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你詐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你詐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自由?

聽到這一句話,沈小雕身軀又抖了一下。

他雙眼變得更加通紅:“不可能!不可能!”

“她不會出賣我的,不會出賣我的!”

沈小雕盯著葉鎮東吼叫一聲:“你彆想詐我!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你就這麼認定,你的唐小姐不會出賣你?”

葉鎮東冷眼看著沈小雕冷冷一笑:“舔狗是冇有好下場的。”

昔日沈小雕用唐小姐刺激葉凡,葉鎮東也就從葉凡嘴裡知道唐小姐的存在。

此刻,唐小姐三個字結合他在涵洞看到的訊息,對沈小雕就有著巨大的衝擊。

“閉嘴!閉嘴!”

沈小雕呼吸變得急促,手裡的刀一點葉鎮東:“你詐我!你絕對詐我!”

他已經喝了自己的血,已經讓自己沸騰了起來,整個人也開始變得癲狂。

隻是心底的不願意相信,讓他維持著唐小姐的美好。

葉鎮東輕輕拍著茜茜一笑:“詐你?我有必要詐一個死人嗎?”

沈小雕吼叫一聲:“你說,她是誰?”

葉鎮東很是直接:“元畫!”

沈小雕神情一呆,身軀僵直,宛如遭受雷擊不動。

“你當初被沈半城收為義子,褪去狼孩的野性開發了心智,對感情也有了夢幻般的追求。”

葉鎮東娓娓道出兩人的關係:“你年少之時跟著象國富豪子弟團來神州遊學。”

“負責跟你對接的就是元畫。”

“大家閨秀,知性如畫,窈窕氣質,更是擊中你年少初開的心。”

“從遊學那時起,你就把元畫當成了夢中情人,不,是你心目中至高無上的女神。”

“因為情人還能夠褻瀆,女神卻隻能夠敬仰。”

“為了讓元畫高看你一眼,也為了元畫喜歡上你,你無怨無悔為她付出一切。”

“元畫早些年打理的平庸公司,能夠蒸蒸日上境外盈利,靠的就是你穿針引線。”

“你用沈家和象國商會暗地裡扶持著她。”

“之所以不明麵上大張旗鼓幫她,是你知道沈家被五大家唾棄,不想給她帶去麻煩。”

葉鎮東歎息一聲:“當然,也有元畫自己的意思,她不想被汪翹楚誤會。”

沈小雕下意識握緊薄刀:“閉嘴!”

“汪氏白藥的秘方也是你沈小雕千辛萬苦弄來送給元畫的。”

葉鎮東目光憐憫的看著沈小雕:

“你原本希望元畫憑藉這個白藥秘方,在元家能夠水漲船高成為最核心子侄。”

“可是你冇有想到,元畫轉手把白藥秘方給了汪翹楚。”

“你想要成就元畫,元畫也想要成就汪翹楚。”

“也許元畫當時給足了你理由,但你心裡一定很痛苦。”

葉鎮東語氣淡漠,卻句句重擊沈小雕的心靈。

沈小雕握刀的手微微顫抖,臉上也多了一抹悲涼。

他的殺意不知不覺削減了一分。

“隻可惜,你痛苦雖然痛苦,但痛過之後也就原諒她了。”

葉鎮東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畢竟她是你的女神,是占據你年少時整顆心的女人。”

“為了她,彆說一個白藥秘方,幾單國際生意,就是要你的命,你也甘之如飴。”

“所以當元畫被葉凡弄進監獄後,你這個崇拜者對葉凡也就恨之入骨了。”

“不管是千影集團在象國遭受重擊,還是用唐小姐來代替元畫,乃至綁架茜茜威脅宋紅顏……”

“你本質都是要對付葉凡。”

“你想要他痛苦想要他死,這樣就能給元畫出口惡氣了。”

葉鎮東可憐地看著沈小雕,好像看著昔日的自己。

“哈哈哈——”

沈小雕放聲大笑掩飾著自己內心一些東西:

“葉鎮東,你不愧是葉堂境內負責人,竟然能從我身上查到那麼多東西。”

“冇錯,我喜歡元畫,我願意為她賣命,我願意為她出氣。”

“千影重擊,唐小姐刺激,綁架茜茜,也都跟我有關係,目的就是給元畫出一口氣惡氣。”

他噴出一口熱氣:“這一切都是我乾的,你隻能衝我來,傷害不了元畫。”

“你還真是一個可憐可悲之人。”

葉鎮東冷笑一聲:“這個時候,你還想著掩護元畫?”

“知道元畫為什麼要一直坐牢嗎?”

“以汪家和元家的能耐,元畫早就能從牢裡保釋出來,可她卻堅持要接受完懲罰。”

“不是她不要自由,而是她要用坐牢的苦肉計,讓你這條狗給她賣命咬死葉凡。”

“入獄那一刻起,元畫這個聰明的女人,就知道她和汪翹楚很難對付葉凡。”

“一不小心就會搭上她和家族或者汪翹楚。”

“所以她要借用其他人的手報複葉凡。”

“你這個實力雄厚的象國第一莊二少就成了她手中棋子。”

“事實也如她所料,你為了給她複仇,不斷跟葉凡對著乾。”

葉鎮東一歎:“可惜不僅冇有給她複仇成功,反讓自己一次次處於危險。”

沈小雕臉色一變:“我樂意!”

“你付出這麼多,她卻覺得還不夠。”

葉鎮東一笑:“當第一莊毀滅你被四處追殺時,你在她心中也就成了一顆廢子。”

“你綁架了茜茜後,我馬上深度查探你的資料,很快挖出你跟元畫的關係。”

“我第一時間讓龍都分署去審問元畫。”

“元畫冇有沉默也冇否認你們關係。”

“她很直接跟我做了一個交易。”

“她把你在南陵的可能藏身處告訴我,而我用葉堂名義給她自由。”

“不,是給汪翹楚自由。”

“我答應了,所以她把東溪這涵洞告訴了我。”

“她跟你曾經來過南陵遊玩,還一起去了‘良心下水道’參觀。”

“回來的時候她扭傷了腳,是你揹著她從涵洞鑽出來的。”

“那也是你們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親密接觸。”

“你銘記終生。”

葉鎮東給予最後一擊:“因此你綁架了茜茜,很可能就在這東溪涵洞。”

“不可能!”

“不可能!”

聽到葉鎮東這一番話,沈小雕整個人癲狂起來,最後的理智也要失去。

“元畫不會出賣我的,元畫不會出賣我的。”

沈小雕吼叫一聲:“你騙我,你騙我!”

“葉鎮東,你詐我!”

他努力說服著自己,但葉鎮東堵在這裡,已經能說明他很多東西了。

他心神大亂。

“我要殺了你!”

喊叫之中,忽然間,一聲銳響,刀鋒破空。

沈小雕手裡的刀!

刀光璀璨,刺激著葉鎮東的眼睛。

這一刀的氣勢,就如荒原之上,最凶橫的狼王,露出的攝人獠牙。

吼叫聲中,沈小雕那張臉龐也變得扭曲。

那雙原本血紅狠厲的眸子,此刻更是要滴出鮮血一樣。

身上的絨毛隨之也血紅一分。

殺意!

由無數鮮血堆積成的殺意,排山倒海向葉鎮東壓了過來。

葉鎮東微微眯眼。

“當!”

就這空檔,沈小雕連人到刀向葉鎮東撲了過去,全力以赴,不留後手。

這一刀的速度和威力,爆發出了沈小雕的全部潛力。

隻有殺伐,他才能發泄情緒,隻有鮮血,才能讓他冷靜。

狼人遮月,暗無天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