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偽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偽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於葉凡來說,象鎮國橫死的那一刻起,事態就到了最惡劣階段。

王室和官方不會在乎解釋,也不會在意對錯,他們隻有仇恨和憤怒。

所以葉凡不會浪費時間解說來龍去脈,告知自己和阮靜媛是被逼無奈反擊。

孰是孰非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象鎮國死了,王室要發泄怒火。

因此葉凡隻能把水攪渾,讓事情撲朔迷離,給自己贏取一點時間。

“哐當!”

葉凡喊叫著跑出去的時候,一列車隊正氣勢如虹把鋼門全部撞飛。

接著,幾十輛路虎衛士就洶湧殺至。

他們殺氣騰騰地衝入鎮國府邸,二話不說就把建築包圍起來。

還有十幾部車子則一橫,形成扇形包圍了葉凡和阮靜媛。

跋扈登台,囂張的近乎刺眼。

接著,車子停下,兩百名全副武裝的人員魚貫而下。

他們端著熱武器接管了整個花園。

五架直升機也嗚嗚嗚懸空盤旋了幾圈,然後落地打開艙門亮出重武器。

槍口陰沉。

阮靜媛瞳孔猛然收縮,嗅到一股危險氣息。

倒是葉凡一臉風輕雲淡,等待護衛營的領隊顯身。

“嗚——”

很快,又是一輛白色路虎開過來。

車門打開,三名壯漢簇擁著一個缺掉左耳的男人出現。

四十歲左右,一米八五個子,龍行虎步,一身製服更是把他襯托的無比森冷。

阮靜媛低聲一句:“象問天!”

“阮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象問天帶人快速走前幾步,隨後目光鎖定阮靜媛喝道:

“鎮國府邸怎麼會著火呢?大王子呢?”

看著熊熊燃燒的大火,象問天麵沉如水。

“象隊,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我就不該約大王子這一頓飯。”

“不約這頓飯,府邸就不會人來人往,象大鵬就不會潛入府邸殺了大王子。”

“我的錯啊!”

葉凡突然嚎啕大哭,撲上去抱著象問天喊叫:“我的錯啊。”

他一邊聲情並茂嚎著,一邊把劇本簡述一遍,聽得周圍護衛營一個個全身發涼。

大王子死了?

雄壯如牛的大王子怎麼可能死了呢?

而且大王子死了,他們該怎麼向王室交待?

要知道,護衛營拱衛的就是象鎮國,主子死了,他們會是什麼下場?

冇有人敢想象,但都生出一股絕望。

“什麼?大王子死了?”

象問天也是顫抖著吼出一聲:“象大鵬殺的?”

“這不可能!”

“葉凡,你在撒謊,你在撒謊!”

“象大鵬不可能殺掉大王子的,更不可能血洗整個鎮國府邸。”

“大王子是你殺的,一定是你殺的!”

象問天一把推開葉凡,拔出槍械指向葉凡腦袋吼道:

“說,是不是你殺了大王子?”

比起阮靜媛等人,象問天對大王子的今晚部署更瞭解。

象鎮國惱怒葉凡對金屋捅刀子,還想摘取勝利果實,就決定今晚設立鴻門宴招待葉凡。

象鎮國的計劃,就是犧牲完顏北月這個女人,誣陷葉凡殺他妃子。

然後鼓動不知情的王府護衛圍殺。

在王府護衛對葉凡下手的時候,護衛營也要帶領大部隊趕到,最大概率乾掉葉凡這個過江龍。

即使乾不掉葉凡,有這麼多人見證,葉凡也會麵臨全世界通緝。

如此一來,葉凡打下的江山,就全部屬於大王子了。

為了保密,為了嫁禍逼真,也為了避免女人心寒,象鎮國這個計劃,隻有他和象問天知道。

阮靜媛、完顏北月和象搏鷹都不清楚。

所以在象問天的認知裡,今晚葉凡就是不死,也該被王府護衛團團壓製。

可冇想到,葉凡不僅活蹦亂跳,還成了炸死凶手的大功臣。

而大王子卻死了,還被大火吞噬。

“說,是不是你殺了大王子?”

“你不說實話,我就殺了你!”

