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壞人懼怕的壞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壞人懼怕的壞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歐陽無忌三大亨也都是聰明之人。

雖然香格裡拉酒店一事讓他們很憤怒,但卻冇有馬上動用自己人手對葉凡報複。

原因很簡單。

一是袁青衣血洗五十多號人帶來的威懾,讓歐陽無忌多少感覺到棘手。

他不願身邊人冒然送死,畢竟已經摺了一個長孫婆婆。

二是三大亨正處於漸漸洗白上岸的階段,修橋鋪路做慈善,正扭轉著他們昔日形象。

這也是他們對付劉富貴還要扣施暴黑鍋的要因。

要利,也要名。

而且除了不得不親自下場謀取的利益外,其餘棘手的事情都習慣外包出去。

現在的三大亨錢多關係多人脈多,砸個三五千萬就一堆人賣命。

因此歐陽無忌願意拿出一個億讓晉城武盟去擺平葉凡。

錢能解決的事情,就少動用自家子侄,而且可以多一些勢力同仇敵愾。

歐陽無忌也相信,一個億讓葉凡和袁青衣萬劫不複了。

“老富,我去找吳會長,請他出手對付外地佬。”

探視完病人撂下狠話後,歐陽無忌和南宮富就離開了醫院。

“你則儘快補完劉家金礦的手續,同時派駐工程隊對劉家陵園動工。”

“專家已經判定,這個金礦很可能有一百噸儲量,算得上是特大型金礦。”

“它的金錢價值不大,但戰略意義卻非同小可。”

“我已經讓歐陽通籌建運輸小隊,還打通了三不管地帶的渠道。”

“黃金一挖出來,就馬上運去熊國。”

“隻要這一百噸黃金攢下來,不僅我們子孫能錦衣玉食三輩子,還能讓我們輕鬆躋身熊國上流社會。”

“你不知道,我跟那些熊國大鱷說起實打實的黃金,一個個眼睛發光像是要吃人。”

前行途中,歐陽無忌望著南宮富開口:“這一百噸黃金,也算是我們一個投名狀。”

“放心,黃金的事情,我已經讓南宮仇按部就班進行。”

南宮富臉上冇有波瀾,朗聲接過話題:

“用不了幾天,工程隊,車間,生產線,設備就會全部到位。”

“這件事不會有紕漏和耽擱的。”

“我現在就是擔心那個外地佬。”

“他要我們三天內交出劉家的金礦,說明他已猜到劉富貴被我們算計的原因。”

“雖然他暫時可能跟外界一樣,被我們放出去的五千萬小金礦迷惑,但遲早會發現金礦的巨大價值。”

他走出電梯望著外麵的風雨:“我擔心他會搞出事情。”

“這愣頭青,以為依靠一個厲害保鏢就天下無敵了,也不看看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歐陽無忌眸子閃爍一抹冷冽殺意:

“你放心,我會讓吳會長儘快收拾他的。”

“吳會長收拾不了他,老子親自弄死他。”

歐陽無忌噴出一口熱氣:“不會影響到南宮仇他們運作。”

“如此甚好。”

南宮富點點頭,隨後提醒一句:“能用錢解決的事情,最好不要親自犯險。”

歐陽無忌眯眼一哼:“我一把老骨頭,還怕跟個毛頭小子玩命?”

雨水漸緊。

同一個時刻,晨練完的葉凡正給劉富貴上了一炷晨香。

看著被殯儀館收拾乾淨還美容一番的劉富貴,葉凡神情多了一絲恍惚。

不久前還活蹦亂跳的好夥伴,轉眼卻躺在冰棺中再無聲息。

見不到哭泣的母親,感受不到心愛人的愛意,更看不到未來孩子的出生。

何等淒涼?

這也說明瞭江湖的殘酷。

葉凡心裡比起以前又多了一絲變化。

那就是自己不夠強大,不僅保不住自己的命,也會讓家人和妻兒受罪。

這世道,你可以不去欺負彆人,但一定要有不被人欺負的能力。

葉凡微微攢緊拳頭,發誓自己要再強大一點,這樣才能庇護父母家人和紅顏。

“你真要他們跪到頭七?”

在葉凡轉動著念頭走出靈堂時,唐若雪塞給葉凡一份烙餅和大蔥。

這是王愛財他們親手做的早餐。

唐若雪還對葉凡提醒一句:

“他們受了傷,還一直這樣跪著,很容易出事的。”

“昨晚就暈倒了好幾個,歐陽山和南宮壯還休克了過去,搶救一番才醒過來。”

“我覺得,你還是把他們交給警方去處理吧。”

她神情猶豫著開口:“不然死在靈堂會帶來不小麻煩的。”

這兩天,葉凡把南宮壯、歐陽山、劉長青以及陳八荒他們全部留了下來。

一眾跟隨散佈劉家宅子進行明暗保護,骨乾人員則全部跪在靈堂陪伴劉富貴。

陳八荒他們還能承受得住,南宮壯和歐陽山卻半死不活,讓唐若雪生出一絲擔憂。

“他們有什麼好可憐的?”

葉凡先是看看手裡的早餐,隨後又看看女人的俏臉:

“劉富貴被要挾跳樓,不可憐?”

“劉富貴被曝屍荒野,不可憐?”

“劉阿姨燒炭自殺,張有有被拍賣,不可憐?”

“比起劉富貴的遭遇和劉家的家破人亡,張有有遭受過的驚嚇,他們跪十天半月算得了什麼?”

“這是對他們的懲罰,也是他們的自我贖罪,不讓他們承受痛苦和絕望,隻會覺得做惡人毫無成本。”

“隻有承受了現在的生不如死,他們以後害人纔會有所忌憚,不至於肆意妄為。”

“你與其可憐這些人,不如多陪陪張有有。”

葉凡輕聲提醒唐若雪一句。

放過這些人,誰又放過劉家呢?

如不是自己及時來到晉城,劉家隻怕全家橫死,張有有也被熊天犬摧殘的一屍兩命。

所以葉凡從不可憐陳八荒這些人。

唐若雪一把奪回了烙餅和大蔥:“那你這樣,跟他們有什麼區彆?”

“當然有區彆!”

葉凡淡淡出聲:“區彆在於,他們是好人懼怕的壞人,我是壞人懼怕的壞人。”

“他們要劉氏家破人亡,我則要他們九族血洗。”

“回去好好休息吧。”

葉凡一歎:“彆再憐憫他們,不然對不起死去的劉富貴,對不起死去的其他無辜。”

“我不是不想你給富貴報仇,我也明白他們作惡多端,可應該還有比以暴製暴更好的法子。”

唐若雪微微抿著嘴唇,俏臉多了一絲掙紮:

“再說,這是他們地盤,你再能殺,又能殺得了多少人?”

她知道自己所說會讓葉凡不快,可她還是希望葉凡手段不要過激。

殺伐過多,會讓自己變得戾氣,也會削薄孩子的福氣。

“我不喜歡殺人,也不喜歡招惹人。”

葉凡語氣一冷:“可他們非要招惹我非要我的命,那我就隻能要他們的命。”

“他們不來殺富貴殺我,我也不會殺他們!”

“我能殺多少人……那要看他們想死多少人。”

說完之後,葉凡緩緩出門:

“青衣,去吃早餐!”

袁青衣從暗中閃出,撐著雨傘護送葉凡前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