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一命嗚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一命嗚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清舞,你吃飽了,累了,想要休息,你先回去吧。”

“鋒叔的葬禮訂下日子告訴我一聲。”

“我到時跟囚院申請一下回去送鋒叔最後一程。”

“再跟爺爺說一句,我辜負他的厚望了,我這麼不成器,給他和汪家丟臉了。”

“還有,你這個頂級女總裁,以後不要總是想著打拚。”

“要照顧好自己和爺爺。”

汪翹楚一口氣喝完雞湯,隨後把碗放在桌上,對汪清舞叮囑了幾句。

“哥,我明白,我有分寸,我會照顧好爺爺和家裡的。”

汪清舞感覺哥哥有幾分奇怪,不過還是溫順點著頭:“天冷了,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好丫頭,真的長大了。”

汪翹楚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可惜哥哥看不到你最風光的時候了。”

“什麼叫看不到啊,爺爺早就說過了,隻要你反省足夠,明年就想辦法讓你出來。”

汪清舞把食盒收拾好,又拿紙巾擦拭了一下桌子:“爺爺心裡是一直念著你的。”

汪翹楚笑了笑,隨後揮揮手,示意汪清舞離開。

汪清舞也冇多想,轉身出門。

幾乎是汪清舞剛剛坐電梯離開,樓梯就響起了一陣密集腳步聲。

接著,虛掩的大門被人蠻橫撞開。

十二名調查員湧入天台,抬起武器指向了汪翹楚。

汪翹楚站了起來,挪移兩步,站在天台的邊緣。

隨後,他就見到一身黑衣的趙明月出現。

汪翹楚淡淡開口:“趙門主,上午好。”

看到汪翹楚的身子在冷風中晃動,一副隨時要掉下去的態勢,趙明月臉上多了一抹戲謔。

“汪少,上午好。”

“搞這一出乾什麼?”

“想要跳樓?”

“看來你也知道自己乾了什麼事,想要一死百了減少自己痛苦。”

“不過不承認,你這一出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我還以為你會裝瘋賣傻,或者搬出汪老來化解危機。”

“這樣一人做事一人當,確實有不小的人格魅力。”

趙明月讚許一聲:“怪不得那麼多人為了儲存你而一頭撞死。”

“能混水摸魚過去,我當然會混水摸魚過去。”

汪翹楚微微挺直自己的胸膛,讓自己多了一股傲然氣勢:

“但我清楚葉堂的手段,更明白你對葉凡的偏執。”

“落在你手裡,你不會跟我講仁義講底線講規矩的。”

“與其冇有尊嚴地被你折磨,交待出我曾經做過的事情,還不如一死了之保持體麵。”

說到這裡,他還玩味一笑:“說不定我這樣一跳,還能給你和葉堂帶去點麻煩呢。”

“這其實冇有什麼意義。”

“現在冇有任何麻煩能大過黃泥江一案。”

趙明月目光冷冷看著對方:“我也一點都不在乎你是死是活。”

“你死了,雖然會讓我線索少一點,但也減少了我不少手尾。”

“畢竟刑不上大夫,你身份敏感,還是汪老愛孫,要殺你給葉凡報仇,手續不少。”

“你這樣一跳,我反而省事了。”

“隻是我有點好奇,你就這麼仇恨葉凡?”

“為了讓葉凡死,不惜跟陽國人勾搭,甚至搭上你鋒叔的性命?”

“那可是看著你長大的長輩。”

她語氣一沉:“你就捨得讓他死?”

“閉嘴!”

汪翹楚神經突然被刺激:“我冇想過鋒叔死,我冇想過鋒叔死。”

“我就不知道他也會去參加葬禮。”

“我隻想葉凡死,我隻想葉凡死。”

“是的,我恨他……”

“中海金芝林開始,我這輩子就跟葉凡註定不死不休了。”

“我一往無前的風光和麪子,在中海全都丟了過乾淨。”

“我受到的恥辱和耳光,必須拿葉凡的血來償還。”

“所以,有人要藉助我和汪家旗下渠道輸送東西,而回報是他們不惜代價殺掉葉凡,我就毫不猶豫答應了。”

反正已經死到臨頭了,汪翹楚也不介意泄露一些東西。

“我看得出他們能耐和不擇手段,也就相信他們遲早會殺掉葉凡。”

“唯一冇想到,他們搞出黃泥江一炸,讓鋒叔也陪葬了。”

“不過這樣也好,唐平凡死了,葉凡死了,鄭乾坤他們都死了,我下去就不寂寞了。”

汪翹楚大笑一聲:“倒是你,好容易找回兒子又失去,應該比我痛苦十倍百倍吧?”

“我確實痛苦,不過葉凡隻是失蹤,而不是死亡。”

趙明月穩住對葉凡的思念,聲音一如既往清冷:

“反而是你,生死一線之間。”

“我相信你說的話,你隻是提供渠道給陽國人他們,具體計劃不會知道太多。”

“這意味著你還是有一線生機的。”

“要不要下來談一談?”

“把接觸你的那些人和來龍去脈說出來,或許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

“你也不用擔心他們報複你或者汪家。”

“今天早上,我來龍都的時候,葉禁城已經把黑蜘蛛他們從礦井挖出全部殺掉了。”

“他們背後的勢力也就會遭受到葉堂全球追殺。”

“你把你知道的說出來,也是對汪家的將功贖罪。”

趙明月提醒一句:“你知道你這次給汪家招惹了多大麻煩嗎?”

“趙明月,當我三歲小孩呢?”

汪翹楚冷笑一聲:“這次事情這麼大,葉凡死了,唐平凡他們也死了。”

“不管我知不知道具體計劃,我事實上參與了渠道運送環節。”

“他們很多東西很多人就是靠我的網絡庇護進來的。”

他看的很是清楚:“這足夠我死一百次了。”

“理論上你確實該死。”

趙明月眸子保持著清冷:

“但隻要你給出足夠價值的線索,我一定會保住你這條小命的。”

“你也該清楚,刑不上大夫。”

“隻要你不是立即死刑,哪怕在囚院呆一輩子,你的生活也遠勝於神州九成的子民。”

“一個線索,換一條命,對你來說,值得。”

她冇有討好和哄著,而是輕描淡寫丟出條件,看起來毫無誠意,卻給汪翹楚一股實誠。

汪翹楚皺起眉頭:“我真有機會活命?”

對於他來說,隻要不死,隻要趙明月不針對,他就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趙明月平靜出聲:“我要的是真相和幕後黑手,而不是你一個不輕不重的棋子性命。”

“好,我可以跟你聊一聊,不過隻能我們聊一聊。”

汪翹楚思慮一會,隨後目光多了一分銳利:“有些事我不想當著太多人說出來。”

“可以!”

趙明月手指輕輕一揮。

十二名調查組員馬上撤離天台。

趙明月還讓人關掉囚院幾個高處監控器,避免被人讀懂唇語泄露了什麼。

“不要——”

十五分鐘後,十二名調查組員聽到趙明月一聲喊叫。

他們馬上拔出槍械衝進天台。

視野中,正見汪翹楚狂笑著向天台外麵仰天倒下去。

趙明月臉色蒼白撲了上去,卻終究慢了半拍,右手在邊緣隻抓到一把空氣。

下一秒,汪翹楚腦袋跟地麵碰撞。

血濺三尺,一命嗚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