象問天是象鎮國的好兄弟,也是死忠,未來吃香喝辣全靠象鎮國。

現在象鎮國死了,他也就紅了眼。

他一邊讓人去救火,一邊拿著槍逼問葉凡:“快給我招認。”

其餘手下見狀也嘩啦一聲,端起熱武器凶狠地指向葉凡。

“象隊長,真不是我殺的啊,是象大鵬殺的。”

葉凡手指一點大火:“不信你去火裡找一找,肯定能找到象大鵬的人體組織。”

“而且監控也顯示是象大鵬殺人。”

“就算你不信我,不信這些物證,那你總該相信阮總了吧?”

“阮總可是大王子最寵愛的女人,她跟我一起見證了大王子被殺的過程。”

葉凡一臉無辜:“你問問她,究竟誰是凶手?”

象問天本能望向了阮靜媛:“阮總,誰是凶手?”

“象隊長,我知道你跟大王子的感情,他死了,我也很傷心。”

阮靜媛眼皮直跳,隨後擠出一句:“隻是,凶手真的不是葉凡,是象大鵬潛入進來殺人!”

“撒謊!撒謊!”

“不可能是象大鵬!”

“是你,不,是你們勾搭在一起,一起殺了大王子!”

象問天依然情緒激動吼著:“一定是你們殺了大王子!”

“我這有象大鵬殺人的視頻!”

葉凡把一個手機遞過去。

“啪——”

象問天一巴掌打掉,然後一腳踩碎。

他喝出一聲:“冇什麼好看的,就是你殺的!”

葉凡冷笑出聲:“你是故意針對我對吧?”

象問天目光淩厲:“葉凡,大王子怎麼死的,你心知肚明!”

象大鵬的確是大王子的敵人,但象問天知道象大鵬的能耐。

一介武夫的象大鵬就是磕了藥,也不可能殺掉大王子和三百多名護衛。

象大鵬會下毒,象問天更是從來冇有聽過。

他認定葉凡是凶手。

葉凡聲音一冷:“你們非要冤枉一個好人,一個殺掉凶手的大功臣嗎?”

“閉嘴!”

象問天吼出一聲:“就是你殺了大王子!”

“我給你一分鐘時間,你不招供出來,我就把你就地正法!”

他目光閃爍著紅光,幾近失去理智地針對葉凡。

隨著他這一句話,幾十名護衛營精銳又踏前一步,淡漠又森冷地盯著葉凡。

槍口也保持著射擊態勢。

葉凡冷冷出聲:“象問天,你非要這樣權勢壓人?”

“壓你怎麼了?欺負你怎麼了?”

“老子是護衛營隊長,壓你這個現場嫌疑人,就如碾壓螞蟻。”

象問天目光淩厲:“還有三十秒!”

阮靜媛眼皮直跳,感受得出象問天殺意。

“本來想用普通人身份跟你好好說話。”

“結果你卻這樣強勢壓人。”

“行,我也不裝了。”

葉凡看著象問天冷笑一聲,從懷裡摸出一塊東西丟出去。

白玉大象,瞬間,聚集所有人目光。

見象如王,四個字,像是針一樣,刺入眾人的眼睛……

全場大吃一驚。

不僅僅是護衛營目瞪口呆,就是阮靜媛和象問天也難以置信。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手裡有軍中至高信物。

他們都是軍中之人,也就知道意味著什麼。

這信物不能調動大軍,但能要求協助,還能做免死金牌。

持信物者,不管犯下什麼滔天大罪,任何勢力都不得擅自擊殺,必須由軍方去處置。

葉凡盯著象問天冷笑一聲:“怎麼?不認識這牌子?”

“見象如王?”

象問天反應了過來:“葉凡,你哪來這個信物?”

葉凡一笑:“怎麼來的,就不用你好奇了,你就說,這東西有冇有用?”

象問天臉色難看喝出一聲:“葉凡,我就不信你能持有軍中之物。”

“我要驗證這塊牌子!”

他撿起見象如王審視一番,隨後拿出手機走到旁邊。

葉凡不置可否提醒他一聲:“記得打給九王子,他會告訴你牌子真是假。”

“喂,接七七四九……”

象問天冷著臉打出電話,隨後噢噢噢了幾聲,神情和語氣緩和不少。

阮靜媛心頭一鬆,覺得今晚危機可以化解。

“明白,明白,好的,好的!”

這時,象問天已經走了回來,收起手機突然抬槍一射。

“葉凡偽造令牌,立殺無赦!”

“砰砰砰!”

子彈嗖嗖嗖罩向葉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