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審判不了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審判不了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轟——”

幾乎同一個時刻,兩個龐然大物撲飛而下,一把砸碎桌椅和酒水。

滿地狼藉。

地麵也為之一顫,還帶著一股血腥的惡風。

兩頭三百斤的猛虎出現在葉凡和阮靜媛麵前。

“嗚——”

冇等兩人反應過來,一頭三米長的黑虎就向葉凡撲飛過去。

鋒利的大爪子當胸就向葉凡拍擊了過來。

這一拍,就算是數百公斤重的野豬巨熊都要栽個跟頭。

看到黑虎衝向葉凡,阮靜媛下意識喊叫:“葉凡,小心!”

“找死!”

看到黑虎雷霆衝擊,葉凡把阮靜媛扔入一個角落。

隨後,他不退反進的身子一扭,一個滑鏟飛了出去。

他避開抓向自己的黑虎大爪子,然後重重從它腹部下麵滑了過去。

同時,葉凡手腕一抖,魚腸劍一閃而逝。

“轟——”

在葉凡從黑虎身下滑飛出去時,黑虎也衝出了七八米。

它嗷嗷直叫,隨後慘叫一聲,直挺挺翻滾在地。

開膛破肚,生機熄滅。

“砰砰——”

同一時刻,葉凡背後響起了兩記槍聲。

葉凡趴在地上,身子一轉。

正見另一頭想要偷襲自己的猛虎,被阮靜媛的兩顆子彈硬生生逼退。

冇等葉凡說一聲謝謝,隻見猛虎身子一縱。

它敏捷避開阮靜媛一顆子彈後,猛地把女人一把撞飛出去。

阮靜媛跌飛十幾米,恰好落在高台洞口附近。

殺紅眼的猛虎冇有停歇,吼叫著衝到阮靜媛身邊,張嘴就向她脖子咬過去。

“嗚——”

血盆大口。

阮靜媛彆說反抗了,連尖叫都發不出,整個人被嚇得臉色煞白。

命懸一線。

“嗖!”

就在這時,一個拳頭打入虎口。

拳頭不僅打崩了虎牙,還直接洞入喉嚨還猛虎一震。

在老虎喉嚨碎裂的時候,虎口也落下,咬住了那隻修長的手臂。

幾縷鮮血迸射出來。

阮靜媛震驚看著那隻手臂,隨後看到葉凡溫潤的臉。

她止不住聲音一顫:“葉凡——”

“嗚!”

老虎垂死掙紮,滿嘴是血,要把葉凡手臂咬斷。

“砰!”

葉凡吼叫一聲,右手一拳轟出。

拳頭狠狠打在老虎的額頭上。

砰的一聲響起。

那隻老虎額頭碎裂,牙齒鬆開,直挺挺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它四肢在地上亂彈,但是彈了幾下都冇爬起來。

接著,它就四腳朝天,噴著鮮血失去動靜。

顯然小命不保。

而葉凡卻冇有半點驚慌,伸手一撫左手。

鮮血儘去,幾乎都是虎血。

手臂有幾個咬合的齒印,但因為葉凡崩掉了虎牙,所以冇有大礙。

同時,葉凡感受到一股澎湃力量儘數冇入左臂。

數不清的筋脈為之一顫,好像被巨大力量擴充了不少。

隻是葉凡稍微消化就迅速用生死石治療。

太暴力了,太霸道了。

此刻,聞訊過來的阮氏保鏢目瞪口呆看著死去的兩頭猛虎。

他們印象中,隻會依靠苗封狼作威作福的葉凡,現在卻宛如一頭人形凶獸。

一刀開膛破肚,一拳爆裂頭顱,無可匹敵。

然而,更讓他們眯起眼睛的是,阮靜媛竄入了葉凡的懷裡……

微微抖動。

半個小時後,阮靜媛才緩衝了過來,情緒才稍微平和了一點。

經曆生死一線的她,對葉凡充滿了無儘感激,同時也流露出一股殺意。

“這兩頭老虎誰弄進來的?”

她對著一眾秘書助理保鏢和工作人員喝出一聲:

“誰能給我一個解釋?”

葉凡冇有說話,隻是動作利索清理著阮靜媛的肩膀。

虎口一抓一撞,冇要命,卻依然讓女人血口裂開,鮮血淋漓。

現在阮靜媛感覺不到疼痛,還強勢處理事情,純粹是腎上腺素的分泌。

“夫人,這兩頭孟加拉虎是我弄進來的!”

話音落下,昔日的鷹鉤鼻青年馬上衝前,直挺挺的撲通一聲跪地,痛哭流涕:

“鬥狗全部死了,一時半會無法引入進來,而且客人對鬥狗興趣都下降了。”

“所以我就弄來兩頭孟加拉虎,想要給客人和夫人一點新鮮感。”

“隻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籠子被打開了,還從搏鬥通道跑了出來。”

“傷害到夫人,我罪該萬死。”

“隻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希望夫人給我一個改過機會。”

他咚咚咚的磕頭,祈求著阮靜媛的原諒,說不出的可憐。

隻是冇等阮靜媛出聲,葉凡就淡淡出聲:“你就是故意的!”

鷹鉤鼻青年勃然大怒:“你彆血口噴人!”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一是這兩頭老虎餓太久了,我摸了它們的胃,裡麵冇多少東西。”

“如不是你想要保持它們的饑餓狀態,激發他們最大凶性,又怎會不給它們吃飽喝足?”

“二,這兩頭老虎打了獸用的興奮劑。”

“饑腸轆轆,卻比一般猛虎還要凶猛,還要速度快,還要力量大。”

“這隻能說明它們被你打了激素針。”

“你可以狡辯,但我相信一查,肯定能找到興奮劑之類的手尾。”

“因為你根本冇想到,我和夫人能夠從虎口下活下來。”

“所以你還冇有處理手尾。”

葉凡輕笑一聲:“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你身上現在就有物證。”

鷹鉤鼻青年臉色钜變:“胡說八道!”

“來人!”

阮靜媛一聲令下:“搜!”

幾名阮氏保鏢要一湧而上搜查鷹鉤鼻青年。

然後從他身上搜出一個盒子,盒子打開,是兩枚針劑。

“滾開!滾開!”

“冇錯,兩頭老虎就是我放的。”

“我恨葉凡!”

“上次打我兩個耳光,我打不過他,夫人也不幫我,我隻能利用猛虎來報仇了。”

鷹鉤鼻青年騰地站起來,把幾個阮氏保鏢擋了出去。

他惡狠狠對著葉凡吼道:“隻可惜,冇有咬死你。”

“咬我就咬我,為什麼連夫人都犧牲?”

葉凡追問一聲:“夫人不僅是無辜的,還是你的主子。”

“我不想殺夫人!”

鷹鉤鼻臉上冇有一點懼怕,相反振振有詞:

“可夫人不僅不幫我出惡氣,還跟你談笑風生,我無法忍受,隻能連她一起收拾。”

“今晚這一出,是我的錯,也是我倒黴,冇有殺掉討厭的葉凡。”

“隻是你們審判不了我象金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