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哪個老人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哪個老人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去赴宴,阮靜媛去黑象盟接我。”

“我們抵達鎮國府邸就聽到槍聲陣陣,狗吠不已。”

“象大鵬殺了大王子,我痛失手足,悲憤不已,不顧危險,怒殺象大鵬……”

“象問天跟象大鵬是一夥的,要殺我滅口,我一時手抖,爆了他腦袋。”

“說個錘子,很明顯的啊,沈半城父子是殺人凶手。”

“我可以提供監控視頻給你們的,絕對不是什麼剪輯出來的。”

“阮靜媛的下落啊?”

“她殉情了,這是她留下的殉情視頻。”

“真是好女人啊,太癡情了,太感動了,出去後我要給她立牌坊!”

在赫連青雪消化著象連城的話時,葉凡也救治完病人,正襟危坐,把鎮國府邸一案正正規規說出來。

坐在對麵的象青天他們一邊聆聽,一邊發問,還讓監控把詢問過程全部記錄下來。

兩個小時後,全部詢問完畢,象青天讓人關掉了記錄儀和監控。

“去,把詢問過程、葉凡口供、鎮國府邸監控,調查組的判斷,全部拷貝五份。”

“一份送王室元老會,一份送給戰區,一份送給官方,一份送給象王,一份送給象太後。”

象青天叫來五名靠譜的調查組成員,讓他們各帶一份初步調查送給五路人馬。

接著,他又把其餘調查人員安排出去,關閉監控後望向葉凡笑道:

“葉神醫,詢問基本完畢,今天辛苦你了。”

“我們在現場的勘查痕跡以及找到的物證,完全能夠印證你給出的口供。”

“這說明你的供詞冇有水分,也說明你絕對配合我們。”

“在我們看來……初步看來,你是清白無辜的。”

“不,不僅是清白,還是大功臣,如不是你悍不畏死跟象大鵬做鬥爭,他估計就跑掉了。”

“案子事了,我們不僅會還你清白,還會給你記大功。”

“不過因為事關大王子和幾百條人命……”

“出於安撫各方人心和凸現調查組重視,你要在警署留在四十八小時。”

“畢竟對於很多人來說,重視程度跟效率無關,而是跟時間緊密聯絡在一起。”

象青天開誠佈公:“希望葉神醫你能夠諒解。”

阮公平也笑著出聲:“葉老弟,幫幫忙,為了大局,你委屈兩天?”

王公正也一臉不好意思:“葉老弟,你放心,絕對吃好喝好跟家裡一樣,我給你安排單間。”

“哈哈哈,三位老哥客氣了。”

葉凡從椅子上起來,走到桌子旁邊倒了一杯紅茶:

“不就住兩天嗎?冇問題。”

“怎麼對案子有利怎麼來,咱們一切以大局為重。”

“你們也不要感到為難,咱們是朋友,朋友嘛,不就是你幫我,我幫你嗎?”

葉凡很是痛快答應住下來。

他心裡也明白,怎麼現在可是唯一活口。

這樣半天不到就離開警署,很容易讓象青天他們被攻擊敷衍審案。

葉凡跟著象青天他們剛剛離開詢問室,外麵走廊就恰好走來一批華衣男女。

帶頭的是一個戴著麵紗的中年女子,身材高挑,氣質淡漠,給人冷冰冰和凶橫的感覺。

看到葉凡跟象青天他們談笑風生,中年女子就臉色一沉:

“象組長,你們就是這樣審問嫌疑人的?”

“有人投訴你們被犯人醫術賄賂,我原本還不怎麼相信,冇想到你們果然失去立場。”

她聲色俱厲:“這一案,我要質疑你們的公正。”

看到中年女子,象青天他們微微皺眉,有所忌憚,卻也不屑。

“越如鉤,我們三公做事,不需受你監督,也不用向你交待。”

象青天很是直接:“你是不是質疑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們三公問心無愧就可。”

“你——”

“象青天,你這個老頑固,越來越放肆了!”

中年女子目光一寒:“你有什麼資格向我叫板?”

“我是王室血脈,也是王室老臣,談不上大權在握,但也是一呼百應。”

象青天冷笑一聲:“而你,不過是太後的管家,一條狗,我怎麼冇資格跟你相比?”

葉凡聞言多看了越如鉤一眼,想不到她是象太後的人。

看她對自己充滿敵意的樣子,估計跟象鎮國關係密切啊。

“一條狗?好,象青天,我會把你的話告訴太後。”

越如鉤怒極而笑:“到時太後收拾你,你可不要怪我告你的狀。”

“你一向喜歡打小報告,彆廢話了,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象青天保持著強勢:“我們要送葉神醫去囚室!”

“你——”

“行,我記住你。”

“我今天過來,是替太後問一聲,審問情況怎樣了?”

越如鉤擠出一句:“大王子的死,必須水落石出,必須真凶伏法。”

“這一件案子,你們三公如果不認真不讓太後滿意,那以後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她喝出一聲:“你們全都可以滾回去賣番薯了。”

“詢問過程和各種監控記錄已經拷貝五份送了出去。”

象青天臉上冇有半點波動:“象太後一個小時內就會收到。”

“要知道什麼情況就回去看我們的詳細彙報。”

“還有,三公做事,從來不是為了什麼人滿意,而是為了維護公平公正的法律。”

“最後,糾正你一點,葉神醫不是嫌疑人不是犯人,是現場唯一證人。”

“我們請他回來是詢問過程,而不是定罪的,他今天留下四十八小時,也不過是做良好市民。”

“以後請越管家你注意用詞,不然我們會生氣的。”

“我們一生氣,就會主動查越家的賬,一查,越家就可能跟第一莊一樣完蛋!”

“好自為之!”

說完之後,他就笑著對葉凡側手:“葉神醫,請,請!”

葉凡笑笑點頭,跟越如鉤擦肩而過。

越如鉤目光淩厲,宛如野獸盯著他,還帶著一股鋒利的殺意……

葉凡冇有理會,悠閒自得來到負一樓的單獨囚室。

在阮公平和王公正去辦理手續和叮囑警衛戒備時,象青天留了下來,輕輕一拍葉凡的肩膀:

“葉老弟,謝了!”

這一句感謝,在外人耳朵,肯定是以為他感謝葉凡救治,或者感謝葉凡配合。

唯有葉凡笑容變得意味深長:“他老人家確實應該好好謝謝我。”

正要走出囚室的象青天停止了腳步,抬頭望了一眼還冇啟動的攝像頭。

隨後他對著葉凡笑了笑:“哪個老人家?”

“能讓三公藉著我救治病症,有意無意偏袒我的老人家,放眼象國估計也隻有一位吧?”

葉凡伸伸懶腰靠在一塵不染的石床上,漫不經心回了象青天一句。

象青天眼皮一跳,瞳孔瞬間凝聚,像是刀子一樣盯著葉凡。

他的眸子充滿著震驚和難以置信,似乎冇有想到葉凡能窺探到那麼深。

良久,他大笑一聲,目光深邃了起來:

“葉凡,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象青天好奇問道:“看來你早預料到自己的結果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