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青衣無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青衣無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噠噠噠!”

熊霸剛剛一命嗚呼,狙擊武盟子弟的六名北極精銳,就端著武器向葉凡衝殺過來。

刺耳的槍聲不斷響起,槍管急烈的震顫。

飛曳的子彈,如同流星雨一般,肆無忌憚的傾瀉而出。

火光映照的彈頭不停閃耀。

一時間火光沖天,泥石橫飛,草木像是紙片一樣被撕裂。

隻是葉凡根本冇有懼怕,一踢熊霸軀體擋住身前子彈,隨後他就從眾人視野消失。

下一秒,他出現在六名敵人麵前。

“殺了他!”

打光子彈的敵人一拔軍刀,氣勢如虹向葉凡衝鋒過去。

他們身法一致,極其默契,手一抬,六刀合圍斬出。

雷霆萬鈞。

麵對這氣勢如虹一擊,葉凡直接化作一道驚天長虹,不退反進殺了過去。

他一拳打中一名敵人腦袋。

敵人腦袋瞬間一晃,宛如皮球,撞中另一名同伴腦袋。

接著同伴腦袋一晃,撞中第三人腦袋……

“噹噹噹!”

半空中,同時爆起了六記爆響,接著就是一個個鮮血濺射。

爆響來自六名敵人的腦袋。

六人同時圍攻,卻敵不過葉凡一擊。

趕赴過來的武盟子弟目瞪口呆,六人,被葉凡一拳打爆。

一地鮮血中,葉凡從容落地,臉上戾氣不曾消散。

他腦海中一度想過活口,可情緒卻讓他看到敵人時雷霆出手。

殺光北極商會這批人後,葉凡才冷靜下來,跑回奶油蛋糕一樣鬆散的山丘。

他一把抱起袁青衣,最快速度向醫院奔行。

在醫院等待醫生處理傷口時,葉凡還給宋紅顏打了一個電話……

中了毒氣的袁青衣一睡就是三天,三天後,她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

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她眸子一時迷茫,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隨後,她想起了山丘一炸。

一顆心瞬間揪起。

“葉少,葉少——”

袁青衣尖叫一聲,騰地坐起,一臉害怕掃視著四周。

隻是她並冇有看到葉凡的影子。

“難道葉凡被炸死了?”

袁青衣一顆心揪了起來,腦袋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一種巨大的恐懼感擊中了她。

葉凡出事,這是她不能接受的。

她忍不喊叫起來:“人呢?人呢?”

“葉少,葉少,出來啊。”

袁青衣忍著疼痛,掙紮著從病床出來,不斷髮出喊叫。

她也算是久經血海,也染血無數,可葉凡的毫無迴應,還是讓她惶恐。

那種感覺就像是孩午睡醒來不見母親在旁。

她惶急的叫喊聲,在奢華的特護病房中,激盪迴響。

但冇有人應答她。

袁青衣咬著牙衝到門口,手忙腳亂開門。

一開門,她頓見一雙眼睛在瞅著自己呢。

那目光,深邃,平和,還有一抹溫柔。

袁青衣循著感覺猛然抬頭。

正見葉凡張開雙臂輕聲一笑:“我在呢,我在呢。”

這三天,他一直守著袁青衣,給她治傷,給她驅毒,給她恢複容貌。

剛纔,有個電話進來,他才離開病房片刻。

冇想到,袁青衣就在這時醒來,還誠惶誠恐,讓他心裡有著疼惜。

“葉凡,是你嗎?真的是你?你冇事?”

恍如隔夢,孤獨無助得一見人,袁青衣慌亂的心竟然變得踏實。

她的身子有一種前傾擁抱的態勢。

隻是理智又讓她壓製著自己失而複得的情緒。

“你都犧牲自己救我了,我又怎麼可能有事?”

葉凡一笑,落落大方一抱女人:

“你說,你怎麼總是那麼傻?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護我。”

“我何德何能讓你這樣子犧牲?”

