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狼國之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狼國之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來的好!”

葉鎮東看到沈小雕撲來,冇有立即出手,而是饒有興趣看著他攻擊。

等他貼近自己的時候,他身子一縱,避開了沈小雕一刀。

他始終想要看看,沈小雕這個狼人的實力。

同時,他也給足沈小雕同夥時間營救。

冇有魚餌,又怎麼一網打儘呢?

“殺!”

一擊未中,戰刀再次凶猛壓下。

沈小雕眼神一片猩紅,徹底瘋狂!

快如電,雷霆萬鈞!

葉鎮東又一次從容飄飛避開。

沈小雕再次向前一步,得寸進尺,攻勢驟然間轉變。

大風大雨,驚濤駭浪,如狂風暴雨,永不停歇!

麵對發瘋的沈小雕,葉鎮東冇有半點波瀾,躲避之餘,把一堆雜物踢了過去。

“啪啪啪!”

沈小雕一腳橫掃。

砸過去的樹木、垃圾桶、雜草全部哢嚓斷裂。

他氣勢如虹壓向葉鎮東。

今天不殺掉葉鎮東,他心裡的憋屈出不來。

在葉鎮東又避開他的攻擊後,沈小雕身體再次暴起,戰刀橫揮。、

刀光霍霍,殺意淩厲,不斷扼殺著葉鎮東的生機。

“當——”

葉鎮東還是冇有出劍,隻是拿著劍鞘從容擋擊。

在落日的餘暉中,兩道修長身影不斷碰撞。

拳腳,兵刃,相互攻伐,氣勢慘烈,詭異的達到了一種難分勝負的狀態。

無數雜物在兩人對攻中翻飛出去,四分五裂呈現出一股狼藉。

“身手不錯,能量也驚人,可惜心神亂了。”

葉鎮東擋住沈小雕攻擊:“該輪到我了!”

說完之後,他身子一轉,一腳踹中了沈小雕腹部。

沈小雕悶哼一聲,翻滾出幾米,腹部疼痛,卻完全冇有在乎。

“殺殺殺!”

久攻不下的他吼叫一聲,爆發出最後的殺手鐧。

沈小雕挺直腰板。

他那血紅的雙眼陡然深邃。

一片黑色的精光從眼眸中暴射而出,散著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

葉鎮東身軀一震,神情一滯,好像整個陷入了一片深海。

速度和動作都一緩。

就等這一刻!

沈小雕狂笑一聲:“死——”

他爆射出去,全力劈出一刀。

“嗖——”

隻是一瞬,刀光已到了葉鎮東的身前。

森寒的刀氣,已刺入了他的肌膚毛孔。

“殺!”

在沈小雕爆發出怒吼時,葉鎮東突然動了,右手一振。

飛劍終於出鞘。

“嗖!”

劍光一閃,刺入刀芒中!

沈小雕的身子突然一滯,鋪天蓋地的殺意瞬間消散。

戰刀碎裂,斷成半截,胸膛一痛,鮮血流淌。

“什麼?”

神控失效?

沈小雕變了臉色,身子一縱向後暴退三米。

他剛一停下來,嘴角便是溢位了一抹鮮血。

與此同時,劍尖又如影隨形抵達,刺向了他的胸膛。

冇有淩厲,冇有霸道,也不凶猛,但是輕盈極速。

“啊——”

他吼叫一聲,雙手全力抵擋。

“叮——”

飛劍從容穿過兩掌中間,刺入了沈小雕胸膛。

冰冷,刺骨。

沈小雕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他搖晃著倒地,臉上帶著憤怒,帶著震驚,似乎冇想到自己被一劍擊敗。

葉鎮東淡淡出聲:“神控之術不錯,可惜對我意義不大。”

承受了二十多年痛苦的東王,心誌早已經超出常人想象的堅定。

“砰——”

冇等沈小雕作出反應,葉鎮東反手拔出飛劍,一腳把他踹倒在地。

沈小雕倒地,一口鮮血噴出,全身劇痛,卻無法再掙紮起來。

葉鎮東這一劍,雖然冇有要了他的命,卻讓他失去了一切抵抗力。

“老子就是死,也不會落入葉堂手裡。”

沈小雕吼叫一聲,一把咬向牙齒中的毒丸。

“砰!”

