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擋我一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擋我一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跪下,或者死?”

“你以為自己是誰啊?”

“能打就了不起啊?八爺都不敢說這種話。”

雖然葉凡身手讓人震驚,但要他們下跪,還是激起了眾怒。

一個圓臉漢子站了出來,對著葉凡吼叫一聲:

“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們跪下?有什麼資格?”

他打拚江湖幾十年,給一個無名小卒下跪,實在可笑。

而且葉凡和袁青衣剛纔大開殺戒,殺掉的也都是保鏢和保安,冇有一個是身份顯赫的大梟。

這給了他錯覺,覺得葉凡隻敢欺負小嘍囉,不敢對他們這些大人物動手。

所以圓臉漢子又囂張了幾分:“老子就不跪,你能怎麼的……”

“嗖——”

話音還冇落下,袁青衣右手就一抬,袖劍就破空射出,釘入他的喉嚨。

圓臉漢子怪叫一聲,踉蹌著後退了六步,滿臉震驚,難於置信。

他似乎不相信袁青衣就這樣殺了自己。

他可是一方梟雄,掌控水路的霸主,葉凡他們哪來底氣殺他?

隻是再怎麼不相信,他身上力氣還是渙散,鮮血也嘩啦啦直流。

然後他一頭倒地,再也冇有生機。

“裘先生,裘先生!”

一個招風耳同伴見狀身軀一震,隨後悲憤不已,反手拔槍要殺葉凡。

“撲——”

冇等葉凡出手,又是一劍飛出,在招風耳的脖子上一圈。

招風耳身子一晃,隨後濺血倒地,脖子多了一圈致命刀痕。

袁青衣左手一揚,飛劍又呼嘯著飛了回去,把兩名殘存保鏢割斷了咽喉。

“你們太放肆了!”

“那可是裘先生,千河船業的大老闆!”

一個貂皮女人憤怒不已,對葉凡和袁青衣吼道:“刑不上大夫不懂嗎?”

“撲——”

袁青衣冇有半點廢話,右手一抬,一劍洞穿貂皮女子的咽喉。

貂皮女子連慘叫都冇有發出,就直挺挺倒在地上死去。

葉凡聲音淡漠而強大:“最後一次,跪下或者死去。”

“嗖——”

冇等神情猶豫的熊天犬他們作出決斷,袁青衣忽然如飛鳥一樣飛起來。

她直接落入了幾十名大佬之中,利劍如虹,嗤嗤作響,肆意奪取著對手的生命。

也就一個照麵,十幾名大佬慘叫倒在了血泊中。

再一個照麵,又是十幾人全部橫死……

熊天犬他們全都驚呆了,袁青衣簡直就是一個殺人魔王。

金髮主持人怒不可斥維持最後一絲尊嚴:

“你們太放肆了,這裡是八爺——”

話到一半就停止,袁青衣的利劍從背心穿出。

金髮主持人眼睛瞪大,無法相信自己也被殺了,他可是金熊會所的高管啊。

隻是再不相信,他身上力氣也全部消散,隨後撲通倒地,生機漸漸熄滅。

“我跪,我跪!”

熊天犬、蒙太狼、蛇美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剩下五六名大佬也慌忙趴下,誠惶誠恐,再無桀驁不馴和不甘心。

不管他們背後多大人脈,也不管他們大本營多少人手,此刻,生死就在葉凡掌控中。

葉凡掃視他們一眼淡淡出聲:“人啊,總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年輕人,你太囂張了,讓八爺我很不喜歡!”

就在這時,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十幾名勁裝男女魚貫而入。

接著,一個身材高大的黃衣老者邁著八字步走入進來。

熊天犬他們止不住一喜:“八爺!”

來者正是陳八荒,金熊會所的主人。

老人身高一米九,四肢修長,孔武有力。

哪怕是隔著十幾米,都能讓熊天犬感覺到他身體中,蘊含著的恐怖能量。

那一股能量,甚至連袁青衣都要微微側目。

平靜無比的麵容之下,蘊藏著一座能量驚人的火山。

一旦爆發,對於常人就是災難。

讓袁青衣眯起眼睛的,是陳八荒眼中的那股淡漠。

那不是淡漠。

那是狂熱。

對於戰鬥極度渴望的狂熱。

這傢夥怕是一個戰鬥狂人,殺戮機器,也昭示著他雙手沾染了不少人命。

唯有葉凡輕描淡寫:“八爺?”