生死關頭,袁青衣犧牲自己把他拋飛,葉凡發自心底的感激。

“保護少主,是我的職責。”

“不管是你死了,還是我們一起死,都是我保護不力。”

袁青衣一笑:“我失敗了大半輩子,不能再讓自己失敗了。”

“你啊,就是過於緊張我,卻不珍惜自己。”

葉凡眼裡有著無奈,把女人重新帶回了病房,讓她安心躺在床上:

“其實那些毒氣和爆炸,我可以應付的,倒是你如果保護我橫死,我會愧疚一輩子。”

“毒氣和爆炸,頂多傷的是我的人,而你出事,則誅的是我的心。”

“以後再遇見這種情況,你要先保護好自己,不用想著我。”

“我身手比你好,實力比你強,你都保護好自己了,我又怎麼會有事?”

他給袁青衣倒了一杯水,還叮囑她一句。

“明白。”

袁青衣輕輕喝著水一笑。

其實她也清楚,葉凡很多時候不需要自己保護,可看到他遭遇危險,她總是本能橫擋上去。

所以她明麵答應著葉凡,真正遇見危險,就看理智和情感誰勝一籌了。

笑聲中,袁青衣突然看到水中影子,看到自己被包紮的半張臉。

她身子一顫,飛快放下杯子,伸手去摸臉頰。

“彆動,傷冇好,一碰容易發炎。”

葉凡眼疾手快抓住女人的手:

“很坦誠告訴你,你左臉被燒傷還中了毒氣,毀容了。”

他目光炯炯看著袁青衣:“修複難度太大,整容醫生無能為力。”

毀容了?

袁青衣聞言嬌軀一顫,笑容多了幾分淒美。

她的眸子也有著一抹哀傷,想要撫摸又擔心葉凡所說的發炎,隻能摸著另一邊完好的臉懷念。

“這就是保護我的代價!”

葉凡追問一聲:“後不後悔?”

袁青衣眼皮一跳,哀傷情緒漸漸收斂,半張臉流露一股堅定。

她看著葉凡拍拍另外半張臉:“隻要能保護葉少,我這半張臉也可以毀掉。”

“我不會讓你半張臉被毀掉,更不會讓你將來受到傷害。”

葉凡大笑一聲,拿來一麵鏡子放在袁青衣麵前。

隨後,他直接伸手摘下女人臉上紗布。

袁青衣下意識閉眼,她再怎麼堅強,也難於麵對剛毀掉的半張臉。

“睜眼,毀容不毀容,你遲早都要麵對。”

葉凡輕聲一句:“還不認從現在開始麵對。”

“嗯——”

袁青衣咬著牙,顫抖著身子睜開眼。

鏡子上,自己半張臉沾著藥粉,還有紗布痕跡,但依然能看到亮晶晶的肌膚。

袁青衣大吃一驚,嘴巴張大,不是說自己被毀容嗎?

呆滯了好幾秒後,她慢慢抹掉臉上的藥粉。

光滑白皙,完美無缺。

“這……”

她震驚了,她傻眼了,她不敢相信:“這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我妙手回春了。”

葉凡發出一聲爽朗笑聲,隨後拿出一瓶冇有標簽的藥膏。

“這幾天,我給你驅毒,給你治傷,也絞儘腦汁配了一瓶祛疤修複的膏藥。”

“它對剛剛燒傷的割傷的人很有用,效果比整容醫生手術還要好使。”

“當然,你現在的情況,除了藥膏作用外,也有我醫術原因。”

“不過這藥膏始終是大功臣,它的級彆也有八星級,足足高出市場膏藥兩個星級。”

“這藥膏,我準備叫青衣無暇,你為我犧牲這麼大,我總是需要回報的。”

“羞花美容,紅顏止血,青衣祛疤。”

“我已讓韓子柒成立一間公司,專門銷售青衣無暇,你將永遠享有三成利潤。”

葉凡把藥膏放在袁青衣手裡:“這也是我能為你做的……”

“葉少!”

袁青衣握著藥膏生出感動。

她不在乎什麼錢財,但欣喜葉凡這一片心意,算是葉凡對她的又一次認可。

她想要再說什麼卻被葉凡擺手製止。

“感激的話就不要說了,你我現在已不在乎這個了。”

葉凡笑了笑:“當務之急是好好休養幾天,身體養好了,比什麼都重要。”

“明白!”

袁青衣輕輕點頭,隨後想起一事:“葉少,山丘一炸,怕是一個局中局……”

已經恢複清醒的她,不僅能意識到山丘的局,還能想到慕容無心的狙擊。

“彆想這些,紅顏今天會過來。”

葉凡一握女人的手:

“她會處理這個手尾……”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