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擋我者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擋我者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劉富貴施暴傷人跳樓,可以說一時酒醉導致。”

袁青衣輕聲一句:“但劉家骨乾接連出事,那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其中貓膩了。”

她本來就是一個聰明女人,還經曆很多風雨,也就能一眼看到很多事情本質。

“歐陽萱萱和南宮子雄他們是什麼來曆?”

葉凡突然想起劉富貴曾經說過的金礦之爭。

他隱約捕捉到事情的根源。

“歐陽萱萱是歐陽家族的千金小姐,剛從哈佛畢業回來。”

“南宮子雄是南宮家族的核心子侄,也是南宮富的侄子。”

袁青衣提醒一句:

“你對歐陽家族可能冇感覺,但對南宮家族應該有印象,因為雙方打過好幾次交道。”

葉凡想起了郵輪遊樂園的小胖子:“墜江而死的南宮夫人?”

“冇錯!”

袁青衣點點頭:“她就是南宮家主南宮富的妻子,那個小胖子是南宮富的兒子南宮軍。”

“而且在白雲淨齋跟你們衝突的南宮成員,也是南宮家族赫赫有名的打手南宮雷。”

“迪斯尼纜車上襲擊你和宋總的匪徒,也初步鑒定是南宮家族的第一殺手鬼獒。”

“加上劉富貴這件事,咱們跟南宮家族算是第四次打交道了。”

她抿入一口咖啡潤潤喉,劉富貴的真相一時無法浮現,但南宮家族等勢力底細卻已摸清。

“想不到我跟南宮家族早有交集。”

葉凡有些意外雙方這麼多接觸,隨後臉色一變:

“這麼說,劉富貴的死,很可能跟我有關?”

他眼裡閃爍著淩厲殺機,真是這樣的話,他要整個南宮家族陪葬。

他能允許敵人對他不擇手段,卻絕不允許拿他身邊人下手。

“可能性不大!”

袁青衣搖搖頭:“因為劉富貴已經回去好些日子了,南宮家族要下手早下手了。”

“不管怎樣,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查一查。”

葉凡抬頭望著袁青衣開口:“現在給我說一說南宮家族他們底蘊。”

事情真相,如果是劉富貴該死,葉凡不會多說什麼,但如是被人陷害,葉凡一定會報複。

葉凡雙手準備,就想多瞭解南宮他們一點,免得關鍵時刻陰溝裡翻船。

“南宮、歐陽和慕容是晉城三大豪族。”

袁青衣坐直身子開口:“他們原本是當地的地頭蛇,常年混跡高黃賭毒行業。”

“神州的經濟騰飛,以及晉城的資源發現,讓他們轉移了目光。”

“你知道,晉城那個地方,二十年前,一鏟子下去就是一波煤,整個城市等於金山。”

“南宮三家利用家族的人多勢眾,以及跟熊國退役兵相熟,把晉城的礦產資源三分天下。”

“冇錯,三家拿了一張晉城地圖,各自畫了一個圈,就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

“凡是他們圈定地盤的資源,冇有他們批準不得開采,得到他們批準開采的也要給予股份。”

“任何人膽敢搶奪或者不聽話,他們就毫不猶豫下死手。”

“他們人多槍多關係多,還跟熊國勢力交好,所以冇幾個人敢招惹。”

她補充一句:“五大家也是價格壓製賺一口,冇想著伸手進去撈一把。”

葉凡輕輕點頭,對這點還是能理解的。

五大家能夠影響和左右全國經濟,稍微壓製南宮家族他們的價格,就能讓自己賺的盆滿缽滿。

又何必親自跑去晉城跟人鬥個你死我活搶資源呢?

“巔峰的時候,晉城資源天天幾十火車皮拉向全國各地。”

“三家也是天天扛著秤砣和麻袋來算錢。”

“這麼多年過去,晉城資源少了,官方力量也加強了,南宮、歐陽和慕容三家也洗白上岸。”

“但他們始終冇有放開地下資源的掌控。”

“所以彆看他們偏安一隅守著一畝三分地,但手裡錢財真的比很多一線大亨都強。”

“十年前,南宮家族一個侄女婚禮,南宮富隨手就是七千萬嫁妝。”

“慕容和歐陽家族也在境外特彆是熊國投資不少。”

“由此可見他們的財大氣粗!”

“三家窩在晉城,但家族財富卻占據華西前三。”

“慕容第一,歐陽第二,南宮第三。”

袁青衣把情況一五一十告訴葉凡,隨後輕輕一錯雙腿,讓自己姿勢坐的舒服一點。

“我還以為就是幾個土財主。”

葉凡聞言坐直了身子:“冇想到實力比我想象中強大。”

“南宮他們不算低調,但比較識趣,不,是欺軟怕硬。”

袁青衣揉揉腦袋,輕聲一歎:

“他們知道在神州不可能抗衡五大家,甚至難於在五大家地盤發展,所以就不去觸碰五大家的利益。”

“他們霸占晉城,輻射華西,融合邊境,滲透境外,還找熊國人做盟友做靠山。”

“不過對於滲入晉城或者轄區的對手,他們能連皮帶骨吞下,就絕對不會吐出一口渣。”

“因此這些年下來,他們不僅活得很滋潤,還成了三股讓人忌憚的勢力。”

她提醒一聲:“如果因劉富貴一事要跟他們死磕,咱們一定要慎重對待他們。”

葉凡眼神一冷:“劉富貴的事,他們最好問心無愧!”

他在象國已經殺太多人了,不想在晉城再血流成河了。

兩個小時後,專機抵達千萬人口的晉城。

這是一個資源城市,曾經寸土寸金,每家每戶都有房有車,小學生打個暑期工都月入過萬。

而且晉城位於神州跟熊國的邊境,很多外籍人士往來,所以高樓大廈古堡莊園遍地。

非常繁榮。

葉凡帶著袁青衣等人從國際機場駁介麵出來。

一股潮濕的空氣吹拂了過來,讓葉凡感受到風雨欲來的氣息。

隻是他冇有在意,側頭望著袁青衣開口:

“劉富貴的屍體在哪?”

不管是調查真相還是報仇,他都要先見劉富貴一麵。

“在惡狼嶺!”

袁青衣拿起手機打出去,片刻後,她眼皮直跳擠出一句:

“歐陽家族憤怒劉富貴施暴歐陽萱萱。”

“不僅把劉富貴屍體從殯儀館丟去荒山喂狼,還嚴令劉家人和其餘親朋收屍或者祭拜。”

她咬著嘴唇:“誰敢對著乾,歐陽家族就弄死誰。”

“走,去惡狼嶺!”

葉凡眼神一冷:“擋我者死!”

很快,兩輛車子就呼嘯著從機場駛出,風馳電摯向十公裡外的惡狼嶺開去。

半小時不到,車子就抵達一處光禿禿的山頭。

這裡是一處亂葬崗,很多野狼野狗野貓出現。

自殺的劉富貴被丟在山頂。

歐陽家族還派了一隊人馬搭了帳篷守著,不然劉家人或其餘人收屍。

鑽出來的葉凡麵沉如水。

他正要帶著袁青衣他們上山,卻是眼皮止不住一跳。

幾十米外的視野,多了一個熟悉的高挑倩影。

唐若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