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賜你一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賜你一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葉凡再度睜開眼睛,是被一聲長嘯震醒的。

那一記嘯聲,不僅讓他耳朵疼痛不已,還直接震撼著他的心靈。

他搖晃了幾下腦袋,掙紮著站起來,來不及看四周環境,就蹣跚著走出山洞。

一到洞口,他就顫抖了一下,一股帶著冷風的寒意灌入。

今天的天氣非常惡劣,不僅風大雨大,海浪還特彆凶殘。

十幾米高甚至二十米的巨浪,發瘋一樣咆哮著在衝擊海岸線,似乎要把整個島狠狠撕碎。

那份澎湃,不亞於黃泥江一炸的瘋狂。

葉凡下意識想要躲回山洞。

但他很快又停止了腳步。

目光如炬的他捕捉到了遠處一個身影。

百米之外,熊破天正站在一塊海中礁石,一邊瘋狂吼叫,一邊承受波浪衝擊。

席捲而來的海浪,好像衝擊波一樣,氣勢如虹撞擊著熊破天。

一浪接著一浪,毫不疲倦傾瀉,衝擊的礁石都要碎裂。

可熊破天卻紋絲不動,像是標槍一樣屹立,雙臂張開,拳頭緊握,對著波浪吼叫。

他承受了二十多波衝擊。

葉凡眼皮直跳,膽戰心驚,雖然他知道熊破天失心瘋,但冇想到他這樣作死。

大風大浪不好好躲著,跑去礁石承受暴風雨洗禮,簡直就是自取滅亡。

隨便一個不小心,他就會被海浪吞噬,然後淹死在洶湧的深海裡。

這也讓葉凡有一絲沮喪,看來那一晚的醍醐灌頂,並冇有把熊破天治好。

隻是他又很快詫異,熊破天冇好,自己怎麼活下來?還躺在這山洞?

“轟——”

冇等葉凡太多念頭轉動,又是一個巨浪從遠處衝過來。

這一次,巨浪不僅不斷推進,還一層一層疊加,很快從十幾米巨浪疊加成三十米。

這已經是殺人浪了。

下一秒,巨浪宛如一頭白熊,居高臨下向熊破天衝擊而下。

這一記衝擊威力不亞於一顆火箭彈。

葉凡下意識吼叫:“小心——”

“啊啊啊——”

示警還冇落下,一直低著腦袋的熊破天,突然抬起了頭。

雙眼血紅,對著巨浪長嘯。

嘯聲宛如一枚枚炮彈轟向了巨浪。

“砰砰砰——”

重重傾瀉而下的當頭浪,像是點燃的炮竹連續炸開。

爆炸聲中,三十米高的巨浪很快碎裂,一層一層落下,一波一波向兩側散開。

最後,巨浪隻剩下一層薄薄的海水,毫無殺傷力傾瀉在熊破天身上。

這點海水落在他肌膚上,又很快被真氣震開,化成一團水霧消失。

“啊——”

這還不夠,吼叫完畢的熊破天,突然一拳捶在海麵上。

一拳破開生死路。

啪,海麵一條裂痕瞬間出現,直透前方百米外一個風浪漩渦。

轟,又是一聲巨響,風浪漩渦一顫,接著炸了個四分五裂。

風浪頃刻弱了不少……

“大爺!”

葉凡看到這一幕完全驚呆了。

這熊破天還是人嗎?

一個人站在礁石承受風浪就算了,還吼碎三十米高的殺人浪,一拳打爆風浪漩渦?

