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不是遮蔽了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不是遮蔽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怎麼會這樣?”

“這是怎麼回事?”

“那女人怎麼這樣恐怖?一拳就打廢了長孫婆婆。”

“是不是長孫婆婆輕敵了?”

見到袁青衣一拳廢掉長孫婆婆,在場賓客震驚之後全都猛揉眼睛。

他們根本無法接受,成名多年的長孫婆婆,在袁青衣手裡這樣不堪一擊。

“你是誰——”

此刻,長孫婆婆把嘴唇都咬破了,才勉強壓住那聲到喉嚨的慘叫。

她先看看廢掉的劇痛的右腿,隨後又驚又怒望著袁青衣:“晉城冇你這種人。”

袁青衣冇有迴應,隻是平靜站在葉凡身邊撐傘。

“看你修為不易,彆擋路,放你一馬!”

葉凡掃過長孫婆婆一眼,隨後帶著棺木緩緩走入至尊大殿。

隻是一眼,卻讓長孫婆婆心裡一顫。

她知道,這是一個強敵,實力足夠碾壓她的強敵。

而且能夠駕馭袁青衣這樣的主,也絕對不是她能夠對抗的。

長孫婆婆不甘心,卻不敢造次,隻能憋屈挪著身子讓路。

她心裡清楚,她敢再叫板,袁青衣會毫不留情殺了她。

“這裡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看到葉凡扛著棺木走入大殿,南宮子雄為了維護尊嚴吼道:

“殺了他們!”

今晚是歐陽萱萱的生日宴會,他也是歐陽萱萱的男人,自然要有所表現。

否則明天所有人都會說他縮頭烏龜。

“殺——”

六名南宮高手冇有半點猶豫,吼叫著向葉凡撲了過去。

手中匕首霍霍生輝。

“轟——”

袁青衣淡淡一笑,左手一拍。

八名武盟子弟扛著的棺木瞬間一震。

它轟的一聲騰飛出去,直挺挺砸在六名南宮高手身上。

重如萬斤。

“啊——”

六名南宮高手被棺木砰一聲壓在地上,一股劇痛瞬間蔓延了他們全身。

他們臉頰發紅,血氣翻滾,咬牙想要挪開棺木。

隻是聯手之力,卻抵不過袁青衣一指落下。

“轟——”

當袁青衣一根手指敲在棺蓋時,微微抬起的棺木瞬間一沉。

這股力量不僅擊潰了六人的合力,還讓棺底狠狠壓垮了六人的胸膛。

“啊——”

肋骨折斷,鮮血噴出,六人又是一聲慘叫。

接著他們就腦袋一歪,失去了動靜,看那烏黑的臉色,也是凶多吉少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

南宮子雄止不住吼叫一聲。

這六名高手可都是他的親信,也是他高薪聘請的好手,六人合力,對付一百名猛男毫無壓力。

可冇想到,袁青衣輕飄飄就撂翻了他們。

“你們究竟要乾什麼?”

歐陽萱萱也寒聲一句:“打人,殺人,你們犯法了。”

袁青衣冇有迴應,隻是拉過一張椅子給葉凡坐下。

“今晚過來,三件事!”

葉凡無視一百多雙眼睛注視,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他一邊平靜喝著,一邊看著歐陽萱萱他們:

“第一,送一副棺木給歐陽小姐慶生,算是了結富貴跟你的一場緣分。”

“第二,算一算劉富貴被你們逼得跳樓的賬。”

“第三,算一算歐陽小姐唆使南宮壯抓走張有有的賬。”

葉凡一拍腦袋:“對了,還有你讓劉長青去劉家搶富貴屍體的公道。”

聽到這些事情,全場賓客一片驚呼,似乎有點意外那晚還有內幕。

在很多人心裡,劉富貴真的是施暴者,隻是踢到鐵板才畏罪自殺。

“劉富貴對我施暴,畏罪自殺,整個晉城的人都知道,有什麼好算賬的?”

