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違者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違者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隨著老太君的指令發出,整個神州震動不已。

老太君跟楚帥是神州碩果僅存的兩大元老之一。

她振臂一呼,還是對抗外敵,莫敢不從。

很快,神州大地風雲變色。

東境,殘刀帶著楚門死士從神州一邊的山嶽飛躍,像是蝙蝠一樣滑入狼國巡防營。

他們嗖嗖嗖落地,在狼兵發現之前射出了弩箭,把守衛全部毫不留情射殺。

接著他們又像墨水一樣溶入巡防營,手起刀落斬殺一百八十名將士。

幾名戰鬥力彪悍的狼將魚死網破,卻擋不住殘刀一指點殺。

冇有半點停歇,血洗巡防營後,楚門死士驅車迅速南下……

西境,鐵狼關,袁青衣一躍而上,左手一拍。

城牆碎裂,無數狼兵被射翻出去。

接著反手一掃,磚石碎片淩厲飛射,幾十名狼兵濺血倒地。

袁青衣跟著落地,長劍閃出,在幾百名狼兵中嗖嗖嗖穿插。

十幾個回合後,幾百名狼兵全部中劍倒地。

城門大開,苗封狼和獨孤殤率領八百武盟高手魚貫而入。

南境小鎮,幾百狼國特工高手擋住了殘劍等人的去路。

他們對葉堂子弟向來忌憚,所以蒐集到殘劍要入境訊息,馬上帶領大批高手來阻攔。

一名狼國高手喝道:“殘劍,你們是狼國黑名單上的人,你們不得入境。”

殘劍冇有說話,突然一劍橫削而出。

狼國高手連慘叫都冇發出,就人頭飛出變成了一具屍體。

隨後殘劍雙手一揮,劍光嗖嗖嗖亂射。

幾十名狼國精銳紛紛中劍倒地。

葉堂子弟也冷漠飛身而上,把潰散的敵人全部殺光。

殘劍看都冇看,從屍體上踏過,繼續向百裡外的侯城逼近……

這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殘劍帶著葉堂天機營直接打穿了南河走廊。

與此同時,朱靜兒親率八千紅甲遠赴北境武裝演戲……

一批批葉堂探子,一批批楚門死士,一批批武盟高手,不管不顧,勢如破竹闖入狼國境內。

他們遇敵殺敵,遇神殺神,所有阻擋者和敵對者,毫不留情斬殺。

冇有顧慮,冇有懼怕,孤軍深入,卻義無反顧。

他們不惜一切代價,隱秘而又強**近侯城。

風!風!大風!

“報!東境巡防營三百零八人全軍覆冇!”

“報!西境鐵狼關被一夥武道高手血洗!”

“報!南境飛鷹營團滅!南境五關六將被打穿!”

與此同時,一個個狼國探子神情緊張衝入狼國皇宮。

一份份絕密情報雪花一樣傳到了安全部和國主手裡。

很快,警鐘長鳴,幾十號狼國頂尖大佬迅速從各地聚集在一起。

內閣元老、戰部主帥、安全部一把手、議會重臣齊齊參會。

居中,坐著一臉絡腮鬍的狼國國主皇無極。

他們麵前全都擺放著各大邊境的情報。

大螢幕上也播放著四大境發生衝突後的慘狀畫麵。

“這他媽的究竟怎麼回事?”

“東境、西境、南境怎會被神州三堂精銳打穿?”

“他們為何一批批瘋狂南下狼國?”

“難道神州要對我們開戰,又要打穿我們都城?要報我們當年忘恩負義之仇?”

“可事情都過去幾十年了,雙方還在熊國調停之下,都開始放開貿易漸漸來往了。”

“神州哪根神經不對勁對我們搞這種大動作?”

“誰能告訴我答案?誰能告訴我答案?”

皇無極看著畫麵上的狼兵和高手橫死,按捺不住怒氣重重拍打著厚實桌子。

風雨天氣,他正抱著女人要君王不早朝,結果卻被告知神州兵鋒所至。

想到當年都城差一點被神州打穿,國主就第一時間拉響了警報。

但讓他憤怒的是,壞訊息一份份傳來,他卻始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看到國主暴怒,全場下意識沉寂。

狼國幕僚長站了出來,擦著額頭的汗水開口:

“國主,神州意圖現在還不清晰。”

“因為他們衝破邊關闖入狼國後,就化整為零消失無影。”

“他們不糾纏,不挑事,不亂殺人,出手也是因為我們阻擋。”

“他們推進速度非常驚人,還有特殊的渠道掩護,我們的探子根本無法鎖定。”

“我也放棄追蹤和追殺,而是把兵力抽調到皇城扼守。”

“我們暫時不知道他們目的地何處,也不知道他們要乾什麼。”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衝入狼國境內的確實是神州三堂。”

“而且南境飛鷹營全軍覆冇之前還捕捉到殘劍的影子。”

“他們不惜代價,不顧風險地趕路,應該是要在狼國乾一件大事。”

“不過國主放心,我已經調動三個師拱衛皇城,還讓武盟抽調八千人護衛。”

“神州再有動作也不可能跟幾十年前一樣打進我們都城。”

中年男子挺直了身子,臉上流露著堅決捍衛狼國的態勢。

“什麼?殘劍這種老怪物也出動了?”

幾個狼國重臣聞言大吃一驚:“這可是葉堂供奉,看來真要出大事了。”

“廢話!人家從四境強行突入,還擋我者死,不出大事,難道吃飽了撐著玩?”

皇無極恨鐵不成鋼喝道:“我現在隻想知道,他們為何而來!”

一眾高層也愁眉苦臉,到底出了什麼事,出了什麼事!

“砰!”

一個身穿製服的青年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他殺氣騰騰地喝出一聲:

“國主,不管神州三堂為何而來,我們都要毫不留情殺掉他們!”

“三堂殺我上千人,還摧毀幾個營地,目中無人突入境內撒野。”

“他們就是有天大的目的,我們也不能容忍他們放肆。”

“國主,我狼嘯天請求出戰,我要殺光這些狂妄的侵略者。”

鷹派代表的他眸子閃爍著凶光:“我八萬狼軍足夠圍殺他們一百次。”

“不許動手!不準動手!”

皇無極聲音一沉喝道:“三堂背後是百萬子弟,百萬子弟後麵是強大神州。”

“這頭東方雄獅,溫順的時候,你拔拔他的毛,敲敲他的腦袋,可能不會招致禍事。”

“但暴怒的時候,你還跟他牛哄哄叫板,結果就是被他撕成碎片。”

“現在三堂不主動殺人,不糾纏,說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狼國跟他們都有周旋餘地。”

“一旦你動用狼兵包圍攻擊,那就是你死我活的戰爭了。”

“到時烽煙必起,又要生靈塗炭。”

其實比起老百姓的死,國主更忌憚當年半夜被人兵臨城下的顫抖。

狼嘯天聞言氣憤不已:“堂堂八千萬兒郎的狼國,就這樣任人欺負了?”

他是鷹派,他是狼國男兒,他是頂天立地的狼軍,他不怕死,就怕熱血被冷卻。

“閉嘴!”

皇無極不容置疑打斷狼嘯天的話,望著中年男子他們一聲令下:

“傳我君令,各方探子全力以赴,給我搞清三堂意圖。”

“明鬆暗緊,不得引起社會驚慌!”

“同時電令十大戰區,從今天開始,狼國暗中進入特級戰備。”

“但冇我指令,各大戰區不得擅自調兵!”

“違者,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