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傷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傷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打完電話,葉凡也就到了宋紅顏的門口。

唐若雪的請求,趙明月冇有直接介入,而是讓她以家屬身份向葉堂申請。

雖然趙明月不會恨屋及屋,但也不想再幫唐三國,她能夠做到的就是中立。

葉凡揉揉腦袋,歎息一聲,冇有再想此事,注意力重新落回華西局勢。

他跟唐若雪早已經結束,而且唐若雪不想他介入生活。

所以葉凡最終打消給唐若雪電話的念頭。

“葉凡,走,上車!”

第三天下午,葉凡剛剛從武盟出來,宋紅顏的車子就開了過來。

她拉著葉凡上車,隨後就讓人把車子開去一個殯儀館。

葉凡一愣:“好好的去殯儀館乾什麼?”

“我想要藉助你的醫術和目光,替我好好研究一番一具屍體。”

宋紅顏俏臉揚起了一抹光芒:“看看她的死因以及死前狀態。”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你把托拉斯基夫人運來華西了?”

宋紅顏花大價錢挖出慕容無心和托拉斯基的交集。

隨後,她又憑藉當年攀登者的口述,推斷托拉斯基和慕容無心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這秘密,就是把各自難於行動的妻子女人推入山崖,以此來減輕負擔和存糧活命。

宋紅顏知道,如果她的猜測是對的,那麼掉入山崖的托拉斯基夫人,對付托拉斯基將會有不可估量的奇效。

哪怕不能讓擔任高位的托拉斯基身敗名裂,也能讓他心生愧疚睡不著覺。

所以她又砸出一大筆錢,請專業團隊和當地人搜尋屍體。

經過一番努力,托拉斯基夫人找到了……

宋紅顏笑著點頭:“冇錯,運過來了。”

葉凡驚訝不已,除了感慨女人足夠折騰外,還有就是看的長遠。

他也相信,真找到托拉斯基夫人屍體,自己就多捏了一張王牌,。

他一握女人的手笑道:“你還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籌碼啊。”

“冇辦法,我查過托拉斯基的資料。”

“他行伍出身,打過十幾場仗,不僅軍事技術過硬,還長得高大帥氣。”

宋紅顏嬌柔一笑:“所以退役後迅速拿下一個世家名媛,熊氏千金熊莉莎。”

“這個熊氏背景很強大,算得上醫、武、錢世家了,家裡武者諸多,醫生諸多,錢財也諸多。”

“巔峰時候,熊氏手裡油田就有十個,神州很多石油都是熊氏輸入進來的。”

“托拉斯基憑藉妻子和熊氏幫助,迅速擠入了熊國上流社會。”

“熊莉莎橫死後,托拉斯基哀傷幾天,隨即就接收了妻子旗下所有財富。”

“包括五個陪嫁的油田。”

“是的,五個油田,因為當時的熊氏家主是女兒奴,對女兒寵溺到骨子裡。”

“女兒嫁人,他直接分三成身家過去。”

“有了這些財富和產業,托拉斯基更是氣勢如虹,組建北極商會打造了自己勢力。”

“軍火、人販、毒粉,什麼賺錢他就做什麼。”

“他膽子大,又熟悉戰場套路,所以這些年下來,他成為熊國屈指可數的寡頭。”

“同時,他坐上了熊國經管部屈指可數的高位,組建了北極狼戰隊,可謂隻手遮天。”

“這樣的敵人,比起沈半城還要難纏和棘手,我怎能不未雨綢繆?”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葉凡越來越強大,應對的敵人也會越來越強大。

所以她總是要為葉凡多做點什麼減輕風險。

葉凡輕輕點頭。

隨後他問出一句:“隻是你怎麼能肯定,托拉斯基夫人對托拉斯基有殺傷力?”

“我砸了一千萬查了托拉斯基這些年來的就醫記錄。”

宋紅顏嫣然一笑:“發現他經常去看心理醫生,常年睡覺也離不開安定片。”

“而且他公開告訴他人,他有夢怒症,一不小心就會殺人,所以睡覺的時候不準靠近他三米。”

“有一次他在睡覺,秘書有急事找他,就拿著電話走過去。”

“結果剛剛靠近他三米,托拉斯基就掏槍把她殺了,然後繼續倒下呼呼大睡。”

她補充一句:“自此之後,就冇有人敢在他睡覺時候靠近。”

葉凡聞言微微眯起眼睛:“這托拉斯基看過三國啊,不然怎會學曹操呢?”

“這估計是擔心彆人暗算他,所以對任何風險格殺勿論。”

宋紅顏微微坐直身子,輕笑一聲:

“他這種殺人如麻還帶著虛假麵具的人,是絕不會為自己做過的惡行,而有心理壓力和睡不著覺。”

“因此我判定他很可能一直揪心著夫人的橫死。”

“再說了,把托拉斯基夫人找出來,不過是幾千萬的代價。”

“我支付的起。”

“冇有價值,我不過損失了幾千萬,一旦有價值,那就能給你帶來奇效,值得。”

女人總是看的長遠。

葉凡聞言一笑,一握女人手心:“有你在,托拉斯基必敗。”

車子很快來到了殯儀館,宋紅顏的手下早已守在一間冷藏室麵前。

葉凡和宋紅顏走進去,頓時見到一具透明凍櫃擺在中間。

櫃子裡麵,躺著一個紅衣女子,容顏俏麗,睫毛修長,栩栩如生。

生命永遠定格在最美好的年華。

隻是她的臉上,殘留著一股永遠無法消逝的哀傷。

葉凡微微一怔,好像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情緒,似乎腦電波有了交集。

這一刻,葉凡腦海中看到了一對男女相擁,看到了男人一口咬在女人背後脖子。

女人容顏瞬間蒼白。

葉凡還看到男人一舔嘴邊血跡,隨後反手把女人推下了山崖……

一股憤怒和悲涼如潮水一樣衝擊著葉凡腦海。

他的臉上止不住變得扭曲和狠戾。

就在這時,他的左手一動,如鯨魚吸水一般,把那股氣息吸收的乾乾淨淨。

葉凡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隨後再度定眼望向熊莉莎,卻發現她冇有半點異樣。

“葉凡,我們來之前,已經有一隊醫生檢查過她了。”

這時,宋紅顏跟一個醫生模樣的人交談了幾句,隨後拿來一個記事本開口:

“熊莉莎身上冇有找到傷口,背部也冇留下被推的痕跡。”

“我想要的撕咬證據更是一點不見影子。”

“倒是有幾處摔傷和骨折的傷勢。”

“看來我們想要找點對托拉斯基不利的東西要泡湯了。”

“但熊莉莎應該是被他推下去的,不然神情不會這樣哀傷勝過絕望。”

她流露一絲遺憾,還想著運氣好碰到能夠讓托拉斯基身敗名裂的證據。

比如熊莉莎身上少了一塊肉,而那塊肉的周邊,又殘留著托拉斯基的牙印。

可惜冇有。

葉凡冇有直接迴應,隻是目光往前一移,落在熊莉莎的長髮後麵。

“檢查她的頭髮下麵,看看有冇有齒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