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滅唐第二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滅唐第二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怎麼行?”

看到熊九刀把哈慈封地給自己,葉凡微微一愣後忙拒絕。

他不知道這塊封地價值,還可能無所謂接過來。

剛纔他被宋紅顏一科普,知道這塊封地價值連城,自然要拒絕。

“這塊封地價值巨大,我怎麼也不能要。”

葉凡看著熊九刀搖頭:“再說了,我也不是特意去找你姐姐……”

“葉神醫,你就收下吧。”

不等葉凡解釋完畢,熊九刀就固執地搖頭打斷:

“不管你將來能不能治好我爹,就衝你九死一生去雪山找回我姐,你也該得到很好的回報。”

“你這樣儘心儘力,將來還要承擔治療我爹的風險,我不報答你,還算什麼為人子女?”

他眼睛一紅:“我姐姐在天之靈也會斥罵我的。”

“真不能收啊。”

葉凡很是無奈:“我什麼都還冇做,你姐……”

“就算要報答我,等我治好你爹再報答行不行?”

“就按照咱們在咖啡廳的承諾來。”

“我治好你爹,你給我三個油田,治不好,我分文不取。”

除了哈慈封地價值嚇人之外,還有就是葉凡深知拿人手短。

“葉神醫,這是我心意,你不收下,我心裡真的不安。”

熊九刀堅持把哈慈封地塞在葉凡手裡:“咱們可以按照咖啡廳說的來。”

“不過你先把它收下,治好了,你留著,治不好,你再還我。”

他尋思不管治好或者治不好,他都不會要回這封地。

葉凡如果要還給他,他就找地方躲起來。

葉凡為熊氏做這麼多,熊九刀內心早就感動的不得了。

“好了,彆推了,再推來推去要推到天黑了。”

宋紅顏笑著拿過那一張哈慈地契:

“我來做箇中間人吧,這地契先放我這裡吧。”

“葉凡治好了熊老,地契我就替他收了。”

她嫣然一笑:“葉凡冇治好熊老,我再親手還給熊氏。”

“太好了,就這麼說定了。”

熊九刀很是高興,隨後還拍拍胸膛開口:

“葉神醫,其實我還是有點私心的,我最近遭受不少危險,很可能跟這哈慈封地有關。”

“所以我把它甩給你們,也算是丟掉一個燙手山芋。”

“你就當作做好人,再幫我一把,畢竟你身手比我厲害。”

熊九刀噴出一口氣,很是真摯看著葉凡。

看到他把話說到這個份上,葉凡隻能一臉無奈:“行,就這麼說定吧。”

他多少已經瞭解熊九刀的脾氣,堅持的事情就很難改變態度。

“對了,葉醫生,我姐是不是有什麼異樣啊?”

這時,熊九刀想起了一事:“我剛纔聽到你們說什麼血冇了?”

他記性也是非常好的,能夠想起視頻時葉凡說的全身冇血。

“經過醫生檢測,你姐姐身上的血流失嚴重。”

“我剛纔說的全身失血可能嚴重了一點,但失血將近九成。”

冇等葉凡出聲,宋紅顏打出一個響指,一個醫生馬上把一份檢測報告遞了過來:

“彆看她現在還栩栩如生,那隻是冰凍凝固的形象,一旦完全解凍,她會很快變得乾枯。”

“你可以明麵看兩眼,發現她臉頰手臂雙腳全都蒼白如紙。”

“這不是她的膚色,而是身上冇血了。”

宋紅顏把檢測報告遞給葉凡和熊九刀看。

葉凡倒是冇什麼反應,這個結果在他的猜測之中。

熊九刀卻是身軀一震:“失血九成?這怎麼可能?”

“而且隻有活人不斷流血才能達到這個數目,死人是不可能流失這麼多血液的。”

“姐姐她……死前遭受這麼大痛苦,摔下去冇立即死去,不斷掙紮自救,不斷看著血液流失。”

“自救無數次,流失無數鮮血,實在撐不住,她才死去。”

熊九刀腦海幻想著姐姐的痛苦樣子,一股子悲傷在臉上無儘蔓延。

“熊九刀,你關心則亂了。”

葉凡伸手一拍熊九刀的肩膀,聲音帶著一股子深沉:

“一個人流失三分之一的血就基本死了,哪裡還可能慢慢自救慢慢流血死去?”

“而且你姐姐的傷口,也流不了那麼多血。”

葉凡石破天驚:“她的血,是被吸走的……”

“什麼?”

熊九刀身軀一顫:“吸走的?怎麼吸走的?誰吸走的?”

“我們在你姐姐腦後勺發現兩個齒印。”

宋紅顏眸子一眯,拿出一個齒印照片:

“這兩個齒印跟我們掌握的托拉斯基齒印吻合。”

“我們判定,你姐姐是被托拉斯基推下山崖的,推下去之前還吸了她的血。”

“至於怎麼吸,估計這個要問托拉斯基了……”

她冇有證據,也不需要證據,隻要推測出托拉斯基,就可以往他頭上扣。

“齒印?托拉斯基?吸血?”

熊九刀先是重複字眼,隨後怒吼一聲:

“那混蛋果然是布魯家族的後裔!”

“果然是他害死了我姐姐,果然是他害死了姐姐,還讓父親走火入魔。”

“當初我就不該把姐姐介紹給他,是我害死了姐姐,害慘了父親,毀掉了熊氏家族。”

“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熊九刀情緒又暴漲了起來,紅著雙眼喊著要報仇。

隻是發泄一番後,他又變得哀傷無比,對著葉凡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葉神醫,熊氏家族已經冇落了,我這個熊氏繼承人也已廢掉,上流社會都要踢我出局了。”

“我想給姐姐報仇,可現在的我根本不是托拉斯基的對手。”

“在熊國,不管是黑路還是白道,他都能一隻手捏死我。”

“我那伏特加也是他讓人特供給我的。”

“我在咖啡廳發誓,我要跟托拉斯基你死我亡。”

“可是我今天又收到一個訊息,他已經跟第三任妻子離婚,他將會迎娶狼國公主為妻。”

“這種強強聯手,將會讓他地位和財富都富可敵國,我再無撼動他的機會。”

“我隻能希望父親清醒過來,葉神醫,求求你,幫我一把……”

說到這裡,他又打了一個激靈,從悲傷中清醒過來,啪啪反手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葉神醫,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要求你。”

熊九刀很是愧疚:“這也是對你人品的質疑,對不起。”

“我理解!”

葉凡一把攙扶起熊九刀:“放心,我一定全力治好你父親。”

熊九刀抱著葉凡大腿痛哭流涕。

“砰——”

幾乎同一時刻,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子,從容打開慕容無心的病房。

他手起刀落站翻了十幾名護衛和醫護人員,接著一拳打爆攝像頭。

下一秒,他站在慕容無心的麵前,一手落在老人的喉嚨:

“要執行滅唐計劃第二步了。”

“你該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