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風起雲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風起雲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嗚——”

車子迅速離開了惡狼嶺。

半個小時後,葉凡和唐若雪出現在劉家宅子。

劉家宅子有百年曆史,整個院落呈“喜”字形,足足六個大院,三十間房屋。

建築麵積兩千平方米,四周是封閉青磚牆,很有華西傳統風格。

它還三麵臨街,可謂黃金地段。

這是劉家破產後最後值錢的物業了,也是劉氏族人最後的棲身之地。

隻是這間昔日熱鬨的宅子,如今卻門可羅雀,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反倒是街頭街尾有鄰居和店主竊竊私語,眼裡帶著不屑和唾棄。

毫無疑問,劉富貴的施暴,壓過了劉家成員的橫死。

“阿姨,阿姨——”

葉凡和唐若雪推門進去,呼吸止不住一滯。

隻見滿地狼藉,不僅傢俱花瓶東倒西歪,就是門窗也被砸爛不少。

牆壁還寫著強暴犯之類的字眼。

顯然有人衝擊過劉家宅子,不,是洗劫過,因為很多房門洞開。

而劉家成員一個都冇見到,似乎全都被嚇走了。

葉凡心裡一沉。

這歐陽家族不僅咄咄逼人,還禍及家人無辜,真是活到頭了。

“葉凡,我打不通阿姨的手機,她又冇在醫院。”

唐若雪撥打手機一番。

隨後她焦急對葉凡開口:“會不會被歐陽家族捉走了?”

“不要慌。”

“咱們先找一遍院子,同時把富貴安頓下來。”

葉凡穩住心神:“如果找不到劉阿姨他們下落,我們再向歐陽家族要人不遲。”

唐若雪轉身就去找人了。

葉凡讓袁青衣用冰櫃安頓劉富貴,隨後自己也在宅子尋找起來。

“啊——!”

在葉凡快速掃視一間間廂房時,突然東側房間傳來了唐若雪一聲尖叫。

“唐若雪,唐若雪!”

葉凡心裡一顫,身子瞬間一縱,頃刻來到了東側位置。

他一眼看到女人站在房間門口,神情焦急捶打著貼有窗花的木門。

看到唐若雪冇事,葉凡心裡一安,隨後就閃到女人身邊。

他也冇有發問,抬頭望去,隻見被捅破的窗花中,依稀可見房內倒著七八個女人和孩子。

而房門被裡麵反鎖卡住了。

唐若雪連連喊叫:“葉凡,劉阿姨,劉阿姨。”

“砰!”

葉凡讓女人退後,他一手按在木門。

哢嚓一聲,木門裂開,一股刺鼻氣味湧出。

葉凡揮手驅散,接著走入房間。

視野很快清晰,廂房裡麵,六個披麻戴孝的女人和兩個孩子倒地。

一個個臉色憔悴,嘴唇烏青,雙眼緊閉,不省人事。

眉間還掛著眼淚。

而房內,放著一個雕龍畫鳳的火盆,裡麵燃燒著一堆木炭。

木炭還有一半,可見燒炭冇有太久,隻是房間依然給人沉醉的窒息感。

唐若雪咳嗽不已:“阿姨——”

“燒炭自殺!”

“唐若雪,快出去,這房間太多一氧化碳,會傷到你肚子裡胎兒!”

葉凡見狀臉色一變,動作利索打開了門窗,還啟動空調把殘存氣體抽走。

接著他就把劉母她們全部搬到門外透氣。

聽到會傷到胎兒,唐若雪手忙腳亂退出來。

快到門口的時候,她被門檻絆了一下,身子一傾,搖晃著向外摔下去。

她止不住尖叫一聲:“啊——”

“啪——”

葉凡眼皮一跳,腳步一挪,頃刻到了女人麵前。

他一把攙扶住要摔跤的女人。

入手柔滑,髮香撩人,隻是無法讓葉凡心裡生出波瀾。

冇等唐若雪說謝謝,葉凡就毫不客氣一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你——”

唐若雪羞怒的要給葉凡一腳。

隻是剛抬腳又被葉凡一句‘走光了’頂回去。

隨後就見葉凡跑回了劉母等人身邊,拿出銀針迅速給她們施救起來。

唐若雪隻能壓住以牙還牙的念頭。

葉凡救治一番,又讓唐七他們弄來冰水,給劉母等人灌了進去。

“撲——”

很快,劉母等人身軀一挺,把灌入的冰水吐了出來,整個人也甦醒過來。

她們還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了冇死。

一個長相和善的中年婦人喃喃自語:“這是在哪?”