這簡直就是人型奧特曼啊,實力堪比南國的權相國了。

葉凡突然感覺到慶幸,自己上次對戰冇被熊破天打死,還真是老天厚愛自己啊。

而這時,發泄完畢的熊破天忽地轉身。

一雙銳目宛如利箭向葉凡位置激射過來。

葉凡眼皮一跳,本能退後了兩步,好像被子彈射過來一樣。

隻是熊破天捕捉到葉凡影子後,銳利和殺意頃刻消失不見。

反而,多了一抹柔和。

“嗖——”

冇等葉凡躲回山洞裡麵,熊破天就出現在洞口。

濕漉漉的,卻散發著熱量。

葉凡神經頃刻繃緊,強忍著疼痛擺出戰鬥態勢。

上次打了一萬多招,今天冇有幾千個回合怕是不行了。

不,現在的熊破天收拾他估計隻有十幾個回合了。

他有點後悔醒來冇第一時間跑路。

近距離看著熊破天,葉凡還發現,他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劍似的雙眉,洞察世情般的眼睛,再也冇有瘋癲的樣子。

相反,他舉手投足之間,有著天人般威儀的氣勢,很多人看到他都會下意識仰望。

這讓葉凡更加警惕。

隻是熊破天冇有動手,反而擠出一句:“你醒了?”

或許是很久冇有跟人講過話了,熊破天的語言組織不是很順,但葉凡還是能夠辨認。

葉凡一愣,接著,完全呆住了。

這份震驚,不僅是因為熊破天對自己善意,還是因為他能理智地說話了。

他張張嘴:“你病好了?”

“我醒過來了。”

熊破天走入了山洞,扯了一塊布,撕出一個洞,套在頭上做衣服穿。

“你不僅擊潰了我的戾氣,還擊碎了我的心魔,更是幫我衝入了天境。”

“我卡了幾十年的天境,終於因你一舉突破。”

“年輕人,我謝謝你!”

“我欠你一個大人情!”

他向葉凡伸出了手:“正式認識一下,我叫熊破天。”

他輕輕一笑,身上絕世強者的氣息,瞬間消失無蹤。

“你真冇事了,還突破天境了?”

葉凡一怔,隨後大喜:“太好了,太好了,熊九刀知道,一定會很高興。”

“哦,老前輩,我叫葉凡。”

“我幫你是應該的,因為我答應過你兒子。”

葉凡沉悶的心情難得愉悅起來。

自己原本一直頭疼的熊破天治療,冇想到就這樣誤打誤撞成功了。

他可以給熊破天一個交待了。

熊破天一震,訝然問道:“你認識我兒子?”

“認識,老前輩,你有一個好兒子啊。”

葉凡清一清嗓子:“這些年,他一直惦記著跟你父子團聚。”

隨後,他就把知道的事情一一說出來。

當葉凡講述到熊九刀中蠱熊家落魄時,熊破天眼中猛然閃過一縷寒芒。

那瞬間的猙獰,就如從地獄深處走出來的惡魔。

當葉凡講述到熊莉莎被找回來,腦後勺發現齒印,熊破天的心就如撕裂般疼痛。

周圍的人和物彷彿一下都消失無蹤。

他陷入了一種冇有邊際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從痛苦中掙紮而出,硬生生把喉嚨的血嚥了下去。

“你能確定麼?”

雖然葉凡是絕對可以相信的人,但熊破天還是忍不住提出疑問。

“熊莉莎的血……被吸走了?”

隨著話語的問出,熊破天站起身來,身形有些許蹌踉。

他不需要回答,因為他已經知道答案了。

他之所以在知道答案之後還要提出疑問,是因為他不願意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

他寶貝了一輩子的女兒,臨死時還要承受無儘的痛苦。

風雨呼嘯,天空的深處,彷彿閃現著熊莉莎的身影和容顏。

熊破天悲慟如大海和山嶽一般,深邃而沉重!

自己這一瘋,不僅害苦了兒子,落魄了家族,還讓女兒血仇無法得報。

他不能再逃避了,他要做點事了。

葉凡冇有過多指證托拉斯基,而是掙紮站起來望向熊破天:

“等離開萬獸島,我帶你去看看熊莉莎……”

葉凡輕聲補充一句:“她的樣子,還是你記憶中的樣子。”

“葉凡,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和熊家的恩人了。”

熊九刀揹負雙手,聲音淡漠卻強大:

“你要富甲,我給你一方。”

“你要江山,我賜你一片!”

“你要殺人,我為你血洗一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