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又值多少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又值多少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一聲巨響,熊霸臉頰瞬間充血漲紅。

一百五十斤的身軀,竟跟炮彈一般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砸在後麵牆壁。

隨後,他身體跟一灘爛泥似的從牆上滑落,滿地是血。

半邊震驚的臉頰血肉模糊。

冇死,但失去了戰鬥力。

“啊——”

全場又是一寂,一驚,難於置信看著葉凡。

他們怎麼都無法想到,葉凡一招擊敗了熊霸。

熊霸也是惶恐萬分,麵孔扭曲無比,眸子有著說不出的忌憚。

象殺虎則無比興奮,無比熱血,無比順暢。

四王妃也是掠過一抹異彩。

“別躺著,起來再戰啊,熊霸先生!”

葉凡上前望著快要變形的熊霸:“這一次,我可以等你先出招的。”

熊霸被葉凡氣得吐出一口血,憤怒不已想要掙紮起來,無奈臉頰塌陷牽扯太多神經。

他無力再戰,艱難擠出一句:“我輸了。”

“還算識趣!”

葉凡掃過阮連營一夥人:“還有誰要上來?”

阮氏一夥眼皮直跳,全都下意識躲避葉凡的目光。

他們眼裡有著恥辱和憋屈,但更有著說不出的畏懼。

熊國都被秒了,他們衝上去也是找死。

何況僵婆婆他們在宋紅顏示意下,已經拔出武器指向了他們。

八名嬌滴滴的女藝人更是抱團依靠,眸子再冇有輕視,隻是說不出的驚慌。

“小子,你夠強,夠厲害,我們技不如人,被你這樣羞辱,冇的說。”

阮連營艱難擠出一句:“隻是,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其餘人也都紛紛點頭附和,無法憑藉武力碾壓對手,他們隻能拚背景了。

葉凡冷笑一聲:

“你都被我打成這樣了,還跟我說這些,不覺得荒唐可笑嗎?”

“換成我是你,更該考慮自己下場。”

他從桌上拿了一張紙巾,輕輕擦拭手背一點血跡。

“你——”

阮連營惱羞成怒:“你就算再厲害,你難道敢殺了我們?”

“你麵對的,不僅僅是白象團,阮家,還有北極商會以及九王子。”

“你能猖狂一時,猖狂不了一天。”

“就算你能憑藉身手跑路匿藏,四王妃、象殺虎難道也能躲避報複?”

他試圖威脅葉凡,找回一點麵子。

“而且我可是在職的戰區人員,你挑釁我,打傷我,就是挑釁戰區,挑釁象國。”

他怒不可斥:“我一個電話打出去,就能把你們全部抓去獄裡關起來。”

“抓起來?”

葉凡冷笑一聲:“在象國,怕是冇幾個人能抓我。”

“冇幾個人能抓你?”

阮連營嗤之以鼻:“你算什麼東西啊?”

“砰!”

葉凡緩緩逼近阮連營,流露一抹譏嘲:

“黑象盟我說了算,第一莊我接手,十萬患者叫我第一善,象青天三公跟我是忘年之交。”

“你說說,我算什麼東西?”

“如果酒醉還冇醒的話,我就再提醒你一句,我叫葉凡。”

“象王是我喝過酒磕過頭的大哥!”

話音落下,葉凡抬起一腳,把阮連營踩在地上:“現在清楚我是什麼東西了吧?”

這一番話,讓整個廂房徹底一片死寂。

不管是受傷的熊霸,還是阮氏一夥和八大藝人,全都震驚看著葉凡。

大王子和沈半城的內幕細節他們不清楚,但葉凡的存在還是多少知道的。

——象王的劍。

象殺虎兩眼發光,有著說不出的熾熱,對葉凡畏懼和崇敬交織。

“如果阮少也覺得我吹牛,儘管打電話叫人,你能搬動象國一兵一卒,我跪下來叫你大爺。”

葉凡拉過主位的椅子坐下,俯身看著地上的阮連營:

“你也可以把九王子請出來,告訴他你羞辱我女人,被我打斷雙手踩在地上,看他給不給你出頭。”

“一個小時,夠不夠叫人?”

葉凡把一部手機丟在阮連營的麵前。

阮連營眼皮直跳,很是羞辱,很是憤怒,想要叫板,但理智最終告知他不要魯莽。

不管是阮家還是九王子,一旦跟葉凡鬨得不可開交,那就等於挑釁象王的權威。

象王的劍,不是說踩就能踩的。

“怎麼?不敢?那就是說,你相信我說的話了。”

葉凡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

“相信我說的話了,那你就該明白,你這個白象團負責人,跟我有多大的差距。”

他抿入一口紅酒潤潤喉。

“葉凡,我們今天認栽,但你不要太得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阮連營咬著牙站起來,隨後強撐著勇氣迴應:

“阮氏、北極商會和九王子也不是你可以隨便羞辱的。”

“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說完之後,他就要帶著幾十號人離開。

“誰讓你走的?”

葉凡嘴角勾起一抹戲謔:“你羞辱了紅顏,我有說過放過你嗎?”

宋紅顏心裡一柔,伸手一握葉凡的掌心,充滿著溫暖和安全感。

阮連營憤怒不已,看著葉凡喝道:“我都認栽了,你還要怎樣?”

“認不認栽你的事,怎麼罰我說了算!”

葉凡神情忽然變得冷漠:“跪下!”

一股無形的壓力,轟然降下,宛如泰山一樣壓住阮連營的身子。

阮連營也看著葉凡,還不斷告誡自己,要有尊嚴,要不甘示弱。

他要狠狠對抗葉凡的威懾。

但想象永遠是美好的,現實卻總是那樣殘酷。

葉凡的雙眸,鋒利刀鋒上的光芒,散發著無儘殺意。

一切的凶悍和堅持,都如沸水澆雪,消失無蹤。

淩厲的殺意,熊霸的秒敗,如同暴風雨來臨,讓阮連營心神一顫。

他雙膝不受控製地撲通跪地。

“統統跪下!”

葉凡又把目光望向阮氏一夥。

不怒而威,讓人不可侵犯,也讓阮連營的同夥眼皮直跳。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凶悍氣息,甚至使溫暖的空調風,也有了冰川的寒意。

葉凡補充一句:“不跪者,死!”

“撲通!”

“撲通!”

“撲通!”

一個接一個阮氏男女以及保鏢,全都顫巍巍跪在地上。

很是羞辱,很是憋屈,卻又無奈。

此時,在他們眼中,葉凡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是具備生殺大權的神靈一般。

“撲通!”

熊霸也控製不住跪在地上,很是羞愧,嘴角顫抖著,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將來有機會,他一定要報這個仇。

“葉凡,你要乾什麼?”

阮連營嘴唇都咬出了血:“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葉凡簡單粗暴打斷對方的話:

“再相見也是我踩你,不需要留一線!”

“象殺虎,打斷阮連營他們的雙手雙腳,然後給赫連青雪打一個電話。”

“問問她,三十個人……”

“有九王子未來小舅子,有北極商會強大武者,還有八名當紅藝人,又值多少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