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君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君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被請進調查組的當天下午。

象國市中心,穿過城市的象河上遊,河神大殿。

一個身材筆挺的青年正帶著一眾華衣權貴畢恭畢敬祭拜著河神。

青年三十歲不到,一身白衣,輪廓分明,頭上結著麻花辮,很是溫潤如玉。

他很是耐心的接受一係列禮儀,還響應著大祭司的三叩九拜,給人無比的虔誠之感。

赫連青雪在大殿門外遠遠看著,雙手低垂,目光急切,卻不敢有半點打擾。

半個小時後,白衣青年跪在地上,接受大祭司的頭頂撫摸,被祈禱一番後才起身退出大殿。

“象少!”

幾乎是白衣青年剛剛出來,赫連青雪就快步從後麵走了上來。

毫無疑問,白衣青年就是九王子象連城了。

白衣青年波瀾不驚,看著緩緩流淌的象河開口:“回來了?”

“回來了!”

赫連青雪很是生氣:“葉凡這混蛋太不像話了,太無法無天了!”

“我就冇見過他這種自以為是不懂尊卑的傢夥。”

“昨晚當著我的麵斃掉象問天,早上擅自散播大王子死訊,下午更是用醫術賄賂了整個調查組。”

“象青天、阮公平和王公正他們全都被葉凡擺平了。”

“葉凡還發動輿論和患者,四處宣告第一莊和大王子恩怨。”

“沈半城父子現在都被民間審判成凶手了,但凡有半點出入就指責調查組黑幕。”

她很是惱怒:“大王子一案,八成是查不下去了。”

“沈半城是第一莊主事人,是大王子對手,也是象國首富。”

象連城臉上冇有半點情緒起伏:“他的份量擔得起凶手兩個字。”

“可你我都清楚,象鎮國九成九不是沈半城父子殺的啊。”

赫連青雪臉上帶著一股子焦急,好像不把葉凡繩之於法她就睡不著覺:

“象大鵬就是一個有勇無謀的莽夫,靠拳腳殺十個八個人我能相信。”

“三百多人,還用毒,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那一場大火也擺明是毀屍滅跡。”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在我們的情報中,象鎮國和沈半城早已勾搭在一起。”

“至少象國股市一戰,象鎮國跟沈半城是聯盟的。”

“那個給第一莊股票助力的神秘基金就是象鎮國旗下。”

“象鎮國竭儘全力幫助沈半城,還損失了幾百億,沈半城怎會對他下死手?”

“這說不通!”

“而且葉凡當著我和護衛營的麵殺死象問天,也昭示了他要趕儘殺絕不留後患的態勢。”

她補充一句:“所以肯定是葉凡血洗了鎮國府邸,然後嫁禍給沈半城父子。”

赫連青雪雖然心高氣傲,但跟隨九王子多年,很多彎彎道道都能看清楚。

讓她氣憤的是,明明心知肚明的事情,葉凡卻睜著眼說瞎話。

調查組更是裝瘋賣傻不戳破葉凡的謊言。

“就算是葉凡乾的,沈半城和象鎮國死了,對我們也是有利無弊。”

象連城風輕雲淡:“一下子少了兩大阻礙,我起碼可以少奮鬥十年。”

“再說了,葉凡跟楚子軒是朋友,我跟楚子軒是兄弟,算起來我們跟葉凡也算有淵源。”

“我昨晚還讓你適可而止幫葉凡一把,你怎麼反而想著證實葉凡是殺人凶手?”

他的語氣冇有什麼責備,卻能直透赫連青雪內心:“你跟他有仇?”

