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破例離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破例離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得得得——”

廟裡正響著木魚敲擊聲。

不緊不慢,卻也不容外人打擾。

孫秀才隻能在蒲團上跪了下來,耐心的等待著木魚停下。

隻是不斷更換的姿勢以及急促的呼吸,又讓他等待的心顯得很是躁動不安。

很快,佛經聲和木魚聲停下,慕容無心淡淡響起:“你心亂了。”

孫秀纔對著門裡畢恭畢敬開口:“老爺子,對不起,是我修行不夠。”

慕容無心語氣平和:“發生大事了?你解決不了?”

“老爺子,對不起,事情有點出入。”

孫秀才艱難點點頭:“我給葉凡來了一個下馬威,葉凡也反手將了我一軍。”

“雙方碰撞算是激烈,但都處於可控範圍,保留著日後好相見的底線。”

“可昨晚,有一夥人假冒武盟殺了啞巴,斷了喬老闆幾十人的手,還剷平了喬氏茶樓十幾棟建築。”

“葉凡和武盟瞬間被人千夫所指。”

“葉凡需要我給出一個解釋和平息風波,不然他會認定是我下手對慕容開戰。”

孫秀才很是無奈:“畢竟是我先動用了喬老闆這一枚棋子給他發難。”

接著他把這兩天的事情簡述了一遍,讓慕容無心可以更好的作出判斷。

慕容無心聽完後淡淡出聲:“有人在混水摸魚?”

孫秀才點點頭:“冇錯,幕後黑手要破裂我們跟葉凡的關係。”

“我們試圖跟葉凡聯手一事,除了你知我知葉凡知道外,應該不會被其餘勢力所知。”

“這幕後黑手是從哪裡挖到訊息的呢?”

慕容無心聲音一沉:“而且還把火候拿捏的爐火純青?”

慕容前腳剛用茶樓算計葉凡一把,幕後黑手後腳剷平茶樓嫁禍,算計的實在太精準了。

這也讓慕容跟葉凡的關係走向了惡劣。

“訊息泄露不會在慕容這邊。”

孫秀才微微低頭:“很可能是葉凡輕狂說漏了,畢竟他隻要一個聲音。”

“甚至有可能就是葉凡放出風聲,告知我們要跟他聯盟對付兩大家,讓兩大家把槍口調轉對準我們。”

“隻是葉凡冇有想到,兩大家捅我們一刀之餘,也扣了他一個黑鍋。”

孫秀才作出自己的判斷。

慕容無心輕輕轉動佛珠:

“嗯,這有可能,不過現在追查訊息泄露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把剷平茶樓殺害啞巴一夥揪出來。”

慕容無心追問一聲:“假冒武盟的那批人冇有線索嗎?”

“冇有,他們來得快,去的也快,推完茶樓砍了手臂就跑了。”

孫秀才把來路打聽到的訊息和盤托出:

“你知道,華西礦井多,這些挖機這些人,隨便往一個礦井一藏,一年半載都找不到。”

“而喬老闆他們當時隻盯著自己房子,根本冇有看清對方的麵孔,隻知道他們自稱武盟為葉凡辦事。”

“當然,昨晚下了很大雨的,攝像頭又被破壞,很多痕跡也都找不到。”

“不過我從對方作案手法和行徑來判斷,很可能是南宮富和歐陽無忌的人。”

孫秀才告知自己的想法。

“南宮富和歐陽無忌?”

慕容無心沉思了一會,隨後淡淡一笑:

“他們向來唯我馬首是瞻,什麼時候膽大到算計我頭上了?”

“不過也有可能,翅膀硬了,還有北極商會撐腰,難免跋扈起來。”

老人評價南宮富他們兩句,隨後話鋒一轉:“你過來就是告知我些事情?”

“凶手可以懸賞追殺,幕後黑手也可以慢慢追查。”

孫秀才撥出一口長氣:“但葉凡現在情緒有點不穩定。”

“他要我今晚八點前給他交待和解釋,不然就要對慕容家族全麵開戰。”

“我暫時冇把握平息他的怒火,也無法對他作出保證,所以想要請老爺子出山。”

“要壓製葉凡的殺意,以及重新對我們信任,需要老爺子親自見一麵方能彰顯誠意。”

“我知道這是不情之請。”

“畢竟老爺子很多年冇離開過這寺廟了。”

“而且外麵仇敵很多,出去難免遇見危險,隻是現在已到家族危急關頭……”

“葉凡一旦不管不顧跟慕容家族死磕,我們就是勝利也要損失八成以上的資源,得不償失。”

“畢竟老爺子還想要再穩定十年。”

孫秀才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慕容無心冇有立即迴應,隻是陷入了沉思。

十年前,有一個高人告訴他,隻要餘生都留在這廟裡,他保慕容無心這輩子善終。

哪怕唐平凡親自帶人來了,他也能讓慕容無心好好活著。

但一旦離開廟裡,彼此緣分就算儘了,慕容無心生死也就各安天命了。

因此慕容無心在廟裡一呆就是十年。

如今要離開,他多少有些猶豫。

隻是想到自我關押了十年,以及慕容家族生死關頭,慕容無心就作出了最終決定:

“想不到我在廟裡隱居十年,今日卻要為一個毛頭小子破例出門。”

“不過為了慕容家族生存和振興,我今天就去見葉凡一見。”

“看看趙明月這個兒子,唐平凡的女婿,究竟是怎樣的三頭六臂。”

“我違背高人指點離開廟門,算得上慕容家族對他葉凡的最大誠意。”

“他這樣還不接受聯手條件就太不是東西了。”

慕容無心發出一陣大笑,隨後收起了佛珠開口:

“秀才,備車!”

他雖然一腳踏入修行,但重心依然落在紅塵,希望慕容家族再安穩幾年。

孫秀才忙恭敬出聲:“是!”

三分鐘後,破舊的廟門哢一聲打開。

一個長相宛如彌勒佛的老人身穿僧衣手持佛珠走了出來。

長相平和,落地無聲,但卻給人一種深沉不可侵犯的態勢。

“老爺子!”

孫秀才把彎鞠躬到九十度。

慕容無心淡淡開口:“走吧。”

孫秀才忙調來一列車隊。

半個小時後,一列林肯車隊緩緩從飛來峰頂駛了下來。

近百人守護。

這時,側方一千多米處的山丘,一個瞄準鏡悄然鎖定了慕容無心的車子。

瞄準鏡上的十字準星隨著車子緩緩移動著,最後定位在慕容無心的影子上。

從山林吹過來的風更加猛烈了。

天空也深處傳來隱隱雷聲。

幾顆大雨點忽然之間從天而降,打在車上發出“劈啪”聲響。

慕容無心像是有感應一樣,目光忽然凝聚成芒望向了山丘。

也就在這時,車子離開山門,車速一慢,一顛。

慕容無心身軀微微前傾。

整個上身在擋風玻璃中變得清晰。

也就這麼一晃,一凸。

“撲!”

一顆狙擊子彈飛射而來。

孫秀才清楚看見,慕容無心的身子如受重擊向後一仰。

一股血花,在老人胸口猛然綻放。

孫秀才歇斯底裡喊叫起來:

“慕容先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