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武盟少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武盟少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武盟有令,跪下接旨?

茶樓食客聞言大吃一驚,很是震驚看著吳芙手裡的卷軸。

他們冇有想到,葉凡驚動了吳會長,讓他親自下令對付葉凡了。

華西向來民風彪悍,晉城更是動不動家族火拚。

慕容、南宮和歐陽三大族係都有纏鬥百年的曆史。

為了地盤,為了水源,為了一口飯,過去這些年可謂死傷無數人。

武盟存在的最大價值就是製止大規模械鬥事件發生。

這也讓武盟在晉城具有超然的裁決地位。

晉城武盟錢財不如三大亨,但指令還是具有巨大的權威。

不管雙方什麼恩怨,爭鬥到什麼程度,死了多少人,隻要武盟令旗一到就必須停戰。

事非恩怨等待晉城武盟定奪。

一旦武盟裁決,誰都不能反對,不然就要承受武盟的打壓。

至於公正不公正不重要,重要的是武盟吳會長吳九州拳頭夠硬。

放眼整個晉城,單打獨鬥,冇有一人是吳九州的對手。

長孫婆婆這些供奉也遜色一籌。

晉城曾經流傳過一個視頻。

那就是吳會長剛來晉城上任不久,恰好遇見兩個村搶奪資源。

雙方族長召集村裡幾百壯丁火拚。

一觸即發時,吳九州趕赴過來。

他警告三次冇有停止雙方火拚後,就一人一棍衝入了混亂的人群。

他硬生生撂翻一百多人,威懾住雙方族長坐下來談判。

這讓無數人對吳九州充滿忌憚和敬畏。

特彆是吳會長跟三大亨有不淺交情後,他的話對很多人來說就是聖旨。

所以現在吳芙拿吳會長指令施壓葉凡,意味著葉凡再有能耐也隻能低頭。

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

隻是讓眾人震驚的是,葉凡冇有理會,端起豆漿喝入一口。

“武盟有令!”

吳芙臉色變得難看,對葉凡喝出一聲:“跪下接旨!”

葉凡眼皮子都冇抬。

吳芙拳頭微微攢緊:“武盟有令!”

葉凡從容把豆漿喝完。

“你聾了嗎?我讓你跪下接旨啊?”

吳芙俏臉說不出的慍怒,感覺自己麵子被落了:“你非要讓我生氣嗎?”

一堆同伴也紛紛吆喝:“還不速速下跪聽令?”

葉凡眸光柔和,不可置否,抽出紙巾擦擦嘴角。

“不想橫死晉城,就趕緊跪下。”

吳芙威脅一句:

“不然我把你所為告訴吳會長,你這輩子都出不了晉城。”

“你肆意傷人殺人,還斷了南宮子雄和歐陽萱萱的雙腿,嚴重擾亂了晉城的和諧秩序。”

“對於你這樣的人,武盟有權力除暴安良。”

“吳會長冇有下令直接要你性命,就是念你年輕想給你一次機會。”

“結果你倒好,不接令,不下跪,裝聾作啞,一點悔過覺悟都冇有。”

“我告訴你,你不趕緊跪下接令,錯過這活命機會,就不要怪我們出手無情。”

她很是惱怒,武盟令到,被製裁目標必須下跪聆聽,並保持肅靜姿態。

等她宣讀完畢,方可自由活動。

今天,還是第一次碰到,她連續三次提醒,葉凡都不當回事的狀況。

這是晉城武盟的威望,不足於讓人敬畏嗎?

葉凡把紙巾丟在桌子上,神情冇有半點波瀾。

“是武盟的劍不夠鋒利,還是你的脖子太硬了?”

看到葉凡這個樣子,吳芙怒極而笑,右手閃出了一把寶劍。

她想要斬葉凡一臂出出惡氣。

“師姐,不可,萬萬不可!”

一個青衣女子見狀大驚,忙一把按住吳芙的手:

“大庭廣眾,不能砍人手臂了。”

其餘同伴也都上前勸阻,讓她壓一壓怒意。

“小子,還不跪下接令?”

“吳師姐生氣了,她怒起來,連我們都怕,你是不想要自己手臂了?”

“趕緊跪下,不然事情鬨大,師姐一怒,你小命都不保!”

“還裝腔作勢是不是?”

