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給我一個名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給我一個名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黃泥江大橋一炸,震驚了整個神州。

在媒體嚴密封鎖訊息告知隻是炸燬危橋時,三大基石和五大家的人紛紛衝向華西。

唐平凡和鄭乾坤的生死不僅關係到家族的興衰,還可能會引起一係列的社會動盪。

特彆是唐門,處於風暴之中。

比起鄭乾坤、袁輝煌他們這些核心子侄,唐平凡更是唐門之主。

鄭家、汪家他們損失鄭乾坤等人,還有鄭龍城和汪報國家主主持大局。

唐門卻是一下子群龍無首。

連可以代表唐平凡的唐石耳和江jxpxxs.com秘書也都出事。

唐門權力瞬間變成真空。

這讓偌大的唐門充滿了內鬥相殘的風險。

麵對這一變故,三大基石聯手釋出命令,當務之急就是救人和調查。

在唐平凡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唐門暫時不得進行推選家主。

一切事務由唐平凡妻子陳園園決之。

一旦唐門內訌,恒殿將會毫不猶豫介入接管。

這讓五大家的內患暫時壓製,全部集中精力人力趕赴黃泥江。

一時之間,華西風起雲湧,黃泥江兩岸更是聚集了大批人手。

隻是漁船的爆炸威力太大了,而且堤壩被打開,江水一泄千裡。

炸燬的東西或者屍體,不僅遠離黃泥江大橋,還很多衝出了境內,流入熊國狼國等河流。

這讓搜救異常困難。

一連三天,三大基石和五大家組成的救援隊都冇找到活口。

趙明月也發了瘋一樣順流尋找了幾百裡。

她好不容易找回丟失二十多年的葉凡,結果冇有相處幾天又失去,她根本就無法承受。

失而複得,得而再失,同一個兒子,一輩子後悔兩次,趙明月心如刀絞。

她有些後悔為什麼不把葉凡拴在身邊,而是任由葉凡單獨出去拚殺飛翔。

也許把葉凡留在身邊,會讓他看不到世界精彩,也會讓他不快樂,但怎麼也好過現在的屍骨無存?

隻是再怎麼後悔也冇有意義,現在她隻能全力尋找葉凡。

希望老天有眼讓葉凡又躲過一劫,這樣就是讓她短命十年也甘之如飴。

葉凡如果死了,趙明月也會毫不猶豫跟著去死。

一連三天,趙明月不眠不休,自己掏錢請了幾十支隊伍搜尋。

但依然冇有葉凡的下落。

倒是慕容無情、汪三峰、鄭乾坤的屍體先後找到。

就在趙明月要越境搜尋葉凡時,葉天東把趙明月拉了回來。

“出境搜尋就交給國際救援隊吧。”

“你不能再參與搜尋行動了。”

“三天冇睡,再熬下去,葉凡冇有找出來,你先垮了。”

“放心,葉凡身手卓絕,不會有事的,他一定會好好活著的。”

葉天東看著憔悴的趙明月輕柔安撫:“我也安排了人手順流而下越境檢視。”

他心裡其實也很是悲傷和不安,三天都冇找到葉凡蹤跡,隻怕早已經凶多吉少。

特彆是看到鄭乾坤和汪三峰等人的屍體,讓葉天東心存的僥倖慢慢崩潰。

這一炸,不是屍骨無存,就是活活震死,或者淹死。

葉凡身手再厲害,也難於扛住這一波衝擊,何況他當時還要照顧宋紅顏母女。

“你要我休息?要我停止搜尋?”

麵對葉天東的安撫,趙明月淒然一笑:“你覺得這可能嗎?”

“我現在連眼睛都不敢閉上,擔心一閉上就夢見葉凡慘死。”

“我唯有找下去,無休止的找下去,生見人,死見屍,我纔能有一個了斷。”

她淚如雨下:“都是我冇照顧好葉凡,我就不該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葉天東搖搖頭:“這不關你的事,你不要自責。”

趙明月態度很是堅決:“無論如何,我不可能空閒下來的,我也休息不了。”

“你無法休息,但也不能去尋找,不然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就跳江了。”

葉天東一握趙明月的手勸告:

“想為葉凡做點事,不僅僅有搜尋,還有報仇。”

“三大基石已經聯合成立了一個調查組。”

“你去做這個組長吧。”

“你把敵人全部挖出來給葉凡報仇。”

“這次的敵人,除了陽國人之外,還有神州勢力暗中接應,不然很多東西無法進來。”

“不少線索也指明,有人暗中庇護操控。”

“去把這個幕後黑手也挖出來。”

“這樣不管葉凡是死是活,你也可以告慰他一點!”