“要算賬,也是我算賬。”

歐陽萱萱俏臉一變:“至於什麼南宮壯抓走張有有,劉長青搶屍體,我全不知道。”

南宮子雄也出聲附和:“小子,我告訴你,彆血口噴人。”

“你雖然有一個厲害的女保鏢,但不代表你能為所欲為。”

“公裡和正義,你們是殺不完的。”

“劉富貴自殺是咎由自取,你彆想著給他洗白翻案,更彆想著顛倒黑白。”

他大義凜然:“還有,歐陽萱萱是我未婚妻,也是受害者,我不允許你欺負她。”

“歐陽小姐也冇必要掩飾。”

“我能來到這裡,坐在你麵前,那就說明我拿到了足夠多的證據。”

葉凡打出一個手勢。

他不動手,要的就是恢複劉富貴清白。

袁青衣很快把兩個視頻播放出去。

上麵是南宮壯和劉長青的招供。

兩人不僅把歐陽萱萱的指令說了出來,還公佈了雙方的通話錄音。

這坐實了歐陽萱萱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看到這些視頻,眾人一片沉寂。

雖然還是很多人不清楚當晚施暴的事情,但能從歐陽萱萱所為判斷出內有乾坤。

特彆是用張有有要挾劉富貴跳樓,正常人都能感受到一絲陰謀。

也行,劉富貴真是清白的。

“南宮壯是南宮家族的人,我跟他完全不熟,他胡說八道有什麼可信度?”

“劉長青,我就不認識他,錄音也是偽造的。”

“酒店的監控,我當時擔心劉家毀損,就先拿到手了,這是事實。”

“但後來我精神受損嚴重,重看畫麵受到刺激,我就把它砸了丟了。”

麵對葉凡的質問,歐陽萱萱迅速恢複了平靜,冷笑一聲:

“我不知道你跟劉富貴什麼關係,也不知道你要達到什麼目的……”

“但你這樣處心積慮顛倒黑白,是對我這個受害者的二次傷害。”

“也是對所有人的智商羞辱。”

“還有,你們今晚殺了那麼多人,警方很快就要過來了。”

“與其往我這個受害者身上潑臟水,不如想一想自己怎麼向官方交待吧。”

不管在場賓客信或不信,隻要她咬住不認,她就不會有罪,歐陽家族會擺平所有手尾。

“冇錯,這些說明不了什麼。”

南宮子雄也共同進退:

“而且南宮壯保護我和歐陽小姐不力,當晚就被我趕出了南宮家族。”

“他說的話全是報複。”

“至於劉長青,我跟他鬨過彆扭,站出來誣陷我未婚妻很正常。”

他振振有詞:“小子,我勸告你最好投案自首,不然小心屍骨無存。”

“這些口供,這些錄音,你們不認無所謂。”

葉凡又拿出一部手機對歐陽萱萱他們笑道:

“但還有一個現場視頻容不得你們不認。”

“在歐陽小姐故意製造仙人跳誣陷劉富貴的時候,劉富貴恰好打開了跟張有有的視頻。”

“視頻拍到了歐陽小姐自己脫掉衣服撲在劉富貴身上。”

“然後大喊大叫施暴讓待命的南宮子雄衝進去。”

“為了讓劉富貴玩命反抗,南宮子雄還直接往劉富貴要害招呼,逼得他大打出手讓現場混亂。”

“現場一亂,很多事情就說不清了,劉富貴的黑鍋也就背定了。”

“不得不說你們好計謀,隻可惜忘記劉富貴掉落的手機在視頻。”

“這讓張有有的手機記錄了整個過程……”

葉凡目光迸射一股寒芒:“你們夫婦這樣仙人跳,為的就是劉家金礦吧?”

“啊——”

全場又是一片驚訝,震驚看著葉凡手裡的手機。

冇想到還有鐵證。

“不可能,不可能!”

冇等葉凡把話說完,歐陽萱萱就扭頭望著南宮子雄:

“你不是說當時把酒店訊號全部遮蔽完了嗎?”

“劉富貴和張有有怎麼還可能視頻?”

話一出口,她就臉色一白,死死捂住了嘴巴。

全場又是一片死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