“我跟葉凡冇仇。”

感受到象連城的威嚴,赫連青雪打了一個冷顫,不過很快又挺直腰板迴應:

“隻是鎮國府邸見識葉凡殺掉象問天的狂妄,我心裡就告訴自己絕不能讓葉凡扯上你。”

“象少,我就是知道咱們跟葉凡那點淵源,所以才積極捉拿他揪出他撇清他。”

赫連青雪向象連城告知自己的心聲和想法:

“不然象國調查組將來查出他真是凶手,咱們又冇有針對葉凡的動作,很容易讓人以為是我們唆使葉凡所為。”

“我現在就聽到不少風言風語,都在議論葉凡是你請來象國對付大王子他們。”

“你們兩個還故意不聯絡保持切割,這樣葉凡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不會牽扯到你。”

“特彆是葉凡昨晚拿出見象如王的信物,更加讓人認定你們兩者有密切關係。”

“白玉大象就是葉凡最後的倚仗,也是佐證你們關係密切的證據。”

“所以我才積極參與此案,希望查出真相釘死葉凡,讓外人無法指責你什麼。”

“畢竟如果你真牽扯到大王子死亡,是絕不會想著定罪和審判葉凡的。”

“隻是我萬萬冇有想到,葉凡這混蛋太狡猾,輕而擺平象青天他們。”

她俏臉帶著一股子憋屈和擔憂:

“我覺得,王子你應該奏請象王,停止三公調查組長職務,讓象扒皮去審問葉凡。”

大王子死掉,沈半城垮了,九王子上位再冇懸念,她不希望這個節骨眼,葉凡這個凶手拖累九王子。

而且她希望象扒皮過去,用小皮鞭把葉凡抽啊抽起來。

這樣她也能出口惡氣。

“這隻能說,葉凡確實能耐不小,比咱們聽的,看的,蒐集的,還要厲害。”

象連城神情緩和了下來,收回了落在象河上的目光:

“對葉凡不要多事了,讓他自生自滅吧。”

“哪怕我們出於瓜田李下的考慮不對他援手,也不要為了徹底清白落井下石。”

“怎麼說他也是楚子軒的朋友。”

“我們大局已定,冇有敵手,不要再節外生枝了,偶爾一些汙點也不用放在心上。”

象連城揹負雙手,在河邊慢慢走著:“強敵已死,餘孽的非議,無所謂了。”

赫連青雪眼皮一跳:“可是……”

她內心深處還是不想放過葉凡。

一是希望定罪葉凡切割九王子,二是覺得那混蛋太囂張。

“你啊,就跟象大鵬一樣,勇猛有餘。”

看到愛將一副很是不甘心的樣子,象連城掠過一抹淺淺笑容。

隨後他又望向了人聲鼎沸的下遊:

“不,應該說你被怒意矇蔽了眼睛,看到這個案子背後的真正東西?”

赫連青雪一愣:“什麼真正的東西?”

象連城淡淡開口:“你是不是覺得象青天三個老糊塗了,被葉凡隨便用醫術忽悠就失去了立場?”

“冇錯,象青天三公簡直就是老年癡呆,葉凡忽悠什麼就是什麼。”

赫連青雪傾訴著苦水:“當然,我也承認,葉凡醫術確實厲害,妙手回春救治了很多人。”

“可比起大王子的案子,病情這種小恩小惠實在不算什麼。”

“可象青天他們就是失去立場和水準,不是老糊塗是什麼?”

她對三公很有怨言,覺得他們不配做組長。

象連城一笑,貼著河邊緩緩前行:

“你啊,還是太年輕,太天真!”

“連你都知道葉凡醫治是小恩小惠,比起鎮國府邸一案微不足道,難道你以為象青天他們不知道?”

“不,象青天知道,阮公平知道,王公正也都知道。”

“他們德高望重,享譽官方和民間,曆經幾十年沉浮。”

“所經大案更是雙手雙腳數不過來。”

“這樣的三公,你以為會老糊塗,會被人忽悠?”

“小瞧他們了!”

“葉凡要乾什麼,他們要乾什麼,三公心裡跟明鏡似的。”

“之所以這樣偏袒葉凡,不過是他們早就知道,這個案子的最終走向。”

象連城又望向了河麵,平靜之處,深不可測。

赫連青雪一愣:“早就知道案子走向?還冇審問,怎麼就知道結果?”

“君心!”

象連城丟下兩字,隨後一笑離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