他一字一句落地有聲,賦予妻子另一個使命。

趙明月收住了淚水,眸子閃爍一股寒芒。

葉凡失蹤的第四天,趙明月穿著黑衣走入了臨時調查組。

這三十人組成的調查組被賦予了強大權力。

他們可以查探一切勢力,也能無條件要求各方配合。

當天下午,趙明月就啟動能夠調動的資源查探黃泥江事件。

各大部門地調查工作極為急迫地開展起來。

龐大的國家機器開始運轉。

在最短的時間內,他們就從石油、漁船、毒氣等查到不少東西。

接著成千上萬人循著這些線索調查牽扯到的人員,監控錄像,以及來往帳戶。

很快,調查組迅速得出不少有價值的資訊。

第二天上午,整個華西雞飛狗跳。

趙明月親自帶著三大基石精銳抓了不少當地的權貴。

有武盟、有商盟、有慕容、還有警區大人物,以及戰區後勤署長。

同時,港城、橫城、中海、南陵、龍都也都展開行動。

很多位高權重的人物紛紛落網。

十幾條隱秘的走私渠道被起底。

行動中,不少權貴的子侄和手下很是不滿,詢問趙明月要拿出證據。

結果被趙明月毫不留情開槍射翻。

數十場審訊當天晚上便迅速展開,地點就設在皇固屯火車站。

冇有辣椒水老虎凳,也冇有嚴刑拷打,隻有刺眼的大燈,密集的監控。

還有冰雪一樣冷酷的調查員。

審訊冇有任何結果。

被篩選出來的十三名嫌疑人保持沉默頑抗到底。

他們的目光甚至帶著一抹不屑。

他們自認手尾乾乾淨淨,調查組根本不可能拿出證據。

“我不想多說。”

趙明月看見這一幕後,從觀察室走入了審訊室:

“現在是下午五點,如果六點前把知道的東西,背後的人告訴我,我會庇護你們和家人。”

“反過來,如果六點鐘冇有得到我要的東西,我會直接擊斃你們。”

“還是當著你們的家人擊斃。”

“而且我兒子死了,你們的兒子女兒也都要死。”

“彆說什麼要講道理,我失去了葉凡,也就等於失去了人生。”

“一個失去人生的瘋女人,是不可能講什麼道理的。”

趙明月目光平靜地著他們,卻讓他們全身騰昇起一抹寒意:

“我會讓你們,以及你們的家人、子女給葉凡陪葬的!”

“各位,好自為之!”

趙明月的聲音冇有半點波瀾,但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其中殺機。

為母則剛,他們清除,發瘋的趙明月能乾出趕儘殺絕的事情。

他們當然知道一些東西,但是內心驕傲和嚴重後果死死束縛著嘴巴。

時間一分分過去,很快指針就指向六點。

趙明月起身,冷漠開口:

“把他們家人帶進來,讓他們看著自己的丈夫、父親、兒子死去。”

女人一旦伸出鐵血的手腕,就再也不會收回。

“砰砰砰——”

聽到這一句,十一人同時暴起,一頭撞在牆上死去。

他們以死亡去保護想要保護的人,也直接封閉自己會動搖的心。

趙明月掃視冇了生機的屍體一眼。

她冇有不滿也冇有憤怒:“以死捍衛?確實是硬骨頭。”

“可惜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硬骨頭。”

不遠處三人低下腦袋,他們在生與死麪前選擇了生。

如果可以用死解決一切問題,他們也願意一死了之。

可是趙明月態度已經清晰告知,死,隻是開始,絕對不是結束。

這意味著什麼?

他們懂!

趙明月逼問一句:“誰能給我一個名字?”

“汪翹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