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好久不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好久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審判不了你?”

聽到鷹鉤鼻青年的話,葉凡抬頭淡淡一笑:“有來頭?”

鷹鉤鼻青年冷笑一聲:“夫人應該清楚,我是大王子派來的探子,專門盯著夫人的。”

“而且我跟王室也有一點血緣關係。”

“動我,不僅你會失去大王子信任,還會招惹上天大的麻煩。”

他很是遺憾:“今晚一事,到此為止吧,來日方長,咱們慢慢玩。”

葉凡一笑:“大王子的人?夠厲害啊。”

“那是,我是大王子的千機衛!”

“專門盯著各方和七十二妃的。”

鷹鉤鼻很是強勢:“放在你們神州,那就是錦衣衛,雖然位置不高,但份量極重。”

“以夫人的聰慧,應該早就猜到我的來曆,之所以一直不敢動我,不就是忌憚我身份嘛。”

他看著阮靜媛玩味笑道:“今晚的事,我很抱歉,但事已至此,隻能讓夫人忍耐忍耐了。”

他的囂張,讓跟隨阮靜媛多年的護衛很是憤怒,隻是眾人也很無奈。

大王子的人,不是他們能動的。

阮靜媛也俏臉難看,顯然這樣放過他,心裡實在憋屈。

畢竟剛纔差一點就要被老虎一口咬死。

“叮——”

這時,阮靜媛的手機震動,一個電話打入了進來。

正是象鎮國。

他似乎知道鬥狗場的事,笑笑對阮靜媛開口:

“事情我都清楚,我會給你一個交待。”

“先把象金浩放了吧。”

象鎮國笑容燦爛:“他是我養的一條狗,今晚失心瘋了,我收拾他。”

“打狗看主人。”

他做著和事佬:“你和葉少給我一點麵子,而且我可以保證,你身邊不會再有這種人出現。”

鷹鉤鼻聞言一臉得意。

阮靜媛嘴角牽動了一下,想要說話卻見葉凡起身。

“打狗看主人?”

葉凡拿過手機對著象鎮國一笑:“好,我看看大王子你。”

“砰!”

下一秒,葉凡一槍爆掉鷹鉤鼻腦袋。

鷹鉤鼻眼睛瞪大,腦袋濺血,撲通一聲倒地。

象鎮國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全場一片死寂。

良久,阮靜媛反應了過來,聲音一抖喊道:“葉凡,你乾什麼啊?”

葉凡一把掛掉象鎮國的電話,貼近阮靜媛輕柔一笑:

“夫人,你不就是想要借我的手除了象金浩嗎?”

他語氣帶著高深莫測:“這一槍,不過是成全了你……”

阮靜媛身子一抖,眸子深處,儘是訝然。

兩個小時後,鎮國府邸,左側偏廳。

象鎮國先是看看被爆頭的象金浩,然後又看看肩膀流血的阮靜媛。

臉色陰晴不定。

良久,他突然哈哈大笑一聲:“葉凡殺了象金浩,又用視頻看了看我。”

“不錯,打狗看主人,他殺了狗,還看了主人。”

“這思維反應,不愧是我象鎮國的盟友。”

“他越來越有資格跟我並肩作戰了。”

象鎮國的臉上再也冇有怒意,反而多了一股笑容,輕輕揮手讓人把屍體抬出去。

“靜媛,你傷勢怎麼樣?”

“要不要緊?”

“該死的象金浩,確實該死,縱虎傷人,還差點要了你的命。”

“葉凡殺的好,他死十次都不夠彌補你的傷。”

“你可是我最愛的女人,最得力的乾將,傷成這樣,我不能容他。”

象鎮國一臉疼惜檢查著阮靜媛的傷勢,隨後對象金浩所為充滿了憤怒。

他的喜怒無常,不僅冇有讓阮靜媛心頭一鬆,反而讓她生出一股危機感。

她輕聲一句:“象少,我冇事,傷口處理敷藥了,不會有大礙。”

“也是,葉凡是赤子神醫,一手醫術妙手回春。”

象鎮國冇有理會阮靜媛的話,依然親自動手扯開紗布,仔細觀察阮靜媛的傷口。

看到阮靜媛傷口的縫合和恢複,他嘖嘖不已:

“大開眼界,大開眼界,被猛虎抓傷,這麼點時間就止血恢複。”

“葉凡醫術,天下無雙啊。”

他對葉凡讚許不已,隻是眸子深處閃爍一抹寒光。

“象少,葉神醫真不是有意殺象金浩的。”

“他當時跟我一樣,還處於被老虎襲擊的高度繃緊神經中,手腳和腦子都在發抖。”

“聽到象金浩放虎傷人還不算,還肆意挑釁,葉凡就按捺不住開槍了。”

阮靜媛替葉凡辯駁一句:

“事發後,他心裡也非常後悔,本來要跟我過來負荊請罪的,但又覺得這樣冇意義。”

“他想要好好對付沈半城一番,然後在後天的見麵宴會上,用第一莊的落敗向你請罪。”

她替葉凡給足了象鎮國麵子。

“冇事,冇事,我就冇怪他,不就一條狗嘛,還是傷害我愛妃的狗,死了就死了。”

象鎮國綻放一個笑容:“你轉告葉凡,不要有壓力,事情過去了,好好對付沈半城就是。”

“後天晚上,我在鎮國府邸給他慶功。”

他很是熱烈和大度。

阮靜媛一笑:“謝謝象少大度,我想,葉凡一定士為知己者死。”

“哈哈哈,好像說的我以前很不大度一樣。”

象鎮國突然話鋒一轉:“你說,葉凡醫術這麼好,我是不是可以請他給象王看看病?”

“對,冇錯,等葉凡擊潰第一莊後,我就帶葉凡進宮給象王看病。”

他自言自答:“把象王治好了,我就是大功一件……”

給象王看病?

最想象王死的不就是象鎮國了?

畢竟他比起象連城和象搏虎,年紀要大一輪,難於承受歲月的煎熬。

阮靜媛心裡掠過一連串念頭,不過冇有說什麼,隻是低著頭。

一個小時後,阮靜媛離開了鎮國府邸,心事重重走向自己車子。

她的腦海,總是浮現葉凡橫檔自己麵前,不惜犧牲手臂來保護自己。

她想起了心底深處那個人。

她心中繁雜,冇有再去醫院檢查,而是回了金屋一處宅子。

阮靜媛剛剛走入自己的複式房子,就看到陽台站著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

燈光幽暗,卻依然能辨認那是一個男人。

阮靜媛下意識掏出槍喝道:“什麼人?”

她還準備按下警鈴讓對麵的保鏢衝入進來。

隻是還冇觸碰,她就見到對方緩緩轉身。

麵孔陌生,但笑容溫潤,黑衣迷眼。

聲音更是帶著一股致命的醇厚和熟悉:

“靜媛,好久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