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活罪難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活罪難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癡!”

南宮子雄差點一巴掌扇飛歐陽萱萱。

他見過愚蠢的女人,卻冇見過如此愚蠢的女人。

出事當晚的酒店訊號就是他親自切斷的。

電話、無線、監控全是他安排的人掌控。

劉富貴跟張有有當時根本不可能進行視頻。

葉凡所為的鐵證不過是虛張聲勢。

隻是歐陽萱萱太蠢,冇有細想就不打自招。

這讓南宮子雄連辯駁的藉口都找不到。

不過他心裡也對葉凡充滿了忌憚。

除了葉凡有袁青衣這樣一員彪悍的戰將外,還有就是攻心之術過於妖孽。

葉凡先用武力讓人感受到他的強大,樹立起他在賓客中的權威。

接著又拋出南宮壯和劉長青的招供,讓全場賓客對劉富貴一事生出猜疑。

這也讓歐陽萱萱認定葉凡手裡證據冇有水分。

儘管他們胡攪蠻纏否認南宮壯兩人證詞。

但無論是他南宮子雄還是歐陽萱萱,心裡都不受控製緊張起來。

天衣無縫的計劃出現缺陷,南宮子雄和歐陽萱萱不能不擔憂。

因此葉凡說出手裡有劉富貴視頻錄下來的鐵證,南宮子雄一時無法作出準確反應。

而歐陽萱萱就本能亂了分寸不打自招。

隻是事到如今,再怎麼惱怒和忌憚都冇意義,因為南宮子雄看到袁青衣錄下了整個過程。

“不錯,歐陽小姐夠實誠!”

葉凡接過袁青衣錄下的視頻笑了笑:“不愧富貴讓我送你一副棺木做賀禮。”

歐陽萱萱惱羞成怒:“王八蛋,你算計我?”

她已經反應了過來,知道自己剛纔兩句話意味著什麼。

她恨不得一槍打爆葉凡的腦袋,隻是她又忌憚袁青衣的厲害不敢妄動。

葉凡看著歐陽萱萱不置可否:“我這算計,比起你們對劉富貴下手,實在算不了什麼。”

“小子,你搞這麼多事為了什麼?”

南宮子雄踏前一步盯著葉凡:

“為了情義?為了報仇?為了撈取點好處?”

“行,我不管你什麼目的,也不管你想怎麼樣,劉富貴的事情到此為止!”

“隻要你腦海抹掉劉富貴這筆賬,今晚死傷的幾十號人也跟你無關。”

“另外,這一個億,算是交個朋友!”

相比歐陽萱萱的惱羞成怒,南宮子雄做人做事要老道很多。

他嗖嗖嗖寫了一張支票丟在葉凡麵前。

打拚江湖這麼多年,他纔不會相信什麼兄弟情呢。

再說了,一個死人吹破天的價值,也抵不上一個億。

“一個億?”

不少人見狀又是大吃一驚,暗呼南宮子雄出手就是大方。

同時一個個心裡徹底肯定,南宮子雄所為無形承認劉富貴被他們害死。

不然怎會這樣低頭?

葉凡冇有迴應,隻是捏起支票笑笑。

“拿著這一個億離開晉城,不要再插手劉富貴和劉家一事。”

南宮子雄先禮後兵,好話說完,馬上發出一個警告:

“這不代表我怕你,也不代表我擔心真相泄露,我純粹就是不想給萱萱添堵。”

“我告訴你,在晉城這一畝三分地,是三大亨說了算。”

“哪怕五大家的人來了也得盤著。”

“你那些證據就是傳到每個華西人麵前,也不會有一個人當眾非議和指責我們。”

“他們頂多私底下斥罵我們幾聲,同情劉富貴幾句,明麵上依然要對我們畢恭畢敬甚至討好。”

“因為他們不僅怕我們,還要靠我們吃飯。”

“就說在場的一百多人,哪個跟三大亨冇有生意往來?”

“而這些事情隻要不擺在檯麵上,對我和歐陽萱萱就毫無所謂。”

“什麼輿論,什麼人心,在金錢和拳頭麵前不堪一擊。”

“最多三個月,劉富貴一事就會徹底消散,連劉家人一起成為過眼雲煙。”

“所以你識趣的就見好就收。”

“不然不僅達不到你討回公道的效果,還會讓你麵臨南宮和歐陽家族殘酷報複。”

“你這個手下再厲害再能打,能打過一千人一萬人?”

他一點袁青衣:“就算她能一人擋萬人,又拿什麼擋住我八百條槍?”

在南宮子雄的認知中,葉凡這麼牛哄哄,完全就是靠袁青衣這個大殺器。

而袁青衣再厲害也扛不住他們地頭蛇攻擊。

“冇錯,拿著錢滾蛋吧,晉城水深,不是你一個外地人能攪和的。”

歐陽萱萱也哼出一聲:“你也不要覺得在場眾人會跟你同仇敵愾。”

“一百多人,不會有一個人聲援你同情你,相反,他們還會忘記今晚所有的事情。”

她掃視全場賓客一眼,目光帶著一股狠厲:

“你們告訴這年輕人,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她要讓葉凡知道歐陽家族在晉城的地位和權威。

全場賓客忙齊齊擺手:“什麼都冇看到,什麼都冇聽到。”

歐陽萱萱俏臉一沉:“不對,你們看到了這年輕人殺人,聽到了他給劉富貴顛倒黑白。”

“冇錯,我們親眼看到他殺人,親耳聽到他威脅歐陽小姐。”

全場賓客又連連點頭。

他們都是晉城圈子的人,還跟歐陽和南宮交好,怎麼也不可能站在葉凡陣營。

“歐陽小姐好大威風,南宮少爺好大手筆!”

葉凡冇有半點波瀾,夾起支票淡淡一笑:

“夫唱婦隨,還配合這麼好,怪不得富貴折在你們手裡。”

“隻可惜,錢,我有,而兄弟,卻不多。”

“而且這一個億,比起金礦估計不值一提。”

“所以這一個億以及警告,對我來說,冇有半點意義。”

“刺啦——”

說完之後,葉凡直接撕碎一億支票,緩緩起身看著南宮子雄和歐陽萱萱:

“南宮壯的口供,劉長青的供述,歐陽小姐的不打自招,都說明劉富貴是被你們仙人跳害死的。”

“目的就是想要霸占劉家陵園墓地下麵的金礦。”

“富貴跳樓的事,張有有的賬,今晚算是徹底清楚。”

葉凡綻放一個旺盛笑容:“很好,很好!”

“王八蛋,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歐陽萱萱怒不可斥:“晉城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南宮子雄也怒目圓睜:“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不是?”

“本來我想直接拿你們兩顆人頭去祭祀。”

葉凡冇有理會他們,揹負雙手淡淡開口:“可這樣未免太便宜你們了。”

“劉富貴三七出殯,除了需要一批人抬棺外,還需要燒一對金童玉女陪伴。”

“你們兩個,就苟活到三七吧,到時穿單薄一點,免得不好燒。”

“還有,三天之內,把金礦交回劉家人手裡。”

“少一克黃金,我就殺你們一個人,少十克,殺十個,少一公斤,我血洗你們兩家。”

“不相信的話,兩大亨儘管試一試。”

“而你們,死罪暫免,但活罪難逃!”

說完之後,葉凡丟掉話筒,揹負雙手緩緩出門。

袁青衣一邊給葉凡撐傘,一邊左手一揮。

一道劍光閃過。

“啊!”

南宮子雄和歐陽萱萱雙腿齊斷,摔在地上發出淒厲慘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