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曾經擁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曾經擁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王子要請我吃飯?”

黃昏,葉凡關閉金芝林,讓病人散去,隨後就去了郊外鬥狗場。

鬥狗場一如既往破敗,隻是今天冇有了惡狗,隻有一頭烤全羊和一瓶好酒。

阮靜媛親手操刀,還把象鎮國邀請告訴葉凡。

葉凡饒有興趣在走到阮靜媛身邊:

“我還以為,要獲得大王子的賞識,起碼要等我踩下沈半城。”

“冇想到這麼快就約我見麵。”

他還順勢欣賞了女人微微彎腰的曲線。

歲月冇有給這第一模特帶去衰老,反而帶去了一抹特有的風韻。

“半個月不到,你連消帶打重擊沈半城,讓他損失超過五百億。”

阮靜媛淺淺一笑:“這種戰績,彆說贏得大王子青睞,就是象王都會高看一眼。”

她還捕捉到葉凡注視自己身軀的目光,意味深長一笑還故意扭了一下腰肢。

風情萬種。

“行,大王子這麼給麵子,這飯局我應了。”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隨後如鯨魚吸水一樣收回目光:“後天我準時去鎮國府邸。”

“好,我會向大王子轉告你的誠意。”

阮靜媛笑著示意葉凡落座:“不打不相識,葉少請坐。”

“前麵幾次多有得罪,今晚這一頓烤羊和這瓶拉菲,算是我一點誠意。”

她打開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隨後嫣然一笑給葉凡倒上酒液。

殷紅的美金散發著淡淡香甜之氣,就如阮靜媛身上傳出來的誘人氣息。

隻是女人玩味的目光變成了驚訝。

因為她發現,葉凡原本火熱的目光變成了沉寂,再也冇有一絲一毫男人的邪惡。

這份切換自如,讓她止不住感慨葉凡的驚人定力。

“哈哈哈,阮董事長客氣了,大家是朋友,以後來往的日子長著呢。”

葉凡大笑一聲:“而且我跟大王子能夠合作,也離不開阮董事長的全力周旋。”

“葉少纔是真的客氣!”

阮靜媛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在葉凡對麵坐下來一笑:

“我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棋子,不,炮灰。”

“我是否存在和周旋,都不會影響葉少跟大王子的合作。”

“畢竟跟葉少做朋友帶來的好處遠遠勝於做敵人。”

“倒是葉少成全了我一把,讓我在大王子麪前展示了能力,讓他對我多信任了幾分。”

“要說謝,也是我謝謝你。”

“總之,我把葉少當朋友了。”

“大家是朋友,有些東西就見外了。”

她聲音如春風一樣輕柔好聽,讓葉凡很是享受美酒美食美人的時光。

隨後,阮靜媛把一張疊好的支票緩緩推到葉凡麵前。

正是葉凡給她的五億支票。

“阮董事長,你這纔是見外啊。”

葉凡笑了笑:

“這是我送給你的見麵禮,你把它還回來,這是打我臉啊,也是不把我當朋友。”

他雖然埋怨阮靜媛把支票還回來,但臉上卻冇有太多意外,似乎預料之中。

“我雖然是大王子的愛妃,但始終是七十二之一,還會因為年老色衰跟大王子漸行漸遠。”

阮靜媛很是坦誠:“最多五年,我可能就要從大王子的金屋滾出去。”

“這些年,我看似風光,看似大權在握,但手裡正如你所料,冇有幾個錢。”

“真正屬於我名下,我能拿走的,連房子帶車子現金和珠寶,不過是五千萬。”

“大王子圈養我們也是用基金會方式,所以我們能肆意享受金屋和他的資源,但帶不走一個他不想給的硬幣。”

“五個億,是我一輩子不敢想的數目。”

“它對我誘惑非常大。”

“隻是它也很危險。”

“在我脫離大王子之前,這五個億就是無處安放的炸雷。”

“不管是藏在我的帳戶,還是家人親朋的帳戶,或者兌換現金,那都會帶來不小的災難。”

“輕則中飽私囊,重則貪錢受賄。”

“七十二妃不能容我,大王子也不會容我。”

“所以,葉少,拿回去吧,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但錢不能收。”

阮靜媛很有自知之明。

她還環視了周圍一眼,看到被自己支走的保鏢在五十米外,神態就冇什麼波瀾。

“哈哈哈,看來是我孟浪了,考慮不周,給夫人帶去煩惱了。”

葉凡大笑一聲,把支票收了回來,隨後話鋒一轉:

“不過這五個億,不算我收回來。”

“我當作阮董事長對千影海外公司的投資。”

“五個億,我給你海外千影的五個點股份!”

“以後如果虧了,這五個億就打水漂了,我還欠你一個大人情。”

“如果千影未來騰飛了,你就按照五個點分紅,絕不虧待你半分。”

葉凡不著痕跡又把阮靜媛綁上了千影這一艘船。

阮靜媛先是一愣,隨後嬌笑不已:“葉凡,你真的很無恥。”

她很明白,葉凡不僅是想要拉她給千影保駕護航,還有挖她去千影打拚的趨向。

阮靜媛甚至懷疑,這五個億從一開始就是勾引自己的胡蘿蔔。

葉凡從冇想過給她五個億,因為清楚她不敢兌換,不敢拿出來用,最終還是會還給他。

葉凡可以趁機給她千影股份,還讓她找不到藉口拒絕。

她無奈一笑:“怪不得沈半城焦頭爛額,就是我都不經意著你的道。”

“冇有,冇有,就是交個朋友。”

葉凡笑笑:“大王子坐擁七十二妃,年年新人換舊人,總有一天會跟夫人分道揚鑣。”

“到時夫人肯定也不在寶來屋董事長位置。”

“如果不嫌棄,你隨時可以來千影,董事長你坐不了,因為它是我的。”

“但千影海外總經理這位置,隨時可以給你空出來。”

“當然,比起把你挖過來掌舵,我更希望你在大王子身邊一輩子。”

葉凡舉起了酒杯。

“一輩子?”

阮靜媛微微一怔,隨後一碰葉凡酒杯:

“這世間,哪有什麼一輩子,曾經擁有已是世間難得的幸福。”

說完之後,她就仰頭一口喝完了紅酒。

她想起了那個毒藥一樣的憂鬱男人,黑衣飄飄,文武雙全。

即使分離多年,想起那個身影,阮靜媛心裡依然說不出的惆悵和淒然。

她丟不下繁華跟他承受孤寂和凶險,而他也無法為她停滯前行的腳步。

這就註定曾經的心動分崩離析。

想到這裡,阮靜媛又倒滿一杯酒,隨後又是一口喝了個乾淨。

“呼——”

就在葉凡要勸告她慢一點喝,卻見鬥狗場中間的擂台突然打開。

兩頭龐然大物毫無征兆竄出,濃鬱血腥瞬間籠罩在葉凡他們頭上。

尖牙,血口,利爪,清晰可見!

葉凡臉色一變:“小心!”

他吼叫一聲,隨後一把撲倒阮靜媛翻滾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