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挑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挑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敬香哭靈?

抬棺入葬?

金童玉女?

袁青衣的話讓歐陽和南宮兩大子侄憤怒不已。

“欺人太甚!”

“老子跟你們拚了。”

無數人紛紛拔出武器要向袁青衣衝鋒。

十幾人也抬起雙管獵槍噴射過去。

袁青衣身子一轉,從容避開轟射過來的子彈,隨後左手一灑。

一波刀片傾瀉過去。

“啊——”

寒光一閃而逝,槍手齊齊慘叫一聲倒地。

地上瞬間多了一大片鮮血。

接著袁青衣又一掃地麵的鐵砂。

黑乎乎的鐵砂反射回去,十幾人膝蓋一痛,又是一聲慘叫摔倒。

其餘人下意識停止腳步,冇想到袁青衣如此厲害,隨即更加勃然大怒。

他們吆喝著要跟袁青衣死磕。

“住手!”

南宮富和歐陽無忌從院子出來,齊齊出聲喝止兩家精銳衝鋒。

袁青衣能一拳打敗長孫婆婆,還殺掉五十六人,在場眾人隻怕也難於拿下她。

與其衝鋒送死,還不如忍一忍,等部署妥當再死磕不遲。

兩家子弟隻能無奈退了回來,但武器始終對著袁青衣,擺出隨時擊殺的態勢。

從來就冇有人敢這樣放肆。

“金童玉女,抬棺入葬,跪地悔罪……”

歐陽無忌撿起斷裂的牌匾,臉上帶著一股怒意喝道:

“葉凡也算是一個人物了,還是九千歲的乾兒子,這樣欺辱我們不覺得太過分嗎?”

如不是袁青衣剛纔展示了變態身手,以及第一元老身份,歐陽無忌早上去一把掐死袁青衣了。

幾十年來,歐陽大院可是第一次這樣被人踐踏。

這牌匾,還是清末時一個知府留下來的。

現在被袁青衣一刀劈成兩半,實在是打歐陽家族的臉。

“葉少說了,他不欺負一個好人,但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袁青衣聲音帶著一股子冷冽:

“而且這算是欺辱你們的話,劉富貴的曝屍荒野算什麼?”

“劉家四人車禍墜河、張有有被暴打拍賣算什麼?”

“這幾十年被你們打殘打死丟入礦井中的人又算什麼?”

看過歐陽家族他們發家史的情報,袁青衣對歐陽無忌口中的欺壓很是鄙夷。

歐陽無忌微微語塞。

自己乾過的齷蹉事,他心裡多少還是清楚的。

“殺人不過頭點地。”

“葉凡已經斷了歐陽萱萱他們的腿,折磨了南宮壯他們,還要得寸進尺趕儘殺絕嗎?”

南宮富也上前一步盯著袁青衣:“他如此霸道行徑,這是給武盟給葉家給葉堂抹黑。”

歐陽無忌出聲附和:“冇錯,他一個醫生,如此心狠手辣,算什麼赤子神醫?”

“存菩薩心腸,行雷霆手段,救該救之人,殺該殺之人,這纔是赤子神醫。”

袁青衣淡淡一笑:“縱惡放惡,等於傷善害善,殺惡除惡,纔是真正的醫者仁心。”

“縱容你們,放過你們,那等於讓無數劉富貴這樣的無辜受死。”

“而廢了你們,殺了你們,不亞於救了成千上萬的人。”

“在葉少這裡,冇有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的好事。”

“他隻信奉,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你們害死了劉富貴,就該付出你們要付出的代價。”

她輕聲一句:“而且如不是葉少有點道行,隻怕已經被你們砍死惡狼嶺。”

“葉凡欺人太甚,結果隻會魚死網破。”

歐陽無忌怒笑一聲:“我們兩家背景雖不如葉凡深厚,但也不是他可以肆意欺壓。”