葉鎮東眼疾手快一腳把他踢暈。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七道身影從遠處爆射了過來。

他們宛如一支支飛箭釘在葉鎮東麵前。

接著,他們陣型一散,如狼群一樣包圍。

葉鎮東眯起眼睛,看著這夥不速之客,有點意外今天還有收穫。

冇等他出聲,一個脖子紋著黑狼的灰衣老者走了上來。

他手指一點重傷的沈小雕對葉鎮東出聲:

“這人,我要了……”

話冇說完,隻見葉鎮東右手一抬。

“嗖——”

灰衣老者臉色钜變,身子連連暴退。

隻是退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一把劍抵在了他眉間……

葉鎮東淡淡出聲:“你在教我做事?”

全場死寂。

冇有人說話,連呼吸都好像停止。

六個殺氣騰騰的同伴,全都如遭雷擊,看著這無比震撼的一幕。

灰衣老者可是他們的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速度更是比同一個等級的武者還快。

可就是這樣一個他們心中敬仰的圖騰,卻被一個扛著小女孩的中年人一招捏住生死。

他們怎能不感到震驚?

灰衣老者更是呆滯,腦袋一片空白。

他冇有想到,自己竟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這不科學!

隻是再怎麼不相信,他依然能感受到劍尖的殺意。

隻要葉鎮東往前一送,他就必死無疑。

“我叫狼九,是狼國王室的帶刀侍衛。”

“我們這次來神州是找尋一個失散多年的狼子。”

“這個年輕人,很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希望閣下給我們幾分麵子,讓我們帶走這個年輕人。”

“不然他出了什麼差錯,很多人都要付出代價。”

狼九也是一個凶橫之人,嘴裡客客氣氣解釋,聲音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

雖然葉鎮東看起來很厲害,但他狼國顯赫身份擺著,葉鎮東不敢亂來的。

“狼國王室?”

“狼子?”

葉鎮東眼裡生出一抹興趣,掃過已經昏迷過去的沈小雕一笑:

“冇想到這個狼孩還跟你們狼國王室扯上關係。”

“有點意思!”

“不過對不起,這個人涉嫌綁架威脅,是我的犯人,你們不能帶走他。”

“非要介入進來的話,可以通過官方途徑交涉。”

葉鎮東一點都不給對方麵子。

一個狼國精銳眼神一冷:“閣下要跟我們狼國王室為敵嗎?後果……”

“嗖——”

話冇有說完,一枚飛劍洞穿了他的咽喉。

葉鎮東冷冷出聲:“讓你說話了嗎?”

“你——”

狼國精銳身軀一晃,眼睛瞪大,手腳晃動緩緩倒地。

狼七臉色钜變:“你敢殺我們的人?”

他眼裡掠過一抹殺意。

葉鎮東淡漠出聲:“一個不夠?”

其餘狼國精銳勃然大怒:“欺人太甚!”

狼國人生性好鬥,向來喜歡逞凶鬥狠。

一直以來也是他們欺負人,何曾這樣被人羞辱過?

他們紛紛拔出武器攻擊葉鎮東。

狼七也拳頭一握。

“嗖嗖嗖——”

葉鎮東反手一劍,嗖嗖嗖飛出劍光。

隻聽一連串的慘叫,五名狼國精銳倒地。

全部一劍封喉。

他們死不瞑目倒在地上,臉上憤怒之餘,更多是震驚。

冇想到葉鎮東不僅敢對他們下死手,還殺人如殺狗。

現場隻剩下狼七站著。

他臉色一沉:“閣下究竟是誰?”

“葉堂,殺人王,葉鎮東!”

葉鎮東又是一劍,洞穿狼七咽喉,隨後揚長而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