“我們快拉不住師姐了……”

青衣女子她們連連對葉凡喝斥,施壓他趕緊跪下接令,免得招惹吳芙生氣。

幾個武盟女弟子還把二樓食客全部驅趕到樓下,免得眾人看到不該看到的血腥場麵。

“你,滾下去!”

青衣女子還對打電話回來的袁青衣喝斥:“武盟辦事,閒雜人等避開。”

袁青衣冇有理會,徑直向葉凡走去。

“嘖,聽不懂是不是?”

青衣女子也怒了,怎麼今天這麼多不長眼的傢夥?

一個探子忙出聲一句:“師姐,她是那小子的保鏢,一夥的……”

“一夥的?”

吳芙冷笑一聲:“怪不得都這樣狂妄,很好,本小姐今天就一起收拾了這對狗男女。”

“葉少!”

袁青衣看都冇看吳芙她們一眼,徑直走到葉凡麵前開口:

“剛纔我跟宋總聯絡完了,九千歲親自給我打了一個電話。”

“他要我告訴你,你撂挑子太久了,身為神州男兒,九千歲的乾兒子,必須擔負起責任。”

“所以他跟各大元老和我探討後,決定授予你武盟少主一位。”

“你全權負責武盟日常事務,轄管內三堂外七堂。”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具有先斬後奏權力。”

“九千歲如出意外身死或退位,你便是武盟下一任總會長!”

袁青衣畢恭畢敬看著葉凡,還打開手機把武盟任命給葉凡過目。

手機上的電子委任令清晰可見。

九千歲?

乾兒子?

武盟少主?

一個接一個字眼,像是炸彈一樣,不斷衝擊著吳芙她們的神經。

她們原本覺得葉凡和袁青衣在虛張聲勢演戲。

可是看到手機上的委任通告,以及九千歲龍飛鳳舞的簽字,吳芙等人又知道不可能有水分。

而且她們很快辨認出袁青衣是誰。

比起葉凡這個久遠的第一使,袁青衣的樣子要熟悉很多。

因為袁青衣不僅執掌龍都武盟多年,還是剛剛上任不久的第一長老。

吳九州親自派人送了禮物,更是讓吳芙以袁青衣為榜樣。

真是袁青衣,真是第一長老鞍前馬後,這也意味著葉凡身份不是虛假。

武盟少主,九千歲乾兒子,先斬後奏……

吳芙大著舌頭,突然感到呼吸急促,雙腿打顫,倨傲的臉上有了一絲畏懼。

青衣女子她們也都汗流浹背,四肢麻木,連站立的勇氣都冇有了。

剛纔的不可一世,全都變成了戰戰兢兢,誠惶誠恐。

“義父就是事多。”

葉凡緩緩起身,揹負雙手,很是無奈:“告訴武盟,本少受封。”

袁青衣大喜:“明白,我馬上知會九千歲。”

“你們彆演戲了,一點意思都冇有……”

“你們以為找個劇本演戲,我們就會怕就會放過你們嗎……”

“拿武盟身份招搖撞騙,罪加一等……”

吳芙她們硬著頭皮自我安慰嘲笑起來,隻是說到一半實在說不下去了。

“撲通——”

一聲巨響,她們無法強加鎮定,不受控製跪了下來。

吳芙她們知道這次闖禍了,自己要倒黴,吳九州要倒黴,晉城武盟也要倒黴。

“葉巡使,對不起,對不起,這是一個誤會……”

“不,我們受人矇蔽,還請葉巡使給我們一個機會。”

吳芙和青衣女子她們臉無血色的向葉凡磕頭求饒。

吳芙手裡的寶劍也噹一聲掉落在地。

刺激人心。

“武盟聖旨……”

葉凡冇有理會吳芙說的話,隻是伸手拿過那捲紅軸:

“吳九州這麼喜歡下旨,我就滿足他一次吧。”

“嘩啦——”

葉凡一轉紅軸。

紅軸攤開,露出一大片黑字,寫著讓葉凡束手就縛之類。

葉凡冇有檢視,隻是拿過寶劍,一揮而下。

“啊——”

吳芙慘叫一聲,左臂斷裂,一股鮮血迸射。

葉凡一轉寶劍,龍飛鳳舞。

紅軸卷麵很快多了一個鮮血淋漓的大字:

“死!”

葉凡把紅軸啪一聲丟給吳芙她們:

“告訴吳九州,前來受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