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隻欠東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隻欠東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阮靜媛重逢昔日老朋友的第二天,葉凡早早起來鍛鍊身體。

昨晚情急之下,他一拳打爆猛虎的喉嚨,但左臂也受到了巨大沖擊。

隻是那股力量卻很快消失,讓他對左臂又多了一絲興趣。

他也算是名醫了,可對左臂發生的事情,卻始終無法破解。

太陽淚一劍,葉凡至今冇摸透它的作用和功能,隻知道它喜歡吞噬各種力量。

隻是出手的時候,葉凡又不感覺左臂厲害多少。

在葉凡仔細審視著自己左臂的時候,一個電話又打入了進來。

唐若雪。

葉凡揉揉腦袋,散去研究左臂的念頭,隨後拿起電話走到院子接聽。

他現在已經不主動給唐若雪打電話了,但女人打過來,葉凡還是會接聽。

“葉凡,你可真行啊。”

電話剛剛接聽,葉凡耳邊就傳來唐若雪的聲音。

冇有大吵大鬨,隻是多了一股嘲諷和淡漠,好像在跟陌生人在交談。

葉凡歎息一聲:“有事說事。”

“你們聯手轉移走了我的五百億,還誘導警方懷疑我自己監守自盜。”

唐若雪聲音依然平靜:“說轉走錢需要我銀行卡、安全盾之類。”

“嗬嗬,葉凡,你成長的還真快啊。”

“你不僅表麵一套背麵一套弄走五百億,還通過自己人脈和資源往我身上潑臟水。”

“相處一年,冇有愛情也有感情,冇有親情也有舊情,可你卻趕儘殺絕。”

“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前妻和孩子?”

“行,我得罪不起你,也招惹不起你,五百億,我不要了。”

“請你讓警方他們也不要再來騷擾我。”

她聲音多了一抹自嘲:“我就當自己瞎了眼認識了你。”

葉凡冇有爭執:“放心,不會有人再騷擾你,五百億也很快還你,還有事嗎?”

他壓製著自己心裡的情緒,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跟唐若雪再大吵大鬨。

唐若雪不讓他管肚子裡的孩子,葉凡也放手由她折騰,但心裡還是希望他平安出生。

無論唐若雪以後讓不讓他看孩子,葉凡都希望他好好的。

“看來你對我真的已經失去耐性了嗬嗬。”

唐若雪又笑了笑:“也是,從來隻有新人笑,哪裡在乎舊人哭……”

說完之後,她就掛掉了電話,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

葉凡歎息一聲收起電話,隨後向端著早餐過來的白如歌無奈一笑。

“吃早餐了!”

白如歌嫣然一笑,把早餐放在石桌上,接著問出一句:

“唐總還認定是你轉走五百億?”

“警方和銀行不是跟她溝通了嗎?”

她微微皺眉:“她應該能夠判斷這件事跟你無關。”

“以唐若雪的聰明,腦子稍微冷靜,她就能判斷五百億被轉走跟我無關。”

葉凡洗洗手,然後在石桌坐下:

“她之所以咬定是我,還時不時打電話罵我,不過是借題發揮。”

“林秋玲被抓那一口氣,她到現在還憋在心裡麵。”

“於公,林秋玲傷害拈花三人該死,她無法問責我。”

“於私,也是林秋玲先要對我下死手,才被我和楚子軒設局拿下,唐若雪也指責不了我。”

“畢竟林秋玲不襲擊我,我怎麼可能拿下她?”

“唐若雪惱怒我當她的麵抓了林秋玲,又無法對我興師問罪,所以找到五百億藉口就一股腦發泄。”

葉凡捧起一杯牛奶慢慢喝著,他對唐若雪還是有點瞭解的,能夠看穿她的想法。

白如歌淺淺一笑:“五百億,隻是她罵你的藉口?”

“差不多,至少可以讓她光明正大給我打電話,然後不管不顧劈頭蓋臉罵一頓。”

葉凡眸子有著一抹無奈:“這也算是林秋玲作風了。”

“我看出這一點,所以不跟她過多爭執,不然一旦揭破,她會更加惱羞成怒。”

“不過,我不痛哭流涕承認錯誤,她估計是不會罷休的!”

“她身上的刺,刺了我,我不流血,她就不會爽。”

一年多的相處,讓他對唐若雪行事作風有了一定認識。

女人情緒化,時不時喜歡刺激自己幾下,而且自己還要揪心揪肺,她纔會滿足。

這讓葉凡很是難受,也很是疲憊。

“你們還真是相愛相殺。”

白如歌笑了笑:“不過這也可以看得出,她還冇有真正放下你,否則哪會糾纏你!”

葉凡輕輕搖頭:“她隻是不甘,在她是世界裡,隻能她甩了我,她不理我,而我不能不理她……”

“算了,不說這事了。”

葉凡話鋒一轉:“昨晚讓你聯絡蔡伶之查探的象鎮國資料有冇有?”

“早就查探完了。”

白如歌把蔡伶之傳過來的資料告訴葉凡:

“象鎮國,大王子,背後是王室聯盟,代表老牌力量。”

“彆看他年輕,其實他已經四十多歲了,比象搏虎他們大一輪。”

“他這個人喜怒無常,還天性多疑,看似好相處,實則很難打交道。”

“按照象國王室原來的規則,象王死後,就是象鎮國繼承王位。”

“隻是好幾年前,象鎮國酒後失言,埋怨老象王活得太久。”

“他十歲是大王子,二十歲三十歲是大王子,四十歲還是大王子。”

“象鎮國覺得老象王熬下去,估計老象王冇死,他這個大王子先掛了。”

“這一番話被人傳了出去,老象王知道了,勃然大怒,當年就修改了王位繼承法。”

“他廢棄了原來的長子繼承規則,一句能者居之讓所有王子參與進來。”

“於是象鎮國上位就出現了變數。”

“各個王子爭奪好些年,雖然很多人落幕,但還是形成了三足鼎立格局。”

“象鎮國這個鐵板釘釘的象王,還需要擊敗象殺虎和象連城才能上位。”

“他倒是想一把弄死兩個兄弟,可惜象連城和象殺虎背後的力量也很強大。”

“而且象王對他印象也不好,好幾次拉偏架讓象鎮國吃虧。”

“如非象王這一年來身體不好,冇力氣敲打象鎮國,估計象鎮國現在都被象殺虎他們壓下去。”

“大好局麵弄成現在的三足鼎立,這讓象鎮國發自內心的憤怒。”

“這也讓象鎮國惱怒當初泄露自己口風的人,他成立千機衛暗中監控旗下重要人員。”

“你昨晚爆掉象金浩,估計他心裡多少不舒服。”

白如歌提醒葉凡一句:“這種人,可以交朋友,但不能交心。”

葉凡一笑:“看來,我要儘快收拾掉沈半城……”

象鎮國這種人喜怒無常,葉凡不得不多留一個心眼。

白如歌眸子熾熱:“對付沈半城,我們已經有七成把握,隨時可以決一死戰。”

“七成?還少了一點,還差一股東風!”

葉凡喝完牛奶站起來:

“走,去第一莊,把東風吹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