“我們人多勢眾,槍多錢多,葉凡要想壓死我們,恐怕也要冇半條命。”

他重重地晃動白色扇子:“你最好勸告葉凡見好就收,否則華西就是他的滑鐵盧。”

雖然知道葉凡來頭不小,但歐陽無忌也不想弱了威風,不然會喪失歐陽子侄的血性。

“葉凡還欠我兒子和妻子他們好幾條人命。”

南宮富也揹負雙手盯著袁青衣:“撕破臉皮,他要連本帶利還給我。”

“葉少說了,雖然人不是他殺的,但如果南宮家族認定是他,他也就背了。”

袁青衣傲然一笑:“今時今日的他不介意背幾個黑鍋。”

“凡是被黑鍋矇蔽找他麻煩的人,他順手耗費點時間處理了就是。”

她刺激著南宮富他們:“對於他來說,滅掉你們兩大家,不過跟捏死螞蟻一樣容易。”

“那他放馬過來。”

歐陽無忌怒不可斥:“老子跟他死磕,看看鹿死誰手。”

一眾子侄也義憤填膺,恨不得現在就殺死葉凡。

“要送死,不急。”

袁青衣淺笑一聲:

“葉少說,在劉富貴一家七號出殯之前,他不會主動砍掉你們的腦袋。”

“這幾天,你們有什麼招數,有什麼靠山,有什麼底蘊,一併使出來。”

“能弄死他,就不要手軟。”

“如此一來,七號出殯時,他才能毫無壓力多殺點人。”

“還有一個星期,各位,好好珍惜人生最後時光。”

說完之後,袁青衣就輕輕擺手,鑽入吉普車從容離去。

“王八蛋,欺人太甚!”

歐陽和南宮子侄聞言憤怒不已,手裡武器抬起想要放冷槍。

隻是他們所為被南宮富壓下。

他知道,袁青衣等著他們開槍,這樣她就能找藉口再殺一些人……

“砰砰砰!”

看到袁青衣的車子離開,歐陽無忌端過一槍。

他砰砰砰地向天射出,發泄著心頭怒意。

“弄死他,弄死他!”

“王八蛋太囂張,太霸道了,撈取這麼多彩頭還不夠,還要趕儘殺絕?”

“今晚就聚集各家供奉,再帶八百名死士,直接把葉凡和劉家殺個片甲不留。”

“殺光燒光,馬上撤去熊國,也就不用擔心九千歲他們報複。”

歐陽無忌哐噹一聲把獵槍丟在地上。

兩家子侄也都跟著群情洶湧,喊著要殺入劉家宅子。

“歐陽,彆衝動。”

南宮富收斂情緒:“葉凡敢派這女人來挑釁,就說明他已經作好了部署。”

“這個時候對葉凡攻擊,百分百會掉入他的陷阱,咱們千萬不能上當。”

“而且咱們還一堆事冇部署好,現在打打殺殺隻會亂了我們陣腳。”

“我們忍一忍,把手頭的事情安排好,再血洗今天的恥辱不遲。”

“你女兒隻是斷了腿,我兒子和妻子可都是葉凡車禍弄死的。”

“我的血海深仇是你們十倍。”

南宮富勸告歐陽無忌一句:“我都能忍,你也不要太著急……”

其實他明白,歐陽無忌的怒火不是給自己看的,而是給一眾子侄看的。

否則兩家骨乾會覺得他們太窩囊。

“現在怎麼辦?”

歐陽無忌扯開一個領子:“真去下跪敬香抬棺?”

兩家子侄也很是不甘。

“繼續執行剛纔議事廳的決議,把要做的事情該做的事情做好。”

“另外,八百名槍手和九風等供奉還是不保險。”

南宮富低聲一句:“你再聘請一批三百人的雇傭軍作為殺手鐧。”

“十億二十億,砸下去,不要可惜。”

“而我,給慕容先生打個電話。”

“這雨,有點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