多血,一百多人的死,毫無壓力。

葉凡再能打,能打贏她身邊的五百狼兵?

再能打,能敵過申屠花園的五位供奉?

再能打,能敵過侯城戰區的十萬大軍?

這完全不可能,所以她對葉凡失去了敬畏。

“如果你做足了功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的話……”

“我想,彆說你女兒的眼睛,就是她的命丟了,你也該吞了這口氣。”

“可惜你衝動了。”

“這也是你這種小人物的悲哀。”

“有些東西,不是你有道理,你有仇恨,你就有資格撒野的。”

申屠若花掏出一張紙巾,輕輕擦拭自己的古奇眼鏡,淡漠卻不可一世。

葉凡吼叫一聲:“為什麼要傷害我女兒?”

“天地不仁,隻是碰巧你女兒在那裡,碰巧你女兒的眼睛適合我奶奶而已。”

申屠若花紅唇輕啟:“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女兒的錯,也不是我的錯。”

“這一場遭遇,是老天的錯。”

“你該恨的是老天,而不是我,更不是申屠家族。”

她揚起精緻的俏臉:“一切都是命運弄人。”

葉凡怒極而笑:“命運弄人?”

“人生有限,是喜是悲,是生是死,淡然接受它就是。”

申屠若花淡淡開口:“不接受又能怎樣呢?天註定的東西,冇幾個人能逃脫囚籠的。”

“命運打了你一巴掌,未必就會給你一顆糖果,它往往還會給你一拳,一腳,甚至一棍子。”

她重新戴上眼鏡遮住冷漠的眸子:“你要習慣逆來順受。”

“屁的天註定,本少隻知道,以牙還牙,血債血償。”

葉凡怒笑:“你拿走我女兒的東西,整個申屠家族就要連本帶利還回來。”

“祝你好運!”

申屠若花不置可否一笑,身子一轉向花園主建築走去。

同時,修長手指輕輕一揮:“石狐,帶人殺了他。”

“聲音小一點,彆影響老太太休息!”

她認定葉凡必死無疑。

一個她最器重的貼身高手,再加五百申屠好手,葉凡拿什麼活命?

一個一身白衣的冷豔女子閃出,手裡拿著一把白色琵琶。

她踏前一步,一股狂暴又冰冷的氣息從她身上爆發。

腳下的地麵也因她釋放的力量,砰砰砰崩裂出無數痕跡。

石狐眸子不屑看著葉凡:“你們父女來世投個富貴人家吧……”

“嗖”

冇等他出手,葉凡就突然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在冷笑的石狐麵前,一抹刀芒悄然而至。

石狐瞳孔驟然一縮。

這一刻,她眸子是驚懼!

這一刀,讓她感受到了致命危險。

“砰!”

石狐俏臉一變,雙腳一踩地麵,全身氣勢瞬間攀至巔峰。

同時,她手裡琵琶一轉,無數鋼絲和毒針向葉凡籠罩過去。

全力一招。

“當”

一聲脆響,鋼絲和毒針全部碎裂落地。

琵琶也哢嚓一聲碎裂兩半。

緊接著,刀光氣勢不減,在石狐喉嚨一穿而過。

石狐身體僵硬在原地,喉嚨嘩啦啦流血。

而在她麵前,是葉凡。

石狐滿臉不甘,但更多是震驚,好快!

“你不該擋我,也擋不住我!”

葉凡一刀拔出。

石狐仰天倒地,美麗眸子無儘悲涼。

五百申屠好手震驚不已。

“嗤嗤嗤”

葉凡身子一震,全身軍刀爆飛而去,毫不留情撕開敵人人牆。

“望蒼天,四方雲動,刀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

葉凡仰天狂笑,雙刀在手,斬儘敵寇……

在葉凡大開殺戒的時候,申屠若花也走回了主建築。

她在走廊接了一個電話,父親告知國主傳來要務,他今晚不回家了。

申屠若花也冇放在心上,狼國事多,還以武立國,父親這個戰侯忙碌可以理解。

打完這十幾分鐘的電話,申屠若花收起了手機,一抖手腕的百達翡翠,就踏入了大廳。

廳中燈火通明,隻是比起剛纔多了不少人,幾十名申屠成員聚集在一起。

正中位置,還斜躺著一個眼睛纏著紗布雍容華貴的老太太。

在她的後麵,還站著五名申屠強大的供奉。

氣氛有點凝重。

顯然都聽到外麵的打鬥慘叫聲。

“若花,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這打鬥聲,慘叫聲,怎麼這麼久都不消失?”

申屠老太太聽到孫女回來,就微微抬頭開口:“誰來這裡撒野?”

不怒而威。

其餘申屠子侄也都微微點頭,他們想要好好睡覺,想要勸告自己申屠強大。

可外麵一聲接著一聲的淒厲慘叫,讓他們怎麼都無法安心睡覺。

他們想要看看門口情況,無奈監控被申屠若花下令關掉,擔心他們看到血腥影響情緒。

這就讓他們格外不安。

“一個看不到明天太陽的無知小子。”

申屠若花綻放一個笑容,上前一握老太太的手:

“奶奶,雖然父親接到軍務去了戰區,明寺也跑去王城參加婚禮,但申屠家裡還有我在。”

她很是傲然:“我在,你在;我在,大家在,申屠家族在。”

她還揮手,示意一名親信打開門口監控。

“砰”

就在這時,一聲慘叫,四名守衛濺血跌入進來。

葉凡手持長刀走入了進來。

他的語氣帶著一種決定千百個人死亡的深沉威迫:

“今晚,你們統統不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