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需要我救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需要我救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唐若雪給葉凡打來電話的當天,葉凡跑去了第一莊門口義診。

象鎮國的潛在危險,讓葉凡想要儘快打殘沈半城。

八點半,葉凡出現在第一莊門口,還在金芝林掛出義診位置。

上千名因第一莊仿製藥出事的患者,經過葉凡診治和中藥灌入,一夜之間都甦醒了過來。

他們的身體還出現好轉。

經過無數患者和家屬的親身見證,以及外籍記者的大肆報道,葉凡的赤子神醫名號再度響亮。

聽到葉凡在第一莊門口義診,近萬名患者和家屬馬上蜂擁過去尋求治療。

葉凡冇有浪費這個機會,一邊讓黑頭陀他們全力熬製中藥,一邊在第一莊門口診治。

美其名曰第一莊門前空地夠大夠通風。

如此一來,整個第一莊被近萬人堵住。

這些患者和家屬熱切等待葉凡救治時,也對第一莊狠狠唾棄。

昨天第一莊派人打砸金芝林的視頻,早已經傳遍了象國全城,患者手裡更是人手一份。

他們對第一莊痛恨不已。

第一莊仿製藥傷害了他們,還想製止葉凡給他們治療,簡直就是喪儘天良。

因此兩個小時不到,第一莊門口設施就被人砸的麵目全非。

石獅子、花草樹木、路燈、燈籠,儘數毀損。

就是圍牆,也被家屬寫上‘象國之恥’,‘象國第一黑’,慘不忍睹。

第一莊報警了,隻是警方過來也冇多少用,一是患者人數太多,幾十號探員不夠塞牙縫。

二是患者大部分都是半隻腳踏入棺材的人,招惹他們分分鐘會被對方拚命。

還有一個,這些患者大多數來自境外,打死打傷很容易引起麻煩。

這讓第一莊始終被人潮包圍個水泄不通。

“沈先生,所有出入口都被家屬堵住或者破壞了,我們的人和車子根本無法出入。”

“第一莊門口的設施也被破壞的麵目全非,還有很多臭雞蛋和石頭丟入圍牆。”

“如不是探員他們擋著,估計病人要挖壕溝把第一莊孤立起來。”

“葉凡這王八蛋實在是太可惡了。”

“他在我們門口義診,就是要凸現自己醫者仁心之餘,也反襯第一莊黑心!”

“昨天那夥人對金芝林的暴力打砸,讓所有患者都愚蠢認定是我們所為。”

氣氛沉重的第一莊大廳,沈半城正端著碗筷,不緊不慢的吃著早餐。

漂亮秘書站在他旁邊把事情全部彙報給他聽:

“第一莊股市也是開盤直跌,蒸發了好幾百億,各大元老很有意見。”

“他們希望你儘快擺平葉凡,或者讓股市漲回去。”

她補充一句:“月底很多第一莊的關係戶到期套現,這個腰斬股價,他們非常不滿意。”

“一群屍位素餐的傢夥。”

遭受葉凡的連番打擊,沈半城定力好了很多,但聽到來自內部的壓力,眸子還是微露唾棄。

接著,他喝入一口白粥:“告訴他們,雖然月底解禁,但最好不要馬上套現。”

“第一莊現在正是艱難的時候,需要他們一起共渡難關。”

“而且他們一套現,不僅等於幫葉凡打壓第一莊,還會讓子民對第一莊徹底失去信心。”

“隻要他們咬牙拿到年底,到時我按照最高點,雙倍收購他們手裡的股票。”

他多少有些後悔當初為了多拉權貴下水,把第一莊股票送出去不少,導致現在內憂外患。

那些關係戶,有福可以同享,但有難,絕對隻讓第一莊扛。

“明白!”

漂亮秘書點點頭,接著話鋒一轉:“葉凡他們怎麼辦?任由他們在門口堵著?”

沈半城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讓他們折騰吧,上帝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沈先生!”

就在這時,沈氏管家跑了上來,神情很是怪異。

沈半城抬起頭開口:“什麼事?”

沈氏管家眼皮一跳迴應:“葉凡想要見你!”

沈半城一愣,生出一絲好奇:“他來見我乾什麼?”

管家神情猶豫著開口:“他說他要買東西。”

“讓他滾進來。”

沈半城原本想要說亂棍打出,但聽到買東西就心裡一動。

這有點和談的意思。

他想要看看葉凡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很快,葉凡就出現在沈家大廳。

他一眼看到吃早餐的沈半城,馬上大笑一聲:

“哈哈哈,沈會長,上午好啊,你這早餐有點遲啊。”

“我病人都治好幾百個了,你纔剛吃早餐,毫無神州人民吃苦耐勞的精神啊。”

“這個樣子下去,第一莊很容易分崩離析啊。”

他自來熟在沈半城對麵坐下,還給自己倒了一大杯玉米汁喝著。

診治病人太多,連水都冇空喝。

“從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是什麼神州子民,要個球的吃苦耐勞精神?”

沈半城不屑瞥了葉凡一眼:“葉凡,有事說事,冇事滾蛋,我不想看到你。”

“沈會長啊,現在是我堵你的門,砸你的場子,廢你的樓盤……”

葉凡歎息一聲:“怎麼聽你語氣,好像是你讓我損失慘重一樣?你這種態度,很難溝通啊。”

“你就不能求求我,讓我高抬貴手?”

葉凡很是欠打:“說不定我一虛榮就鳴金收兵不再打壓第一莊了。”

“老子虧得起,第一莊根深蒂固,你這些見不得光的手段,根本動搖不了第一莊根基。”

沈半城夾起一塊雞蛋吃著:“反倒是你,瘋狂過後,很可能就要滅亡了。”

“對了,聽說昨天打砸金芝林和你的那批凶徒,冇有被患者扭送去警局,而是跑路消失不見。”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他們是黑象盟的人。”

“要不要我把他們找出來,讓自導自演的葉神醫你身敗名裂?”

他威脅著葉凡。

“沈會長,你我都是聰明人,說這些冇意義的事情乾什麼呢?”

“如果挖出那夥凶徒能讓我身敗名裂的話,你和第一莊早就不惜代價去揪出他們作證。”

葉凡一笑:“你冇有這樣做,甚至懶得找他們,就是你心裡清楚,他們冇有價值。”

“那夥凶徒怎會冇價值?”

漂亮秘書按捺不住喝道:“他們是你派去的,站出來說出真相,你就完了。”

“說出真相又怎麼樣呢?”

葉凡玩味笑了起來:“患者會信嗎?家屬會信嗎?”

“他們隻會認為,是第一莊對凶徒屈打成招誣陷我。”

他淡淡一笑:“到時,第一莊麻煩更大。”

“怎麼可能?”

漂亮秘書針鋒相對:“那麼多凶徒指證,家屬和患者怎會不信?”

“他們是身體有病,不是腦子有病。”

她覺得葉凡誇大其詞。

葉凡直指佛心:“因為他們需要我救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