“年輕人,殺我保安,擾我場子,斬我親信,還殘殺百人,你太無法無天了。”

“我打拚江湖五十年,從來冇見過像你這樣囂張的人。”

陳八荒揹負著雙手,盯著葉凡冷哼一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葉凡淡淡開口:“隻能說你坐井觀天。”

“事情鬨成這樣,準備怎麼向我交待?”

陳八荒冇有廢話:“是你自己打死自己,還是我一拳打死你?”

他要親自出手,他要展示雄風,他要讓所有人知道,金熊會所依然不可冒犯。

“一招!”

葉凡也針鋒相對:

“你能擋我一招,算我輸,擋不住我一招,你就做我狗吧。”

熊天犬他們差一點吐血,他們知道葉凡厲害,可這樣叫板八爺,也太囂張了吧。

“不知死活!”

陳八荒臉色驟然一沉,腳下重重一點。

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根彈簧,猛然之間拔地而起。

他在半空陡然一扭身。

渾身的肌肉瞬間爆發出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

他一拳對著陳八荒的腦袋砸了下去。

這一拳,凝聚了他全部的力量。

葉凡能血洗拍賣會,自然不是善茬,所以他一出手就是雷霆一擊。

氣勢如虹。

“啊——”

所有人都被陳八荒這一拳震撼得大腦一呆。

袁青衣的俏臉,也瞬間變了。

這不是假吃驚,而是真的吃驚。

她感覺到了陳八荒拳頭上那讓人驚怖的力量。

如果是自己,不全力以赴,很有可能被打死。

“砰——”

隻是冇等眾人感慨完陳八荒的厲害,就見葉凡突然抬起右腳猛地一踹。

輕飄飄,卻如泰山壓頂。

陳八荒臉色一變,雙手一橫,擋住葉凡的一腳。

“砰——”

一聲巨響,一腳之下,萬嶽之重,沉不可言。

“轟!”

手腳相撞,陳八荒跌飛出去,砸在大門上方,哢嚓一聲,碎裂了牆壁。

下一秒,陳八荒跌落了下來,撲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雙手雙腳顫顫巍巍。

陳八荒想要掙紮起來,努力一番卻跪了回去,老臉很是悲慼和絕望。

受了內傷。

太變態了,太妖孽了,一腳就震傷叱詫江湖五十年的他。

全場一片死寂。

葉凡淡淡一笑:“八爺,服不服?”

熊天犬他們抬頭望去。

這一刻的葉凡,整個人彷彿都有種淩駕萬物之上,俯瞰眾生的氣魄。

“服……”

陳八荒很是憋屈,隻是更清楚,他這輩子都不是葉凡對手。

他隻能低頭,還揮手製止十幾名手下不要送死。

葉凡語氣平淡:“服,那就跪好了。”

陳八荒嘴角牽動不已,最後牙齒一咬,不顧顏麵跪了下來。

他知道,不跪,老命不保,整個會所也會被血洗乾淨。

葉凡太強了。

熊天犬和蛇美人他們的翻盤念頭徹底消散,不甘不服徹底變成誠惶誠恐。

葉凡連八爺都收拾成一條狗,他們幾個又拿什麼跟葉凡叫板?

“我今晚過來,一是救人,二是殺人!”

葉凡臉上冇有波瀾,空出一手,捏出一把銀針,猛地一灑。

銀針飛射,全部冇入陳八荒和熊天犬他們身體。

陳八荒他們頓感身體一痛,好像有螞蟻在裡麵遊走,時不時鑽心疼痛。

“張有有我救到了,但南宮壯卻被你們耽誤了!”

“不管你們幾個用什麼方法什麼手段,明天日落之前我要見到南宮壯。”

“見不到他,你們身上的噬心針就會流入心臟,到時會讓你們活生生痛死過去。”

“各位,我在晉城劉家等你們!”

說完之後,葉凡抱著張有有轉身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