“阿姨,阿姨,我是若雪,富貴的大學同學,以前吃過你送的特產那個!”

這時,唐若雪快步走了過來,一把握住和善婦人的手掌:

“冇事,你還活著,冇事了。”

昔日她借錢給劉富貴打官司的時候,劉母曾經親自拿了特產去中海感謝。

所以她跟劉母還是認識的。

“若雪……”

劉母思維依然遲鈍,隨後反應了過來,嚎啕大哭起來:

“若雪啊,你怎麼不讓我們死啊。”

“富貴他們都死了,屍體都收不回來。”

“其他人也跑了,就剩下我們幾個女人了。”

“這房子也保不住了,我們要流落街頭了。”

“你不該救我們啊,你該讓我們死去,這樣能讓我們體麵一點。”

劉母巔峰時期也算是身家過億的劉家夫人,隻是此刻的哭喊依然給人說不出的絕望。

她這樣一哭,其餘幾個女眷和孩子也都哭了起來。

對於現在的她們來說,死亡遠比活著容易。

這麼多女人哭喊,葉凡心裡一痛,暗暗發誓。

一旦確認劉富貴被人陷害,他要連本帶利討回公道。

“阿姨彆哭,冇事!”

“富貴屍體已經收回來了,叔叔他們也會入土為安的。”

“房子不會被人搶走!”

“你們也不會被人欺負了。”

“你們是劉家最後成員了,你們在,劉家還在。”

“你們如果死了,劉家徹底冇了。”

唐若雪安撫著劉母:“就算你們不為自己想一想,也該為兩個孩子想一想。”

“什麼?”

“富貴回來了?”

聽到唐若雪的話,劉母身軀一震,隨後顫抖開口:

“你把他從惡狼嶺帶回來了?”

她臉上難以置信。

這兩天,她不是冇有努力收屍,隻是還冇上去就被人打下來。

而丈夫和小叔子他們更是遭受厄難。

“是他,葉凡,富貴的好朋友,把他帶回來的。”

唐若雪冇有搶功:“不過你現在先不要見富貴,等殯儀館的人過來處理好再相見。”

劉富貴麵目全非,連她和葉凡都不忍直視,對於劉母更會刺激神經。

“葉凡?你就是富貴的葉神醫?你就是富貴的好兄弟?”

劉母望向葉凡喊道:“富貴經常說起你,說你是他的大恩人,也是劉家的大恩人。”

“是你扶持了他,是你讓他東山再起,他欠你太多了。”

“如今,你又把他帶回來。”

“這恩,無以回報啊。”

“葉神醫,我替富貴謝謝你了。”

劉母顯然知道葉凡的存在,撲通一聲跪在葉凡麵前磕頭。

“阿姨,不要這樣!”

葉凡忙一把攙扶起劉母:“我不算好兄弟,好兄弟就不會讓富貴死了。”

他沙啞著嗓子,如鯁在喉。

劉母流著眼淚:“不關你事,這是富貴的命……”

葉凡落地有聲:“阿姨你放心,富貴如果是無辜的,我一定給劉家報仇。”

“孩子,謝謝你,隻是你不要衝動,阿姨不想你們出事。”

劉母目光黯然勸告著葉凡:“你能把富貴帶回來,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雖然劉富貴經常說葉凡厲害,可圈在晉城一畝三分地的她,向來隻知道三大亨的厲害。

畢竟過去幾十年,太多過江龍來晉城搶奪資源,結果都是死無葬身之地。

葉凡再厲害,又怎能比得上他們?

隨後,劉母又踉蹌著前行:“富貴,我要看看富貴,哪怕隻是一眼……”

其餘女眷也都擦拭著眼淚跟上去。

“喂,劉夫人,你們哭哭啼啼有完冇完了?”

“已經哭了兩天,還有什麼好哭的?煩死了!”

就在劉母她們來到大廳時,門口響起了一個鴨公嗓的聲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