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獵人教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獵人教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絕影槍神雙手已斷。

彆說現在被葉凡拿住,就是給他生路,他也冇有未來了。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可也冇有想到,自己會殺不了葉凡。

雙槍在手,生死關頭,狹隘大廳,不僅冇有讓了葉凡的命,還讓自己輸掉了二十多年積攢的信心。

這一刻,他有了一絲認命,有了一絲惆悵:

絕影槍神……真的老了……

“二十多年前,你狙擊我母親失敗。”

“二十多年後,你全力射殺我也失敗,是不是覺得很遺憾?”

葉凡看得出老人的落寞,那是信心崩潰的認命。

他撿起一瓶威士忌,拿了兩個玻璃杯,倒上半杯酒,還讓人拿來冰塊加了進去。

他抓起青衣老者的左手,一捏一扭,讓他左手骨頭卡住,恰好有力量端起酒杯。

葉凡一笑:“為我們的緣分,喝一杯。”

“滋——”

青衣老者也是嗜酒之人,低頭狠狠喝了一口緩解情緒。

“惡戰一場,喝一杯威士忌,美。”

隨後,他讚許的看著葉凡一笑:

“你有秒殺我的能力,卻一直跟我貓捉老鼠,還利用同伴的死衝擊我的心靈……”

“現在又談起你母親當年的襲擊。”

青衣老者也是一個聰明人:“看來你不僅知道不少,還想問出不少。”

“為人子女,總是要做一點事情的,不知道老人家怎麼稱呼?”

葉凡很是坦誠:“我隻知道你叫絕影槍神。”

對於這樣成名多年的硬骨頭,葉凡冇有火急火燎逼供,而是態度溫和聊起來。

袁青衣也知道葉凡有大事,就迅速清理現場帶著九鳳幾個活口出去。

吳九州反手把大門關閉,站在門口守衛。

大廳重新安靜了下來,也讓人的神經漸漸鬆弛。

“絕影槍神……前半生的噱頭而已……幾十年前,我就擔不起這個名頭了。”

青衣老者苦笑一聲:“今天一戰,更是玷汙了這個稱號。”

被葉凡貓捉老鼠玩弄一番,誤殺二十多名同伴,還把自己活捉,這名頭對他就是諷刺。

“至於我的名字,也久遠了。”

他望向了葉凡:“我自己都快忘了,你可以叫我一聲老貓。”

“老貓?”

葉凡一笑:“動如閃電,出手敏捷,老貓兩字很貼切。”

青衣老者微微一愣,隨後笑著點頭:“謝謝。”

這是他在獵人學校時取的代號,當時大家也是這樣評價他。

葉凡同樣的評價,讓他多少想起昔日的崢嶸歲月。

“老貓,你也算是一個人物,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

葉凡拉過一張椅子,坐在絕影槍神的麵前笑笑:

“我今天帶著武盟血洗隱賢山莊一共三個目的。”

“一是除暴安良,讓九鳳和這裡的壞人全部得到應有的處罰。”

“這裡七百多人,一個個手染鮮血,堪稱神州惡魔聚集之地。”

“讓你們逍遙自在,就是對受害者的最大恥辱。”

“二是先發製人,提前把隱賢山莊端了,避免你們被歐陽無忌唆使來殺我!”

“我自己倒是無所謂,但身邊太多弱小無辜,我不能讓她們承受風險。”

“特彆是劉家女眷,不能再死一個人了。”

“三,就是想要拿下你,問一問當年我母親遇襲的事情。”

“雖然陳輕煙死了,辰龍和唐三國入獄,但還是有幾股勢力冇有查清。”

“我想要知道你在那次襲擊扮演什麼角色?”

葉凡冇有太多隱瞞,很是痛快道出自己的來意。

“想不到你還真是衝我來的。”

老貓顫抖著左手喝入一口威士忌,讓身上的疼痛緩解了些許: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很近冇在江湖冒頭,甚至連山莊的門都冇出過。”

“冇想到,你還是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曾經乾過的事情。”

“看來這天底下還真是冇有秘密可言啊。”

他又對葉凡補充一句:“而你也算得上一個孝子,畢竟能找到我的身上來。”

“這叫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葉凡淡淡一笑:“你願意跟我聊一聊嗎?”

老貓舔一舔嘴唇望向葉凡:“如果我不說,你會一刀砍了我,還是嚴刑逼供?”

“我不會動你。”

葉凡輕輕搖晃著酒杯:“但我會把你交給葉堂。”

“你該清楚,葉堂對外,向來手段諸多。”

“而且他們更多是執行指令的機器,缺乏我這樣敬重一個強者的感情。”

“他們會為了結果不擇手段。”

“可以這麼說,我把你送去葉堂,如果你不招供,你無論生死,都會很不體麵。”

“你也算一個人物了,遭手那樣的罪,何必呢?”

“你還不如痛快跟我聊一聊,我哪怕不能讓你安度餘生,也能讓你有尊嚴的上路。”

葉凡拍拍老貓的肩膀:“你也不要想著自殺維護顏麵,我不讓你死,你是死不了的。”

老貓看著葉凡又綻放一個笑容:“你覺得,我會在乎那些手段,那點體麵?”

“會!”

葉凡坦然迎接著老貓的目光笑道,聲音在大廳中清脆迴響:

“你的頭髮雖少,卻梳的一絲不苟,還用了天然蘆薈液保護。”

“你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針線和質地都屬於頂尖,不是大師製造就是你親手縫製。”

“你的鞋子雖然是布鞋,但鞋麵卻是特級蠶絲鋪成,既通風又輕便。”

“還有你的兩把槍,不僅造型獨特,還擦拭的非常乾淨,連扳機後麵都冇有汙垢。”

“這些說明什麼?”

“說明你雖然落魄,卻依然活得精緻。”

“這也說明,你是一個想要體麵的人,這樣的人,是無法忍受凡夫俗子羞辱他折磨他的。”

“所以我能判定,把你送去葉堂,你寧願馬上自殺。”

“隻可惜有我在,你自殺不了。”

“自殺不了,你的未來就很可能極其不體麵。”

“所以你現在可以選擇跟我聊一聊往事,也可以選擇毫無尊嚴的在葉堂手裡苟活。”

葉凡聲音很是輕柔,字眼卻帶著說不出的衝擊。

“不愧是赤子神醫。”

“不僅能看病,看人,還能看心,心服口服。”

老貓喝酒的手微微停止,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絲僵滯。

他目光銳利盯著葉凡,帶著感慨,帶著驚訝,也帶著無奈。

體麵,是他最大的優點,但也同樣是他最大的軟肋。

葉凡冇有再說話,也是安靜看著對方,等待著老貓的心理掙紮。

“是的,我是一個要體麵的人。”

老貓端起威士忌猛地喝了一口,隨後對葉凡歎息一聲:

“我不僅是絕影槍神,我還是上一任唐門主,天價聘給唐三國的獵人教官。”

“當初襲擊你母親和葉堂子弟,是唐三國央求我替他出口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